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古来创业岂云艰

    今年的端午节,皇帝是在去长安的路上过的。

    而罗存孝的端午节,却是在去云南丽江封国的路上过的,端午节这天,他刚好走到襄阳城。

    对于襄阳这块祖籍之地,他其实没有什么感情。

    不过当天还是在当地官员的带领下,特意去了祖父罗荣曾经的那个村子。罗荣当年的那个小院早就在战乱中毁坏了,但是如今原地又修建了一座宅子,据说是完全恢复了过去的原样。

    罗家的祖坟,那块当年穷的连块碑都没有,只是些记不清名字分不清身份的一片小土包,也全由地方官府一一考证出来,然后给重新修建了陵墓。

    走在这片土地上,存孝能想象当年祖父罗荣是如何的处境,又是如何的决心。这其实与他们兄弟几个是一样的,当年他们在章丘时,也并不比这里好多少。

    世道乱,日子艰难,做为一个普通的农夫,想出人头地,除了当兵拿命拼,就没有其它的路子了。

    好在罗荣拼出来了,而他们兄弟几个也拼出来了。

    罗荣跟着杨忠杨坚父子,为他们打江山,最后得封了一个郡公之爵位。

    而他们兄弟则是自己打江山,终于出了一位真龙天子。

    如今,他将要去云南,在那里建立自己的王国。

    参观过祖屋,拜祭过罗氏宗祠,正要返回城中,却有许多人围了过来。

    官员介绍说,这些人是当地罗氏宗族的族人,说来其实也就是罗家的族人了。

    “记得我父亲曾经告诉过我,当年我祖父去当兵,后来随杨忠离开襄阳,便没了音讯,那个时候我祖母带着我父亲孤儿寡母的十分艰辛,可村里的族人不但没有帮她们母子一把,反而趁机霸占了我祖父当兵时置下的那点田地宅院,逼的他们母子只能在外搭草屋居住。后来实在是扛不下去了,我祖母带着我父亲改嫁了,要不,我父亲早就饿死了,根本等不到后来我祖父派人回来接他去长安。”

    存孝一番话,说的那几个官员十分尴尬。

    而那些原本听说魏王回来了,想要跟着沾点光,讨要点官职封赏的罗家人听了,也都不由的羞愧。

    虽说穷人比较善良,但有的时候,穷人也会比较势力。

    不论何时,善良与势利,这些矛盾的一面都是交缠一起的。

    既会有人帮扶拉扯,也会有人吃绝户。

    当年的罗家,在族人眼里,便成了绝户,都认为罗荣肯定死在外面了,毕竟那年头当兵的可是很凶险的,死了都往往没个音讯的。

    当年罗老爹可是吃尽了苦头,小小年纪就挨冻受饿,因此虽然后来他去了长安,可也并没有对家乡的这些族人有什么记念。

    而罗荣因为知道妻儿在家中受的那些罪,更是彻底的断了与老家人的联系。就算有脸皮厚的跑去长安找他,罗荣也不怎么理会,顶多给点来回盘缠,但绝不会为他们安排什么。

    罗氏族人,本以为到了如今这一代,罗成当了皇帝,罗成的兄弟魏王对他们不会有什么怨恨的,谁知道,却还是碰了一鼻子灰。

    “罢了,当年的那些事情,我祖父记恨,我父亲挂怀,但对我们兄弟来说,这都是上辈人的恩怨了,如今我罗存孝也得皇帝分封为王,这次我路过襄阳,就是要去云南封国的。你们呢,不管怎么说也是罗氏族人,论辈份,有些是我大爷有些是我叔伯有些是我兄弟有些是我子侄,终究也是一家人。”

    “若是你们想走出这个小山村,有愿去外面闯荡的,可以考虑一下,随我去封国。到了那边,天高皇帝远的,我能信任的也就是你们这些有血缘之亲的族人了。”

    存孝先前的冷淡,让一众罗氏族人本来已经感觉没什么希望了,可此时听这话,又不由的有些心动。

    虽然与预期的不一样,但若是随这位宗王去云南封地,好像也比现在强些。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在这小山村里,几百年来,也就出了一个罗荣出了头。

    ·······

    罗存孝的随行队伍里,于是又增加了十几户襄阳罗氏族人,虽然不少人心动,想去存孝封国做事,可又畏惧云南路远偏僻,于是最后只有十几户人一咬牙,决定去赌一把。

    他们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然后跟着队伍起程。

    老四骑在马上,看着身后的队伍,有些失落。

    他在河南到处招募人马,可事实比他想象的要残酷,虽然他开出了不少优厚的条件,但依然没多少人愿意去。

    好多人宁愿去嗣业的西海,也不愿意去存孝的丽江。

    最后没办法,招不到人,也不能挑了,于是管他歪瓜还是裂枣,不管以前是否当过无赖过干地痞,也不管是不是从过贼当过匪,又或者从前是奴隶什么的,哪怕一把年纪或病秧秧的,只要肯去,存孝都欢迎。

    “你笑什么?”

    存孝一扭头,发现被皇帝发配给他的李孝恭居然嘴角带笑,不由的火起。

    “只是突然觉得,我们这样一群人,跑到那彩云之南的丽江去,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场面呢。也许,不没到丽江,我们就会被乌蛮给一锅端了。”

    “哼,娘的还幸灾乐祸,老子跟你说,你现在是被发配我丽江国,以后老死都不得离开,你下半辈子,就都掌握在老子手里。从现在起,咱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还乐什么?”

    李孝恭叹声气,他又哪乐的出来呢。

    身为关陇将门子弟,打小学习兵法战阵,在隋乱之时,虽统兵时间不长,可也是打过几场硬仗的,然而他的失败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足,只能说时也势也。

    李渊兵败灭国,他们这些李家的宗室子弟也不得不背负枷锁。

    曾经的宗室郡王,跟罗存孝一样的身份,可现在罗存孝依然是宗室王,甚至还得了实封开国,正前往封地就藩之国。

    而他李孝恭,却只能成为罗存孝的一个流放发配的长流人,下半辈子都只能做他罗存孝丽江国的一个带罪小吏,想想,真是命运弄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