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太宗武皇帝

    大行皇帝已经重新收敛,换上了最好的棺椁。

    大行皇帝身上的衣物,也全更换了帝王所用。

    同时,大行皇帝的灵柩,也移至了江都皇宫的正殿之内。

    百官披麻,三军戴孝。

    殿中。

    萧后为大行皇帝披麻戴孝守灵。

    李渊同样披麻戴孝。

    “娘娘,朝廷不可一日无君,天下不可一日无主,臣请娘娘降下旨意,选立新君。”

    萧后杀了宇文化及,大仇得报,如今一心只想杨广守孝,其它的并不想理会,而且她一妇道人家,又哪处理的了外面纷乱的事务。

    “唐国公,你是皇亲国戚,又是大行皇帝生前所选用的宰相,如今江都城里,朝政和军务,都要倚重你。”

    “老臣惶恐,还请娘娘摄政临朝。”

    李渊虽然现在是江都城中一把手,可毕竟萧后的地位才是最高,这个时候理应请她摄政,这也是合乎规矩的应有之事。

    萧后摄政,李渊则辅政。

    摆在他们两人面前,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还是立谁为新君。可江都城一个皇族子弟都没了,只剩下了两个选择,要么立洛阳的越王杨侗,要么立长安的代王杨侑。

    越王是皇嫡孙,代王则是皇庶长孙,但比越王年长。

    立长还是立嫡?

    “唐公之意?”萧后问李渊。

    “娘娘,臣以为当立嫡。”

    李渊答道,其实就算杨侑不是嫡,他也会拥立他的,因为他在关中,而越王在洛阳。李渊是早决定要去关中的,因此自然要拥一位关中的皇孙为帝。

    萧氏跪在皇帝灵前,与李渊之前隔了一道屏风。

    隔着屏风,萧后道,“先前罗成在辽东拥立齐王为天子。”

    话未说完,李渊便打断她道,“可陛下此前已经定齐王罗成为叛逆,并废齐王为庶民。”

    “齐王也是陛下之了。”萧后道。

    齐王杨暕不仅是皇帝之子,也是萧后的亲生子,况且,如今天下局势,萧后这个后宫妇人也是知道一些的,那就是天下纷纷,反王遍地,但罗成掌握着一支强力的边军,同时还与定襄、代北、山东、江南几路军镇联盟一起。

    其实力可以说虽表面上不是最强,可实际上却远超号称拥兵百万的李密等人。

    “娘娘,齐王在辽东,其实不过罗成手中傀儡尔。”李渊提醒萧后。

    萧后在屏风后面不语,其实在她心里,早就认定大隋完了。齐王固然是罗成的傀儡,可朝廷又岂还有半点中央权威?李渊就算能带着大家回到关中,可又能平复天下吗?

    再说,萧后觉得,如果李渊真的能够有所作为,只怕朝廷也不过是要沦为李渊的傀儡而已。

    古来这样的事例太多。

    所以她早就看开了。

    如果能投罗成,那么这动乱能早点结束,罗嗣业毕竟还是她女婿,总好过将来落到什么李密、窦建德这些人手里。

    可奈何,她虽有此意,但李渊是坚决不同意的。

    “那就依辅政大臣之意,便立代王为新君。”

    “唐公,关于大行皇帝谥号庙号山陵这些?”萧后又问。

    皇帝死后,都会有谥号,谥便是对皇帝的评价,有恶有益,有褒也有贬。而庙号,是皇帝对国家有大功、值得子孙永世祭祀的先王,就会特别追上庙号,以视永远立庙祭祀之意。

    在隋以前,其实并不是每个皇帝都会有庙号,一般只有特别了得的皇帝才会有庙号,比如汉朝,便只有少数皇帝有庙号。

    如汉武帝刘彻,庙号便是世宗,而武帝,是谥号。

    萧后问庙号,便是暗示要给皇帝上庙号。

    李渊对此自然不会违逆萧后,便道,“臣与诸大臣们商议,初步选定谥号为明,庙号为高宗。

    开国皇帝杨坚是高祖文皇帝,谥号文,庙号高祖。

    高祖这个庙号一般都是给开国皇帝的,比如汉高祖刘邦、隋高祖杨坚。

    “盖邦配天地,是为高祖,而尊号加之于是,虽昭穆之太祖庙,此亦高祖之庙也。”

    也就是说,高祖也是太祖之意。

    而给杨坚的谥号文,则相当了得了。

    皇帝的谥号有很多,一般来说文和武都是极高的,皇帝的谥号足有一百多个,有一套严整的体系。

    谥号最早起源于西周时,是对一个生前有地位的人,死后给予能够概括其一生功过的称呼。

    所以谥号并不是专给皇帝的,不过演变到如今,皇帝和臣子的已经各不同,皇帝有皇帝的一套谥号,文臣有文臣的一套,武将有武将的一套。

    谥号里有评价高的,叫美谥。评价低的,叫恶谥,也有评价中等的叫平谥。

    而在那些美谥里面,有五个用的最多,也是评价最高,分别是高皇帝、文皇帝、武皇帝、宣皇帝和明皇帝。

    能够得这五谥其一,都相当了得了。

    高宗明皇帝。

    高宗比不过太祖为开国皇帝,高宗甚至比不过太宗,高宗的意思一般是功过参半的皇帝,王朝处于由盛转衰之时。

    而明这个谥,是美谥。

    当然,这也完全是因为大隋还在,还没亡国,所以依然打着隋正统的李渊,自然要为皇帝选个美谥,否则他要是敢选个恶谥如炀帝、灵帝这样的,那就跟造反没区别了。

    为尊者讳,为亲者讳。

    萧后得为丈夫讳隐,李渊得为尊者讳隐,所以只能是美谥。

    幽厉灵炀这样的恶谥提都不要提。

    不过李渊也没给杨广上武啊宣这样的谥。

    照临四方曰明;思虑果远曰明;独见先识曰明;远虑防微曰明。

    可萧后对明帝还是有些不太满意,萧后的父亲萧岿,便是西梁明帝。

    “大行皇帝一生,开疆拓土,宣威八方,我以为可以定武皇帝。”

    李渊皱眉。

    武皇帝可是极高的评价了,毕竟历史上有武皇帝之称的,哪一个不是一代豪杰,如汉武帝刘彻、汉光武帝刘秀、魏武帝曹操,晋武帝司马炎、宋武帝刘裕?

    杨广武虽武,可把天下都快搞亡国了,如何配的上这个武字?

    但萧后却不管,她认为自己有必要为丈夫争一个美谥,这是做妻子唯一能做的了。

    “庙号太宗,谥号武皇帝,如何?”她又改了李渊选的高宗庙号。

    高祖文皇帝那是开创了开皇盛世,又是开国之君,配的上文皇帝谥号,但杨广哪配的上武皇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