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天子侍官

    长安府衙。

    长安府尹长孙无忌背着手,在书案之间来回的踱步。

    公房一角,水漏铜壶里的水一滴一滴的落下,铜壶里的刻箭上指明着当下的时间。

    巳初三刻。

    长孙无忌公房里的这水漏钟很精准,比起要看太阳的日晷和看月亮的月晷,水漏钟要精准的多。尤其是先前朝廷太史局的李淳风博士把过去的十二时辰,又各分初、正后,便有了二十四小时辰。之前一天有百刻,但除十二不便,于是调整到了九十六刻,每时辰八刻,分为上下四刻,一小时便只有四刻。

    巳初三刻(早九点四十五),往常这个时候是他喝早茶的时间了,不过今天,他明显没有什么喝早茶的兴趣。

    重新回到案前,他对站在下首的录事参军张进问道,“张录事,你觉得张铁枪这人如何?”

    张进在那里站了半天,上官没让他走,他又不好走,于是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盘算着手里的几个案子,听到长孙无忌发问,不由的道,“据卷宗来看,张铁枪是个百战老兵,或许是年纪大了,因此也没什么功名之心,只求安稳余生。”

    张进是个寒门庶子出身,家里往上数八代也找不出一个显赫之人来,年轻时给大户人家当随从,有幸当了个书童伴读,因此也算读了书。后来乱世之中,也投身军伍,做了军中书笔吏,再后来也因功得授官职,一步一步的也坐到了长安府的录事参军事,虽说只是八品小官,但对于这样出身的人来说,已经非常不易了。

    他也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官职,平时行事十分小心谨慎,生怕有所差错。

    已经四十多岁的张进也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很满足现下的状态,他对张铁枪这个案子也是细心研究过的,毕竟是上官插手的。

    长孙无忌手指头在桌案上敲击着,“这个张铁枪为来护儿队正之时,大将军秦琼还只是他麾下的一员小兵。后来他又在杨玄感麾下当过旅帅,在李密麾下当过校尉,在王世充麾下当过将军,最后又在李渊手下干过禁军校尉,然后归附我大秦,又当了队头,真是传奇的经历。”

    别人都是越当官越大,这位军伍转战数十年,结果临老了反而还不如二十年前了。

    张进叉手回话,“据查卷宗,大非川一役中,张铁枪曾为斥候,数次出任务,砍下的贼首有七个,战后论功本当提拔为百人之都头,授正七品之武阶,可最后他却拒绝了,只是请求退役归家。”

    张铁枪大非川瞎了一只眼,但如果他愿意,也是可以继续留在军中的,可他却依然主动要求退役了。

    张进想不明白张铁枪为何会坚持退伍,甚至拒绝了封赏。

    长孙无忌道,“其实我倒多少明白一些他的想法的,其实军中有许多张铁枪这样的人,军伍半生,九死一生,打了半辈子仗,兜兜转转,升升降降,官职这些对他们来说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他们厌倦了战争,厌倦了打仗,只想过几天安稳日子,张铁枪在前朝时不仅是来护儿的部下队正,甚至后来随来护儿一起征辽,也曾在吾皇麾下效力过,据说当时就已经是旅帅了。”

    他也不明白,张铁枪怎么后来又到了杨玄感的叛军中去了,若是没有这转折,张铁枪现在或许也起码是个开国侯伯了。

    没有人知道张铁枪的一生是怎么起伏变化的,但看卷宗会发现,张铁枪征战半生,最后却成了孤家寡人,他曾有妻子也纳过妾侍,甚至家中殷富,有数个儿女。

    可到后来,却只孑然一身。

    长孙无忌对张铁枪的出身经历很感兴趣,是因为这个案子很关键,甚至是一个典型案子。

    一个是退伍军官,一个是名门旧士族,其中又还牵扯到秦琼这样的新贵,那这案子肯定得办铁。

    “张录事,你可知道,陛下在今年年初,下诏把三衙兵士由过去的卫士改称为侍官?”

    张进点头,毕竟他也是军中吏出身。

    在前朝时,把府兵皆称为卫士,后来,又把诸卫府番上宿卫的府兵称为侍卫,言侍从天子。

    而今年年初,皇帝下了一道诏令,把三衙之兵,皆称为侍官,意为侍从天子,卫保国家。

    皇帝表明三衙之兵皆为国家之士,皇帝之侍。

    甚至诏令中,皇帝还明确的规定了这些侍官们的地位,那就是等同于读书的士子。

    侍官与士子并列。

    此诏下达不久后,皇帝又颁一诏,便是关于三衙士兵点选招募的条件,规定了罪犯、不良人、胡人蕃子、贱籍等不得参军应募入伍。

    最重要的一条,则是三衙军士立功后不但得勋受赏,累功还可取得官身,从此进入仕途官场。这一条,就改变了隋朝大业年间皇帝关于军府士兵立功得勋后,却也不能授予官职的规定。

    当年杨广取消得勋士兵授官,是认为士兵只会打仗,不懂为官不会理政,但罗成却认为,有功的将士们必须得保留他们上升的通道。

    不识字认懂为官?朝廷可以给他们职前培训。尤其对于多数军人来说,他们就算升职为官也多还是留在军队体系中,只有少数优秀者,才可能转任文职。

    罗成没有禁止武官转文职,也不禁文职转武官,只要有足够的能力,都可以转换,甚至武将也一样能够出任宰相辅臣,关键就是能力。

    “陛下三令五申,要加强侍官军人的地位,尤其严禁贵族、官员等驱使军人为仆役,而如今崔氏居然为了一个方子,就要谋害退役的侍官,这岂能容许?”

    张进马上明白过来。

    “下官明白,这是顶风做案,是无视朝廷诏令。下官一定严审此案,办成一个铁案。”

    长孙无忌指示,不仅要办成铁案,还要办成典型。

    并且对于崔氏,要从严打击。此案不光光要查崔家管事崔琮和他的打手,还要严查崔善福。

    “崔家如此做恶,只怕向来作恶多端,张录事,你派不良人好好查一查崔家,看看到底还有多少恶没有被查出来,一定要严查,丝毫不放过。”

    “顺便,借此案,整个长安府也一一次大查处,对于那些在役或退役的侍官,都要主动的去调查询问,看是否有遇到欺凌等情况,若有,要及时主动的帮忙解决。”

    张进暗暗心惊。

    知道自己这位年轻的府尹上司,怕是要借机在长安府二十余县掀起一**风暴了。

    说是调查侍官们遇到的麻烦,实际上不就是冲着贵族官员们去的吗?毕竟大秦士兵们的地位向来还是很高的,一般百姓也欺负不到他们头上去。

    “喏!”张进叉手领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