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都老实点

    一场夜宴,众人吃的是各自滋味。

    酒宴尾声。

    程咬金请出圣旨诏令,当场宣读。

    程咬金加从一品太子太保衔,授天策上将军阶,右迁从二品枢密院副枢密使,加封三百户。

    此旨一下,诸使更是面色精彩。

    程咬金在西域杀了这么多人,屠部灭国,结果却没有半点影响反而加官晋阶,无疑,这表明的是朝廷的态度。

    鼠尼施也好,龟兹也罢,灭了就灭了,发卖了就发卖了,没有半点转圜余地了。

    “阿那史弥射改封鹰娑郡丞,部落迁于鹰娑川东,阿史那社尔改封鹰娑太守,其部千于鹰娑川西,萧劲授封为检校鹰娑郡尉兼淡河县令。”

    阿史那弥射手捧着一名龟兹王子头骨做成的酒器,听着这道诏令。胸膛起伏,却又不敢发作。

    二十余万人口的西突厥十箭之一的鼠尼施说屠灭就屠灭了,他甚至还是刽子手,如今朝廷要把他的封地从乌垒换到鹰娑,他也无法反对。鹰娑的地盘其实不错,那里先前可是二十余万鼠尼施人的地盘,他唯一不满的是,这块地盘要与社尔平分。

    平分本来也没事,一人设一郡就好了,可偏偏朝廷却只设一郡。

    于是他这个西突厥五部的首领,兴往昔可汗,却只是个鹰娑郡丞,而东突厥来的阿史那社尔,却反而是太守。

    “晋弓月侯阿史那弥社为弓月县公爵,晋泥师侯阿史那社尔为鹰娑县公爵,授封萧劲为淡水县开国子爵,实封百户。”

    皇帝的诏书很长。

    阿史那弥射关注的是关于自己的,他依然还是西突厥小可汗,但改为统领东厢五咄陆部,五咄陆原本是处木昆律部、胡禄屋阙部、摄舍提暾部、突骑施贺逻施部、鼠尼施处半部。

    现在鼠尼施处半部已经被灭绝,于是新添了处月沙陀部。

    皇帝授阿史那弥射统领东厢五咄陆,并让他兼任处月部的啜。

    可实际上弓月部是从处月部分出来的小部,处月本部现在又名沙陀部,实力是远超弓月部的。处月部现在有七千帐,弓月部才三千。以小统大,处月未必服他。而他本部才三千帐,又如何统领突骑施、处木昆等大部呢。

    很明显,皇帝就是故意的。

    正如皇帝让阿史那社尔兼任突骑施啜一样。

    突骑施部在碎叶河以东,伊丽河以西,因伊丽河谷被朝廷授封给七十二汉家诸侯,于是现在突骑施主要游牧在碎叶川和天山北的大清池一带。

    这是比鼠尼施更强大的东厢部落,而阿史那社尔是皇帝义子,手下的部众却是他从东突厥带来的突厥部众,如今却要在鹰娑遥统强大的突骑施部,这很明显会有矛盾。

    弥射摇了摇头。

    原本统领突骑施等五部的阿史那步真,依然还是继往绝可汗,但改调他统管西厢五驽失毕部,移驻恒罗斯城建牙。

    诏令宣布完毕,程咬金道,“圣人调我回京师到枢密院任职,我是真舍不得离开啊,跟大家好不容易刚处熟,本来想着以后能多打交道呢,这一旨诏令,我不想回也得回了。不过我老程走前,拜托诸公,咱们好好过安稳太平日子,都别搞事,搞事对大家都不好,龟兹、鼠尼施都是血淋淋的教训,活生生的例子啊。”

    众人连称不敢。

    “诸公啊,为保证丝路畅通,不会受到山贼马匪以及一些叛逆的袭扰,我之前已经计划要向丝路增派巡骑,三条丝路,每条丝路增派三千巡骑,以后南北中三条丝路,自敦煌起,一直到与波斯、戒日等交境处,每条丝路总驻巡骑一厢两团四千骑。沿路之上,会增建兵站、军城,每座驻兵之城,周边五十里划为驻军屯田之地,修筑城堡兵站,以及驻军所费钱粮军费,还需要当地诸封国承担一半。”

    众人一听,都暗暗叫苦。

    本来一路驻一千,已经让他们暗里不满了,现在一路要增驻三千,还要增加驿站、烽堡、兵站、军城,修路修城都要他们派人,这驻军养兵又得他们摊派军费开销,更别说他们修筑军城后,这些城堡附近还得划出一大块地方来给他们屯田。

    可没有一人敢反驳。

    “诸位,我老程虽然马上就走了,可我定下的这些计划,却是已经奏报朝廷,并获得了准许通过的。你们可不要以为我人一走,这些就是废纸一张了。”

    各国的使者离开的时候,是心情复杂的。

    他们走时,程咬金还让每人把喝过酒的人头酒器带走,以做留念,甚至还让他们给各封国的公侯们,也都带去了一件酒器。

    这都是公然的威慑。

    捧着酒器,众人都只能心里叹气。

    都怪这龟兹和鼠尼施,挑衅大秦,把自己弄灭亡了不说,现在还牵累他们了。秦人趁势对西域更进一步,这真是要人命啊。

    唯一让他们稍稍轻松一点的是程魔王终究要走了,虽然薛万彻和裴行俨为新的左右都督,可终究他们也没程咬金这么狠啊。

    一连数天,高昌城越发热闹了。

    前来拜别的大秦各郡各军的官员将领们,也有许多赶着来补送更厚重礼物的诸封国。

    老程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随时就准备启程。

    院里,许和尚、刘黑夫、萧劲、张士贵等一干人正来拜别。

    “许和尚你和刘黑夫两个这次立功不小,可能当上这检校太守也是皇帝力排众议坚持的结果,你们可得好好干,不要给我老程丢人,更不要辜负皇帝的一片信任。干好了,一两年后摘了这检校的帽子,就是实打实的四品官了,将来入朝拜相也大有机会。”

    “萧阎王,你小子这次运气更好,居然捡了郡都尉,虽说只是五品,可你小子三月前还只是个队头,现在都官升五品爵封开国子了,到了鹰娑郡,得拿出你萧阎王的那股子劲来,给朝廷盯好了阿史那弥射和阿史那社尔,明白吗?鹰娑郡如今是朝廷正郡,不再是羁縻郡,得牢记这一点。”

    三人都是巡骑团出来的,当然也是他安西都督程咬金的人。

    “我到了枢密院,会继续关照你们的,可你们也要努力,要争气。”

    安西新增了三个郡,朝廷便给安西新增了一万二的兵额,而安西都督府直接给三条丝路各增兵至四千,等于是三个巡骑厢占有一万二千兵,而六个郡占一万二千兵额,每郡有府兵两千,四个卫营。

    “老子明天就启程回京了,以后安西可就要交给薛裴两位都督和你们之手了,替陛下守好安西。”

    萧劲问,“龟兹以下,我们下一步是先打疏勒还是于阗呢?如今天山之南、葱岭之东也就剩下这两国了,我们早晚还是得打下来设为正郡吧。”

    老程直接踢了他一脚,“都老实安份点,三五年之内,别想这些,不到时候。你们要是敢乱来,到时皇帝也保不住你们。”

    “可如果是于阗或疏勒先挑事呢,就跟这次龟兹与鼠尼施一样,咱们总可以反击吧?”许和尚笑着道。

    “都稳着点,别乱来,有些事情可一而不可再,你真当朝廷的诸公都是吃干饭的吗?”老程摇着头道,虽然说从长远看,朝廷确实早晚会把天山南的于阗和疏勒给拿下,但那得按照朝廷的部署规划来。

    刚灭了龟兹和鼠尼施,要是马上又要对于阗或疏勒用兵,这未免有些太过了点。

    “慢慢来,不急,你们先坐稳各自的新职位,起码先等着把这检校二字给去了,到时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