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除爵夺封

    被温大雅等人称为贵族志的开元氏族志新版送呈皇帝之后,果然令皇帝十分满意,仅仅只是略做修改几处之后,便下令秘书省刊印雕板,然后印刷万份颁发。

    除氏族志上五千余家,每家赐一份外,还令天下二十三道二百余郡一千余县皆颁赐,令宣扬通告。

    此志一出,天下哗然。

    尤其是许多旧士族,震惊的发现,他们这些数百年的老士族居然榜上无名。

    而新氏族志上大半的家族,他们以前根本闻所未闻。

    天下二百余郡,每郡都冒出来许多新的郡望贵姓,细一打听,好多人十年前甚至都还只是个贩夫走卒,甚至曾经还是个奴隶,如今也凭军功勋爵,赫然列于榜上。

    随着氏族志一起颁布的,还有朝廷最新公布的爵位调整。

    朝廷正式推出了实封爵位和封虚爵位。

    这次的调整,除了实封虚封的调整外,最大的变化还是许多旧贵族忽然间除爵了。

    这里面包含了大量关陇贵族们,许多贵族是从北魏时起就爵位传承,到现在都是历经数个王朝,也有更多的是起家武川的关陇贵族们,他们历经西魏北周隋,然后入秦,原本大秦开国之初,他们的爵位是被承认的。

    但这一次,好多人的爵位没了。

    有些人因为及时的归附还好些,但爵位也大大降低。

    洛阳城中。

    窦府。

    窦抗接到朝廷的最新诏令,他的岐国公爵位被收回了,他兄弟窦庆的陈国公爵位也被收了。

    厅中,空气似乎被凝固。

    窦抗兄弟俩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面沉如水。

    “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咱们总不能就这样一声不吭吧?”

    “说什么?还能说什么?成王败寇,得天下的是罗家,又不是我窦家婿李氏。”窦抗叹气,“我早估计着会有这一天的,只是想不到还真的来了,来的这么快,下手的这么狠。”

    窦抗出身河南窦氏,这个河南籍贯很有意思,就跟长孙无忌也是称为河南长孙氏一样,他们其实都是早年北魏的代北之地的豪强或干脆就是鲜卑人。

    后来北魏将都城从平城迁往洛阳,于是大量的鲜卑贵族们便把籍贯改成了河南。

    窦抗是隋朝洛州总管窦荣定之子,李渊的妻兄,其家族也是关陇贵族的核心家族之一。早年入太学读书,与李渊还是同学,后来任千牛备身,再出任梁州刺史、岐州刺史、幽州总管等职,袭爵陈国公。

    后因受杨广猜忌,被免去官爵,陈国公爵位由兄弟窦庆袭爵。

    李渊起兵入关之后,窦抗立马前往投奔,于是被李渊倚重,在短命的唐王朝先后任将作大监、纳言、左武侯大将军等职。

    李渊从不称窦抗之名,向来呼他为兄,宫中更是称其为国舅。

    大唐立国后,评定功臣,窦抗和堂弟窦轨皆名列其中,窦轨封酂国公,窦抗封岐国公,他的兄弟窦庆依然是陈国公,一门三国公,可就其显贵。

    可谁能料到,李唐是个短命王朝,还没撑两年,就被打进长安灭国了。

    窦氏家族自然也就只能归附,然后举家回到原籍洛阳。

    到了洛阳后,窦抗就感受到了新朝对他们家族的冷淡,窦家几乎和李渊家族一样,受到冷遇。

    原本还保留着爵位,起码还是个贵族。

    可现在他们三兄弟的国公爵位全都被除去,兄弟三人的散阶都被免去,于是虽未下旨为民,可实际上已经没了官身而为庶民了。

    氏族志上,他们河南窦家这样的关陇名门,连五千多名的大名单都没挤进去。

    不仅是窦抗三兄弟的国公爵位被夺,实际上整个河南窦家所有的子弟,爵位官阶勋位全都除掉了。

    从贵族之家,一夜之间就成了平民百姓之家。

    “大哥,我打听了,李家比咱们家还惨。”

    窦庆叹气说道,本来皇帝授玄霸为唐国公,还给李世民留了敦煌郡公爵位,去年还授他武川郡司马之职,但据说李世民桀骜不驯,拒不赴任,终究还是惹怒了皇帝。

    因此这一次皇帝干脆将他削籍为民,并下诏迁往带方郡为屯田民,让地方看管监视。就连李玄霸,都因此受到牵连,被降爵为赵郡开国公。

    这一次皇帝下手很狠,一次性削掉了两千多个爵位,降爵无数,被削掉的基本上都是那些前朝爵位,好多是从北魏西魏时就传下来的贵族之家。

    另外还有大量被削被降爵的,则是先前统一之战时那些投降归附的,既有隋朝官员,也有一些割据势力的官员,还有不少贼匪乱军,当时好多人都授了爵,而这一次对这些人也来了一次集中清理,归附封爵后没有什么贡献,甚至行事不检的,都被处以削爵和降爵的惩罚。

    国公的爵位,总共就保留了三十多个,郡公有三十多个,县公有四十来个,加起来不过百来个公爵。

    侯伯加起来有三百多,子男加起来三百多。

    总共一起,也就七百来个。

    实封爵就这七百来个,其余的便是虚封爵,虚封爵最高为侯,约封了五百来个。

    “他娘的,姓罗的就是过河拆桥啊。当初那个豪爽大方,只要归附,那就是公侯相待,可如今呢,既除爵又罢官,这是鸟尽弓藏!”

    窦抗对兄弟道,“你这就说错了,对于罗成来说,我们连弓都算不上,因为在他眼里,只有他的那些从龙的文武将士,才算是弓,我们,我们是那兔子。”

    窦庆只觉得胸膛憋的慌。

    他对于河南窦家没能上氏族志倒没多在意,反正现在那氏族志也被人称为勋格、贵族志,甚至有人称为暴发户谱,因此上了还觉得恶心。

    可罗成这边夺爵罢官,那边又搞凭官爵等级限田,超出要和买或置换,以前还只是置换超过的三分之一,这回却要动真格的,超出就换,说是置换,可拿洛阳、长安的地,去换那辽宁、陇右的地,谁肯?

    但现在,皇帝还真就这样做了。

    这才刚开元四年,还有江南三藩未定,皇帝却已经迫不急待的向他们这些人开刀了。

    “大哥,罗成这是出昏招了,他这一刀,不知道砍了多少旧贵族旧士族,又引多少曾经的枭雄反王好汉们不满,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