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兵之王

    大秦的勋官,并不易得,基本上只有凭军功取得。

    勋官十二转,每一转都得实打实的功绩。

    比如上阵上获,虽能授勋五转,可要上阵上获,又谈何容易。更何况,上阵上获也不过是五转,而上柱国,那却是要十二转勋。

    这是将士们最高的荣誉。

    大秦开国以来,上柱国、柱国这样的高勋,并不作为给官员们的加衔,哪怕你就是枢密使或兵部尚书,若没有实打实的大功勋,也不可能给你授上柱国勋。

    相反,哪怕你只是一个底层的小兵,但如果你真有泼天之功,也还是有机会得授上柱国勋的。

    只是,太难了。

    上阵上获也不过授勋五转,这意味着还得立下个人的跳荡或先登功,甚至在一场战役中,得有数次这样的大功,然后论功才可能加到十二转。

    十二转上柱国,特级战斗英雄,兵王。

    旗手赵大有以前立过不少功,当兵数年,就到了上士旗手,可这次能评到十二转,也是意外。

    “老赵啊,这上柱国到手,肯定接着就要进羽林宫了。”几名同伴恭喜道。

    “何止啊,以老赵这么大功,我估计跟上柱国勋一起授下来的,还会有九品尉官之阶,再加上个队头之职呢。”

    赵大有笑呵呵的道,“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只是咱们军里给拟的,还得通过上面的层层审核呢,上柱国可不是那么好授的,听说去年一年,咱们三衙百万大军,也才总共授了十三个上柱国呢,其中十个都是将军阶以上的大将,比如在安西灭了龟兹的程副枢密使,比如在西山堪平诸羌的苏大将军,还有在岭南镇抚三广的李上将军等,将军以下授上柱国的才三个,其中还两个校阶一个尉阶,一个尉官以下的都没有。”

    军中已经把军功大致算下来了,也正式造册,为了鼓舞军心,罗克用还让人把各人的军功都公布了。

    这一招,确实让冰天雪地里的将士们士气大增。

    “我想吧,若是这回真能得勋五转,那我勋官也就能授骑都尉了,这可是比从正五品呢,以后我老刘也就能补入咱大秦氏族志,姓氏上榜了。”老刘笑呵呵的道。

    “勋上五品,你以后也就成豪族了,你家儿子以后能有资格入国子监读书,还能优先入选亲军呢。”

    勋官虽无职事官和官阶,但勋官不仅是荣耀,实际好处也是许多的。比如能享受一份勋官的勋禄,再比如能享受对应品阶的许多特权等等。

    一场大战。

    数轮血战,斩敌数万,俘虏十余万,擒斩名王,但秦军也是付出了伤亡近万的不小代价,战死者都有数千。

    能活下来的都是运气好的,他们活下来了,还能论功叙赏。

    活下来了,有功有赏,等回去就能升职加勋,授田赏钱。

    “这看着就过年了,要是现在就回去,还能赶到沃野城中过年呢。”

    “可不,还能吃上饺子呢。”

    一群府兵们在那里聊着,功绩宣布了,大家都很高兴,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还得继续向北。

    大家早就根据各自的功绩,暗里计算了能换多少钱,能不能升职,虽然结果都不不错,可这天寒地冻的还真是想要班师。

    “你说咱们就这点人继续追击漠北,这天寒地冻的能行吗?”

    “你小子是不是怕自己的功赏没机会兑换啊?怕死?”

    “怕个球,只是······”年轻的府兵有些支唔着道,眼看着已经立了不少功劳,这个时候确实不太愿意继续北上。

    “当兵打仗嘛,本就是拿命来挣功勋的,要是怕死,当初就不应当报名应选。你好好想一想,你小子祖上几代都是穷田舍郎,甚至是佃户,若不是本朝圣人恩典,你哪可能当上府兵?你家祖祖辈辈世世代代都只能是赶牛屁股,面朝黄土背朝天,永远离不了那小块地方。而如今呢,你承圣人洪福,家里均田授地,点选府兵,有钱置办装备,可以上阵杀敌,能够挣得功勋,封官授勋,赏钱分地,这几世修来的福份?你挣功勋当了军官,能够分得更多田地,你家以后不说能世代官宦,起码以后就成了地主豪强了。”

    “小子,机会不是一直都有的。”年长的军官教训着这小子。

    年轻府兵被说的面红耳赤,“我知道,我啥也不怕,我也想跟赵哥一样。”

    “你也想册勋十二转,授封上柱国?好好努力吧,上柱国不光靠努力,不仅凭本事,还得碰机遇,靠运气的,假若你真有天跟老赵一样也能授勋上柱国,那你就真光宗耀祖发达了。”

    当天,赵大有就被调走了。

    这位被拟勋十二转为上柱国的兵王,当然不可能继续让他呆在下面骑兵队里,万一战死了,那都无法交待。

    赵大有的新职依然是旗手,但他现在是北伐大帅罗克用的旗手,执掌帅旗。这是一个既威风也很安全的职位,跟在主帅身边,基本上不用再冲锋陷阵,亲冒矢石。

    休整两天后。

    风雪终于停了。

    两万余北伐军将士们,每人的马上都背着几大块分下来的马肉羊肉,都冻成冰砣子了。

    不论步骑,人皆两马。

    天寒地冻。

    但罗克用却依然还是带着这两万余北伐军继续向着茫茫大漠前进,好在罗思摩罗克用都是土生土长的草原人,两人麾下也有许多熟悉大漠路线的人。

    赵大有高高举着北伐帅旗,挺胸抬头,整个人精气神十足。

    罗克用扭头瞧了眼他,笑着对他道,“擒下了泥孰可汗的幸运小子,希望这次我能够沾你点幸运,可以顺利的走出大漠,击败溃逃的薛延陀各部叛军。”

    一场大败二十余万敌军的辉煌战斗,全军也仅有赵大有一个人够资格拟勋十二转。这小子这次运气确实好,不但有集体的上阵上获五转功,还有跳荡功,先锋功等,更别说他还运气十分好的生擒了泥孰可汗。

    “大帅,我们一定能够荡平漠北叛贼的。”赵大有激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