第1466章 笑面虎

    徐大有从军几年,从列兵干到副组长组长,再干到火副然后是火长,再然后是傔旗,再到旗手,一步步过来也不容易。

    他能当上旗手,除了人高马大,武艺出众,勇猛敢冲之外,他的官话也是说的很好的,他本身是中原人,而朝廷推广的官话是以洛阳读书音为基础制订的,这对于他来说官话学起来要容易的多。

    他做为旗手,时刻站在队长身后,有时也要替队长传令喊话,故此有口好官话曾为他加分许多。

    瀚海郡划在漠北郡的北面,漠北郡在郁都山以北,嗢昆水两岸。而瀚海郡则在嗢昆山汇入的娑陵水的北岸,北及北海。

    朝廷赐回纥首领药罗葛菩萨国姓罗,并赐名宝臣,封他为瀚海郡公爵,授他漠北道布政使职,瀚海郡太守。

    但同时,朝廷又把回纥九部首领俱赐国姓,并赐名,且以九部置九县。菩萨的儿子吐迷度也被赐了伯爵并任县令。

    太守、县令等主官职,朝廷皆授给这些归附部落首领们,但对于下面的其它官职,朝廷却是从朝廷调官员来上任。

    除此外,朝廷还在每郡派驻府兵,编列郡兵。

    漠北道驻大秦府兵三万六。

    主力驻于漠北道城郁都山城,但在其它十二郡,也各驻派一到两千兵力。对原来诸部的兵马,则是改编为郡兵和乡团。

    每郡三五千兵马,各县的乡团则是五百到一千不等。

    这些兵,朝廷规定,由郡县的太守县令和郡都尉与县尉共同执掌,要发兵,必须得有朝廷枢密院的调令和兵部的虎符。

    虎符一分在兵部,一份在地方。

    地方上的这份,则还要分由太守或都尉分掌,三份合并一起无误,方能调兵。

    同时又规定了,驻于郡县的府兵,郡县无权调动。

    而县里的乡勇,郡里无权调动。

    县里的乡团,县令和县尉手里各掌了一份兵符,但郡里没有,这意味着这支兵马,其实原来部落的大酋长反而失去控制权了。

    “大有啊,如今漠北新归附,一切都刚开始,许多规矩还没有立起来,现在就是立规矩的时候,这次王郡丞和刘都尉到瀚海郡上任,会有四个营两千人同去,到时就驻于瀚海郡,到时,会在瀚海建立起一座郡城,郡城里集驻扎府兵、商市交易、孔庙儒校、郡县衙门等为一体,将来还会有官员府兵们的家眷前来,也会有汉商前来,这瀚海城就将是朝廷在那的据点堡垒,你们切记要守好了。”

    “请大帅放心。”

    “本来呢,我应当给你授个营副指挥使也应当的,甚至就是营指挥使也足够,但军中不仅要讲功绩,也要讲些资历,你虽有上柱国勋,可一来还年轻,二来呢也没有什么带兵的经验,故此这回就让你先暂任都头一职,统领一百骑兵。等你适应了,也能服众了,到时再给加担子!”

    “谢大帅抬爱,让属下当都头,都觉太抬举了,怕没经验压不住。”

    “我相信你,管一百人还是能行的,到时谁不服你,你揍他就是了,只要不是拿官职压人,而是拿真本事服人,他们都会服的。”罗克用笑着说道,当初他以质子身份入亲军中,也没少受排挤,后来拿出自己在草原上练出来的骑射真本事,才算服了众人,最终得以融入队伍中。

    “到了瀚海郡莫要轻敌大意,罗宝臣虽得陛下赐姓名,可未必就真是个忠臣。虽有两千府兵入瀚海,但须小心提防。若是王郡臣和刘都尉他们有半点闪失差池,就算你曾立下大功授勋上柱国,可也难逃其咎。知道为何将回纥之地设为瀚海郡吗?”

    赵大有摇头,他以前也只是个普通农家子弟,能选入府兵,全凭的是年轻且人高马大,而且力气足嗓门高。

    “瀚海啊,回纥之北有北海,那是一片极大的湖,一年有半年是冰封的,据说那北海极深,直通渤海湾呢,是北海龙王的龙宫所在。当年汉朝时,苏武出使匈奴,后来被扣押草原,就被流放到北海放羊,一放就是十几年。”

    正因为有了苏武牧羊的故事,所以北海在中原人的心中,其实是很重要的,这片北莽荒原上一千三百里长,百里宽的大湖,于是就成为了中原王朝向北拓张的目标,能够打到北海,在北海边上勒石立碑,无疑便是武功的证明。

    瀚海,便是朝廷对北海之称。

    郁都山下。

    郁都山城已经初见雏形,这是座周长八里的城池,集郡城、县城以及军府为一身,这里将成为漠北的中心。

    菩萨骑在马上,远远打量着这座城池地基。

    “大汗,我们为何要如此退让?”菩萨的一个儿子问。

    “因为我们打不过秦人。”菩萨很直接的回答儿子,没有其它原因,就是因为打不过。虽然秦军北伐只来了两万多人,可他们却直接就将薛延陀汗国诸部征服了,回纥要跟秦开战争抢漠北,那么他们面对却并不只是这两万多秦军,他们先得面对薛延陀诸部兵马。

    而且就算是回纥诸部,也并不是跟他们一条心的。

    既然明知不敌,为何却还非要打呢。

    “这十来年,罗成先后击败了突厥的始毕可汗、颉利可汗、薛延陀的泥孰可汗,还有西突厥的射匮可汗,吐谷浑的伏允,还有高句丽、百济等,秦军无往而不利。”

    漠北虽然远离中原,可秦人却已经先后征服了西域的西突厥和诸国,东面的奚契室韦等部更是早早就归附了大秦,可以说,大秦已经对漠北形成了三面合围。

    这使的他们根本没有了半点腾挪闪避的战略空间,以往草原跟中原打,中原势大兵锐,他们还能暂避。

    而现在,往哪避?

    一旦惹怒了大秦,到时直接来个三面包夹,他们就是插翅也难飞。

    “可我们就这样任由秦人揉捏?你看现在他们不担设郡置县,还派官驻军,这以后漠北还有咱们的立足的地方吗?”

    不少回纥贵族心中不满。

    秦天子的诏令一道接一道,又是设郡置县,又是划界分区。

    摆明了就是要将他们分化孤立。

    现在还要把他们的部落子民给登记入籍,成为大秦子民,还要让所有铁勒年轻子弟去上什么学,各郡县都要建什么郡城县城。

    将来还要征什么税赋,更别说还有秦军进驻修建的郡城县城,以后就算是大家有什么纠纷争斗,都只能由秦人官员负责审理,得用秦律。

    这样下去,那他们还是铁勒人吗?

    说汉话,写汉字,用汉人律法,听从汉人官吏管理,地盘上还有汉人军队。

    “等!”

    菩萨只是吐出这么一个字。

    “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