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罗秦单李、阎崔郑周

    高士廉在偏殿等了许久。

    他本以为很快能受到召见,结果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时辰。眼看着午餐时间都到了,皇帝还没有结束与无忌的召见。

    一位宦官进来,提着一个食盒。

    “高郎中,陛下还没有结束与长孙府尹的召对,特命某前来送餐,请高郎中在此先用午餐,稍后陛下召见高郎中。”

    餐盒打开,内侍取出了四菜一汤来。

    菜式简单又很精致,每个菜份量不多,两荤两素再加一个汤,闻的香气扑人。在这里坐了一个多时辰,虽说有火烤着,但也确实是饿了。

    大秦的官员们,都有工作餐。

    大家早上吃了饭到衙门上班,午间就在衙门吃饭,餐钱由衙门出。餐后休息一会便继续上班,然后到黄昏时散衙下班回家。

    一般情况下,官员都是不住衙门的。

    当然,若是有单身的官吏,衙门也会安排宿舍给他们,有的是直接在衙门后院安排房间,有的是另行租住。

    宰相们每天下朝后,上午也是在宫里的门下省政事堂当值处理公务,他们每天的午餐,都是皇帝让御厨烹饪,特赐在政事堂廊下用餐,等级规格就要高的多,足有八个菜,且十分精致丰富。

    这是宰相们才能享受的特殊待遇,有时臣子们奉召入宫面奏,若得皇帝特旨,也可以到政事堂廊下用餐,但一般非三品以上重臣,是不好意思去的,一般都会推辞不受。

    当然,也有如现在高士廉一样,皇帝让人给他送一份过来。

    对许多官员来说,其实更愿意吃送餐,毕竟级别若低了,跟宰相们共餐,是压力很大的事情。

    烧鹿尾、炒牛肉,然后是韭菜炒鸡蛋,再加一个清炒菘菜,然后一个紫菜汤,高士廉吃的很满足。

    鹿尾牛肉可都是好东西,一般人可吃不到。就算是官员,也不是随时都能吃到牛肉的。

    饭吃好,又坐了会,才终于有内侍过来传唤。

    “长孙府尹已经结束奏对了吗?”

    高士廉问引路的侍者。

    那名年轻的内侍宦官只是点了点头而已,并没有与他搭话的意思。高士廉见状,不敢再问,生怕犯个勾结内官、窥探禁中之罪。

    见了皇帝,发现皇帝还在吃饭,一边吃饭却还一边在看着奏章。

    “臣礼部司郎中高士廉拜见吾皇!”

    罗成抬起头来,“让你久等了,赐坐。”

    内侍取来一个蒲团,高士廉只着袜子跪坐其上。

    “朕正在看你编的氏族志,一百卷,这么短时间里,你们编好了一百卷的氏族志,很用心啊。”

    罗成先是称赞了高士廉他们的辛苦,可接着话锋一转。

    “但是朕看到氏族志中收录二百九十三姓,一千六百五十一家,却是以博陵崔氏第二房的崔民干为第一等,朕有些意外,很是意外啊。想山东士族,五姓七家为首,在北朝之时确实曾冠盖一时,然如今世代衰微,全无冠盖,而靠以婚姻得财,不解为何卿等独重之?”

    高士廉听到皇帝这话,大为惊讶。

    他奉命修氏族志,以自己的理解当然就是要为贵族门阀们修定谱序,毕竟自魏晋起,门第制度兴起,特别是九品中正制后,士人入仕,国家取士,那都是要以门第为依据的。因此士族最重谱序,但各家发展久远,不免谱序浩繁,因此往往有许多人便冒充世家等等。

    在接到这个任务后,高士廉等找来了当世最有名的几位谱牒大家,由这些最权威者疏清整理各大士族郡望的谱系,然后再给他们排定名次。

    最终他们排出的这个大秦王朝士族门阀排行榜的第一名,便是博陵崔氏。博陵崔氏是五姓七家中的一家,在清河崔和荥阳郑衰弱后,其家族便渐为山东士族之领袖。

    可谁知道,皇帝现在却对这个排名非常不满。

    因为这根本不是他的意图。

    皇帝修氏族志做什么?搞这个排行榜干什么?

    难道是要给那些傲慢的士族捧臭脚?

    当然不是,他是皇帝,他开创了一个新王朝,怎么可能去捧那些老牌士族门阀的臭脚?想当年,皇帝还只是一个山东小吏的时候,就敢硬刚荥阳郑氏了,现在都当皇帝了,还需要捧他们臭脚吗?

    捧他们的臭脚,对于大秦皇帝和大秦皇朝来说,又会有什么好处呢?

    皇帝修氏族志的目的,还是稳定。

    稳定什么?当然是要稳定一个新的贵族士族集团出来,以彻底的把旧士族给打压下去,让有开国之功的这些新贵族们站上来。

    博陵崔氏的崔民干不过是一个侍郎而已,于大秦开国更没有什么重要的功勋,他排在榜首,那么大秦这些开国功臣们排哪里去,甚至,大秦皇帝的罗氏家族排哪里?

    皇帝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语气也越来越重。

    他直接把高士廉他们拼命赶出来的这本氏族志扔到了殿中,“好好反思一下。”

    高思廉没想到辛苦这么久,不但没有得到半点表彰,反惹来皇帝的如此不快。

    “还请陛下明示!”

    他原以为修氏族志,就是为各大士族门阀整理谱序,因此自然是把那些历史久的门阀排在前面,可现在皇帝却明显对这个方向不满意了。

    “不须论数世之前,止取今日官爵高下做等级。”

    皇帝终于直言不误的告诉了高士廉他修氏族志的本来目的,不是给旧士族们立碑做作,而是要为大秦王朝的功勋之家定地位。

    此时的士族,主要就是四个地域集团,并各有所尚。

    比如说山东士族尚婚娅,江左士族尚人物,关中士族尚冠冕,代北士族尚贵戚。

    可以说,关陇集团其实入隋后就开始解体,在杨家父子两代的努力打击下,已经不复西魏北周时的那般强盛,虽然也有杨玄感叛乱反隋,但最终还是被镇压。

    杨广也因为打击关陇贵族太急,导致几乎跟关陇贵族同归于尽。

    而江左与代北士族,到眼下大秦立国,几乎是已经没落。

    唯有以崔卢郑李王为首的这五姓七门代表的山东士族集团,虽经北齐灭国,以及隋末战乱的接连打击,势力衰弱不小,但依然根深蒂固,到了此时,也依然有一定势力。

    尤其是山东士族因为喜欢搞联姻,清河崔荥阳郑都早早与罗成联姻,因此算是在隋末战争中站对了队伍,眼下依然还保持着他们的社会地位。

    甚至连房玄龄、魏征等宰相,也都争相与这些山东士族联姻。

    这种情况,让皇帝很不爽。

    因为士族的强大,必然会影响到皇家的权威。

    这些士族尤其是掌握着学术,甚至在地方上有很大的经济势力,若是不加以控制,便可左右舆论,甚至影响到朝廷以后的取仕,威及到统治根基。

    这是不允许的。

    特意选高士廉带头来修这个氏族志,一来因为他是皇帝亲戚,是长孙氏的舅舅,属于外戚,二来高士廉是北齐王族出身,他并不属于山东士族集团,本以为这位皇家外戚能领会到他的意思,谁知道这氏族志一送上来,结果却还是捧了山东士族的臭脚。

    “大秦开国立朝,氏族谱系当重新定立,其排序等级的依据,应当是对朝廷建立的功勋。因此,这第一等,自然是大秦皇家罗氏!”

    大秦皇家罗氏,这个才起家三代的家族,根本称不上氏族,但现在皇帝明确表态,皇家罗氏就要列在第一等,为天下第一姓。

    “臣,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