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 不甘心

    骑马射箭回来,仆妇已经为她准备好了早餐。

    一笼新鲜出炉热汽腾腾的笼饼,时人爱吃面食,世重饼啖,面食非常普遍。而面为食具者,皆谓之饼。

    各种面食做成的食物基本称为饼,没有馅的统称为蒸饼,有馅的则称为笼饼。红线每天早晨都会很早起来去骑马练箭,还要练上一通马槊刀锏。回来时,早是饥肠辘辘。

    看到又白又香的笼饼,早就食指大动了。

    顾不得刚出笼的饼还烫手,抓起一个就咬。一口咬下,就吃到了里面用葱和羊肉做的馅,非常的美味。

    “这笼饼真香。”

    红线笑着道。

    “你们也一起吃。”

    服侍她的妇人摇头,“这是给公主准备的。”

    红线早上最喜欢吃笼饼,一通晨练下来,笼饼既能充饥又美味,尤其是里面带着油汤的馅最是美味。她一般都会多让人蒸一些,除了自己吃,也会给身边的亲卫女兵,以及照顾她的贴身仆妇们吃。

    只是今天仆妇却一直推辞。

    “怎么了?”

    仆妇只得如实道,“厨房只为公主准备了笼饼。”

    “为何这样?”红线问。

    于是仆妇只得如实告诉这位夏国公主,粮食紧张,现在已经限制供应了。皇帝都带头节衣缩食,所以现在公主府这边的细粮面食供给也减少了。厨房为了保证公主的面食供应,无法再额外多做。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红线不由的停了下来,她手捏着半个笼饼怔怔出神。她突然没有胃口,放下笼饼,穿着晨练回来洗漱后换上的一件褶衣,腰上悬一把横刀,头上的长发也只简单的挽了一个发髻,“我去宫里见皇帝。”她对仆妇道。

    仆妇提醒公主。

    “陛下现在心情很不好,听说谁也不肯见,连曹皇后都见不到陛下。”

    “是有什么坏消息吗?”

    仆妇告诉公主,“殿下你天天呆在女营训练,还不知道吧,现在上面传闻说汉东郡王在云中白登山被俘了,几万夏军将士也尽被俘虏。”

    “这怎么可能?”窦红线不太相信,刘黑闼的勇猛甚至还在他舅父王伏宝之上,虽谋略方面欠缺一点,但他毕竟在代北,那里还有二十万突厥人。

    “听说突厥军大败,颉利可汗都战死了。”红线晃了晃头,连她府中的仆妇都这样说,看来肯定是有不好的消息了。

    她急匆匆出府,骑上马赶往金城宫中。

    皇帝的侍卫统领拦下她,“陛下不想见任何人。”

    “让开。”窦红线瞪了眼如木头一样的侍卫统领,她知道这人是父亲的老兄弟,跟随父亲多年,甚至救过父亲几次性命,有一次与贼军交战时,父亲遇伏受伤,是他背着父亲逃出来的。

    “殿下,陛下现在心情很不好。”

    红线问,“听说汉东郡王被俘?”

    侍卫统领沉默了会,最后点了点头,“颉利全军覆没,汉东郡王和麾下的夏军将士们也全都被俘了。现在罗成已经东来,陛下心情不太好。”

    红线没料到仆妇说的居然是真的,“越是这样,我越需要见陛下。”

    “我去禀报一下。”侍卫统领想了想道。

    红线便在殿门口等了会,侍卫统领出来,“陛下说今天想一个人静一静,让公主殿下先回。”

    红线听了,直接就往里面闯,侍卫拦也拦不住。

    几名侍卫急的拔刀,统领挥手制止了他们,“让公主殿下去吧,现在也唯有殿下能安慰安慰陛下。”

    “可是之前曹皇后闯进去都被陛下责骂了。”

    侍卫统领轻声道,“公主不一样。”

    红线一路穿越重重宫门,穿过前朝,来到后廷。

    这里虽是皇宫后殿,但其实并没有多么奢华,她知道父亲其实不喜奢华,更不愿意讲排场,如今宫里有不少东西还是曹皇后安排的,否则这皇宫其实也就像是个地主家的后院。

    以往这里面总是很热闹的,但今天,很安静,安静的都有些过份。

    有一种压抑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内侍宫人们没敢阻拦这位闯宫的公主殿下,哪怕她腰佩着一把横刀。

    “陛下在哪?”

    “在西华殿。”

    她来到西华殿,看到皇帝正在擦拭一把大刀。她认出来,这是跟随父亲多年的一把大刀。

    “父亲!”

    窦建德扭头,“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回去吗?”

    “儿臣听说汉东王被俘,颉利也兵败了。”

    窦建德点了点头,继续擦刀。

    “嗯,宋金刚兵败丢了赵郡,甄翟儿兵败丢了襄国郡,高开道兵败丢了上谷郡,高昙晟兵败丢了涿郡,柴绍更是一战就折损了八万唐军,使得罗嗣业千里奔袭如入无人之境,一路杀到灵州去了。”

    “颉利二十万大军,结果却连雁门关都还没走到,就全军尽没了。”

    “哎!”

    窦建德这一声长叹里,尽是落寞。

    “不是还有刘武周吗,雁门城也失守了?”

    窦建德摇头,“别提了,刘武周也不过是只纸老虎,罗成出兵前,他倒是很狂,可谁知罗成一北上,他就毫无作用。任由罗成绕过他,把颉利围困歼灭,如今突厥军一灭,雁门城就不攻自破了。”

    “不攻自破?”

    “雁门城中刘武周麾下将校见势不对,便兵变杀刘武周开城投降了,不费罗成一兵一卒就平定了,五万代军没给罗成造成半点损失,连再拖延一下都没做到。”

    说起刘武周,窦建德就不住摇头。

    从头到尾,刘武周坐拥马邑三郡这样的要地,可却根本没有发挥出半点应有的作用。

    碰到这种猪队友,也是倒了血霉了。

    “红线,罗成已经五路大军来攻了,我们守不住的。”窦建德悲观的道。

    “父亲,既然天意如此,那何须硬顶,不如干脆降了算了。”

    “降?”窦建德望向女儿,倒没想到,他能有如此洒脱。

    “是啊,父亲,如今天下,罗成大势在手,一统天下无人可挡,如今连颉利都败了,这天下再无人可以阻拦罗成一统的脚步,就算把天下剩下的各路反王全加起来,都不是他对手了,父亲又何必再螳臂挡车呢?”

    窦建德犹豫道,“可是河北这一方地盘,是众兄弟与我一起打下来的。”

    “父亲,莫为了一点虚名耽误了。”

    “红线,你真觉得父亲应当投降罗成吗?”窦建德握着女儿的手问。

    窦红线点头,“此前秦军来攻,女儿支持父亲对抗,毕竟那时天下大势未明,父亲也不有机会。可如今,是连半成的机会都没有了。”

    窦建德长叹一声。

    之前罗成来招降,还要提亲红线,他拒绝了。想不到,最后却还是逃不过这失败的结局。

    可这决定,却是那般的难以做出。

    /txt/89317/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