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朕又胖了

    洛阳。

    皇帝近来又有些身体不适,军医院长孙思邈诊断皇帝操劳过度,嘱咐皇帝多休息。

    罗成估计自己是血压高,于是也只能减轻工作量。

    一般政务都交给府院宰辅们代为票拟朱批,军务大事交给枢密院和兵部、三衙。

    当然,罗成也不完全放心就这样脱手。虽说有锦衣卫和皇城司为耳目,但皇帝现在依然还是不完全放心下面。

    故此他借鉴后世制度,推出了奏折制度。

    观音婢现在是皇帝的得力助手,每日为皇帝来念这些奏章。

    “义安郡太守罗大恩奏进琉求番子土产芒果等物资。”

    罗成闭目养神,听了后点头,“代朕回复,就说知道了,此等东西不过水果,并无大用,不必太费心送来,且路途遥远,运来也多坏了。”

    观音婢笑道,“这位罗太守为一芒果,都已经前后上三道折子了。”

    罗成也无奈道,“粗野匹夫,本就如此。”这位罗大恩本名胡大恩,原本是窦建德的麾下,后来在马邑大战时率部归降,因归附及时,所以当时得罗成特赐国姓,也算是走了个运。

    不过出身草莽,也没多少文化,打仗倒还行,如今被罗成调到岭南广东道,为义安太守,北面就是江南三藩之一的沈法兴地盘,东面则是琉求(台湾)。

    这家伙到了义安,倒是很认真的整军练兵,弄的很是卖力,可平时很喜欢上折子,还尽是些没营养的。

    在之前,官员有事报告皇帝,使用的章奏表议,章以谢恩,奏以按劾,表以陈情,议以执异。

    到了罗成称帝后不久,改成宰相票拟贴黄,所有的表章都先由宰相们代为审阅,再后来又添加了通政司。

    所有官员表章先送到通政司,还要备份抄录副本。然后政事堂贴黄票拟后,又有了翰林院大学士们代批朱笔。

    因此,官员们有事报告皇帝,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不管是谢恩章还是弹劾奏都是公开的,而且还有专门的格式。

    不过这样一来程序多,运转迟缓,二来经手的人多,容易造成泄密。

    同时,罗成又想要听到更多的下面真实情况,所以特意又推出了奏折制度,不但官员可以上奏,甚至许多地方乡贤等名望人物,也都能够直接上奏皇帝。而且这些奏折,不再如先前的表章等一样要经过通政司、要经过宰相、和大学士们,而是直接廷寄,呈达御前,也不用有专门的格式限制。

    并且,罗成还规定了,这种奏折,必须得由奏事之人本人书写,且不得泄露他人,因此这其实就是一种密折制度。

    上奏之人亲自书写,不代笔不外传,呈入宫中后由内侍专门保管储藏和传递,尤其是三品以上大员的折子,更是直接送到皇帝的御案前,优先呈送。

    这些奏折,一般都不会交到通政司、政事堂、翰林院去。但如果奏折太多,皇帝一个人处理不过来,则也会通过身边信任的内侍宦官或妃子们,帮助筛选处理。

    因为奏章没有格式要求,所以在表章上说不清的,或有顾忌不便公开说的,可以在奏折上细细说陈,而皇帝甚至也可以在奏章中详细回复。

    奏折减少了中间环节,效率大增,尤其是这些是密奏,使的皇帝对天下的局势掌握更加清楚,甚至地方与中央,内廷与外廷,道与郡县之间,又形成了一种相互制约的关系。

    皇帝还能通过这种密折,对于政事堂宰相、翰林院大学士们又多了一重制约。

    谁也别想欺瞒皇帝。

    不过,也有如罗大恩这样的地方太守,奏折上的勤,结果十道却有九道不是什么正事,什么义安近日大雨啊,什么义安最近出了个什么有名的盗贼啊,什么义安最近有个妇人与公公偷情暴露了,又什么臣派人到琉求去贸易,买回来了芒果,什么得到了琉求极好的鹿皮啊。

    诸如此等种种,让罗成很是无语。

    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用,各地官员的奏折中,有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很有用的信息的。比如地方水旱灾情,又或者哪里出现了大的贼匪,又或哪里有人造反了等,往往会有当地十几甚至是数十官员进奏,这就避免有的地方大员隐瞒不报的情况。

    “观音婢,代朕回复罗大恩,问下他最近身体可还好,是否适应了岭南那边的气候,还有,告诉他,朕身体最近不错,就是又胖了点。”

    “陛下,为何要回复这些?”

    罗成笑笑,“你照这样回就是。”

    几句大白话,看似没营养,但却也是一种拉近臣子的手段。罗大恩这种降将,其实一直有些不太自信,所以才会隔三差五的就是上请安折子,今日送鹿皮明日送芒果的,就是想要秀下存在感,既然如此,那就满足他一下好了,说几句这种朕胖了的话又没什么,但却会拉近彼此不少距离。

    南海市舶使刘朝恩和南海商船使牛承恩也各有奏折上来,“陛下上次询问他们琉求之事,二人都回复说派了人渡海上岛探访明情。”

    “南海商船使牛承恩说他派人与当地的一土著首领接触,用一船货物买下了一处港口,还与当地土人约定要在那里设立交易集市,与土人继续交易,土人很满意,如今他正派人在那里赶筑一座码头,并修建一座堡塞。”

    罗成听了非常满意。

    “这牛承恩还是很聪明,朕点醒了他一下,他立即就知道先建立据点了。很好,跟他说,先别跟土人冲突,让土人占点便宜也没关系,先以交易为名,在那里多买几块地方建立港口码头,修建屯堡据点,若是他们不肯卖,也可以先租。”

    长孙提着毛笔蘸着朱砂开始回复,她的一笔小楷写的非常漂亮。

    “陛下,这流求岛有那么重要吗?”

    “这流求岛可不小呢,春秋称为岛夷,秦称为瀛州,三国称夷州,隋朝称流求,此岛南北七百余里,东西三百里。距离义安郡不过六百里,而距离建安郡南安,不过三百余里,此岛极大,气候也好,距离中原又近,开发了,养活千万人口都不是问题。”

    长孙惊讶,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海岛,想不到居然如此之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