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胡烽不断接长安

    枢密院。

    老帅张须陀白发苍苍,这几年这位老帅坐镇中枢,总掌兵符,不再外出征战统兵,可衰老的却反而十分快。

    几年时间,满头须发皆白。

    早些年河南剿匪平乱,就如救火队员一样,这边刚扑灭那边又起,四处奔波扑救,几乎是无月不战,剿灭的贼匪数百上千股,可身上也留下了无数的旧伤。

    刀伤箭伤枪伤,人一停下来,这些伤似乎就完全压不住了。

    咳嗽几声,勉强压制住。

    张须陀抬起头来,“必须给嗣业将军增兵了。”

    枢密院的军事会议上,不但有副枢密使,还有五院的枢密知院尽皆出席。另外,在京的北衙十二军上将军、南衙十二卫大将军、内衙十六府中郎将,今天,也都列席会议。

    做为主掌军令的中枢机构,枢密使权责极大。

    “嗣业将军不是刚刚打了一场大胜仗,斩首千余,俘虏近两万?”一名大将军问。

    大秦虽兵分三衙,但实际上也还是几乎与周隋一样是军将分离制度。

    平时统兵的都是中低级军官,高级军官几乎都是在京城,只有接到兵符调令,才奉旨出京统兵打仗。

    略有些不同的是,如今大秦在各道设立了都督指挥使司,每道驻派了两位左右都督指挥使,一旦地方有战事军情,朝廷颁下旨意,发给兵符调令,他们就能最快统领兵马。

    不过朝廷也规矩,各道都督指挥使,不得兼任三衙的职务。

    因此这三衙的这票大将军、上将军、中郎将们,平日里也就是在各自衙门里喝喝茶,然后轮流到羽林宫给羽林军讲讲课,闲的很。

    但非战争之时,高级大将留在朝中,这也是最稳妥的做法。

    就算是派驻各道的都督指挥使们,平时也是没有兵权的。

    “其实,嗣业那一战击败的只是吐谷浑天柱王的五千前锋而已,破了一个营寨,然后俘虏了一万多运辎重的牧民罢了。并未伤及敌军根本,何况,现在我们面对的已经不仅仅是吐谷浑的叛军了。”

    张须陀让人取来一副沙盘,这是枢密院下五院之一的军情院收集山川地理信息,然后制作出来的吐谷浑沙盘。

    一众大将们,整天闲的没事干,一看到沙盘,个个就来了精神。

    “嗣业击破大川岭上的五千天柱军后,留下程名振率三万人守大非岭,负责接纳从陇右河西、青海各地转运来的粮草辎重,并负责给分兵进击天柱王所在乌海城的兵马辎重。”

    面对着沙盘,讲解起来可说清楚多了。

    诸将们都是沙场大将,对于地形这块很懂,他们看着沙盘,马上就知道行军路线怎么走最合适,哪里可以驻军防守,哪里可以囤粮转运。

    “从大非川到乌海倒是不远,沿着这条温泉道进军,还算方便。有大非岭上囤粮转运,确实安排的很好,无懈可击。”

    “废话,你也不看看统兵的是谁,那可是大将军王嗣业。”

    宗室三王的勇猛,那是无人否认的,而这宗室三王里,又以罗嗣业最猛,他又有多次独挡一面指挥作战的经验,可心说是深得全军佩服的,尤其是上一次,硬生生的以一人之力,把整个河朔关陇地区拿下了,生生的攻灭了李唐,比朝廷计划中起码早了两年。

    “嗣业大将军手底下万余秦军将士,又有慕容顺的三万吐谷浑军,攻击乌海天柱王的三万兵马,应当不成问题。”

    乌海虽是一座城,可吐谷浑的城池不比中原城池的坚固高大,这种城池也就是个土围子,防御上并没有什么可多说的。

    因此,诸将都判定,嗣业这一战,还应当是场野战。

    两军数量相当,甚至嗣业还占优势,因此怎么看都是嗣业能赢。

    “原本局势确实如此,但现在又有了新变化。”

    张须陀拿来一些小旗子。

    “吐蕃军一万人本来是要到大非岭补给的,可现在大非岭被嗣业攻占,由程名振驻守后,那一万吐蕃军已经在南面停止不前,而据我们的军情,吐蕃再次从苏毗和卫藏征召兵马,据悉,吐蕃赞普南日论赞已增兵一万,并紧急动员,从后方抽调更多兵马。”

    “同时,西南的党项与白兰诸羌,如今也是很不安稳,正被吐谷浑和吐蕃说动,蠢蠢欲动,意图出兵劫掠。”

    南日论赞一面调兵,一面还派使者过来,请求大秦赐公主成婚。并宣称,公主不至,我且深入。

    十分猖狂。

    不过枢密院分析,就算此时朝廷真赐公主给吐蕃,吐蕃也绝不会收兵罢战。根据他们收集的情报显示,如今吐蕃扩张极速,正处于一个张狂的时期,若是不把他打痛,他绝不会这么轻易收兵的。

    这是大秦与吐蕃的第一次交手,因此绝不会等闲视之,必须打,而且必须打痛,根本没的谈。

    “据我们的预计,吐蕃最终将可能出兵五万左右,而党项、白兰等诸羌,也可能出兵五万左右,因此,从南而来的吐蕃军,将达到十万之众。”

    “而西突厥射匮可汗年老狂妄,我大秦未征讨他,他却主动来犯,因此这一战也是不可避免。”

    吐蕃一个西南小藩,都能拉出十万联军。

    而西突厥称雄西域,这些年安稳发展,实力更是强劲。

    “第一批西突厥军约三万人,但我们推演战局,嗣业将军在乌海击败天柱王后,慕容恪的联军,可能会向西突厥继续请兵。”

    “射匮能派多少兵来?”

    “若战争升级,西面慕容恪与西突厥的联军,能达到十五万到二十万之众。”

    一面面代表敌人的旗子插上沙盘,每面旗帜代表一千人,很快在大非岭和乌海这附近,已经是插的密密麻麻了。

    看着这些旗帜,诸将也一下子明白了嗣业的处境了。

    嗣业与慕容顺的联军,加上程名振的大非岭守军,府兵、郡兵、部落兵还有吐谷浑军,全加起来也不到八万人。

    而敌人,却将有起码二十五万到三十万之众。

    尤其是这里还是深入高原,前后无援,真要被合围,只怕相当难打了。

    “要不,先撤回来?”

    “撤个鸟,增兵,跟他们打,就他们有兵吗?我大秦甲兵百万,怕他个鸟!”脾气火爆的来整拍了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