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登基改元

    杨暕还想顺势再钦点几位神策神威神武的军将,结果罗成却手一挥,打断了他的计划。

    “臣等恭请陛下移驾**宫,登基即位。”

    杨暕张了张嘴,心中不快,可只能强忍着,最后只好起身,穿着那套令他极不舒服的明黄衮龙袍起身移驾了。

    他这次从平壤过来,是悄悄的过来的。

    平壤的长安宫齐王府有两千步骑的卫队,但那卫队却是皇帝派来监视看押他的,哪怕这两年他没少花钱在这些军将身上,可也仅是拉拢了几个军校侍卫而已。

    因此当王君廓秘密见他,说要接他回辽东当皇帝时,他当时就一哆嗦,还以为王君廓是皇帝派来诈他的。

    好在见到了罗成的书信,后来又看到了宋老生,这才相信了。最后还是让王君廓帮忙,以打猎为名出王宫,然后却半路找了个替身留下,自己则坐船跑回辽东。

    所以说现在杨暕其实就是个孤家寡人,身边一个亲信都没有。

    好不容易在平壤喂熟的那几个,还全都被王君廓留下了。

    现在罗成说让他干什么,他也只能干什么。

    出了府第。

    那边早有忠武军的将士把行宫取来的仪仗打起来,虽然跟他的龙袍一样不够威风完整,可起码也是天子仪仗了。

    辽东城里的军民百姓,也早就从各方面听到了消息。

    于是这会,全都跑来观看。

    当杨暕出现,坐在那八匹大马拉着的御驾上,街道两边围观的军民,无不跪地高呼万岁。

    金黄华盖下的杨暕看着这场面,听着这呼声,激动的几乎晕过去。

    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感受到了九五至尊的感觉,感受到了什么叫天下之主。

    从宅院到城外**宫,一路上,欢呼声不断,杨暕站在车上,不时的招手。

    **宫城里,罗成等文臣武将,迎着皇帝入宫,举行了一个比较简单的登基仪式。

    没有外番使节,没有地方官员,甚至没有什么足够的仪式,因为人手不够。

    一切草草而就。

    但当杨暕穿着明黄衮龙袍,坐上殿中的龙椅时,他还是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曾经在太子杨昭病死后,他以为太子之位必然是他的,所以有过放纵,有过得意,却不料最后父亲反把他软禁起来。

    担惊受怕好些年,才被外放去了朝鲜,本以为这辈子都回不到中原,就要当个逍遥的野人王时,却料不到罗成迎他回来当皇帝了。

    “罗卿,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杨暕迫不急待的问。

    “回陛下,接下来自然是发兵入关,讨逆平乱,安定天下。”

    仪式结束,罗成等人便退出行宫。

    杨暕在宫里逛着,**宫城不大,这不过是当初皇帝征辽东城时临时修建的一座小行宫,宫城外面还有一座外城,原是供给随驾百官居住的。

    现在宫里还有一些宦官和宫女,但宫人都年纪较大,也没有几个好看年轻的,那些宦官也都是老弱不堪者,没一个机灵的,甚至还有些突厥、高句丽的奴婢,好多连他的话都听不懂。

    这还不如他在平壤的长安宫里。

    他只能安慰自己,要不了多久,等罗成打进关内,攻下洛阳,他就能回到洛阳的巍巍紫微宫里临朝听政,君临在下了。

    可是接下来,那边却没了动静。

    他派人去召罗成,结果只带回了罗成一句话,说正在准备之中。

    再过几天,还是没动静。

    他再派人去问,这次那老宦官宫门都没能出去,因为外面已经有神策军驻守诸宫门,而神策军守着门,不许宫里人进出。

    宫中所需要一切用度,他们定期派人送进宫。

    宫里有话,也只能通过他们传递。

    罗成回话,说如今秋收开始,大家都忙着在收麦子呢,等秋收过后就出兵。

    这个答复气的杨暕要死,这什么时候了,还收什么麦子。

    等帮朕平定在下,打回洛阳,到时朕赏你们金子。

    可惜没人理会他。

    杨暕坐不住了,他亲自出宫去见罗成,可宫门口守门的神策军却居然敢拦着他这个皇帝。

    他大怒,但那守门的神策军居然是突厥人。

    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他大叫着让罗成来。

    可没人理会。

    他往外硬闯,结果突厥人居然架着长矛拦住了。

    杨暕又怒又惊,在那里又闹又骂,最后也没人来理会他,最终只得回到了宫里。

    宫门口,杨暕走后,李君羡才走了出来。

    他拍了拍那几个突厥士兵,满意的点头,“很好,继续守好宫门,不许宫里一只苍蝇飞出来。”

    一个突厥兵用着还算流利的汉话道,“请将军放心,我们一定守好宫门,皇帝也别想出去。”

    杨暕还不知道,这些守门的突厥兵并不是听不懂汉话不会话汉说,他们只是装做听不懂不会说而已。

    而另一边的辽东城元帅府里。

    罗成却很忙。

    不仅仅是收麦子。

    虽然现在确实是忙着秋收,可除了秋收也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

    首先,就是要派人把齐王在辽东城登基即位的消息传告天下,同时还要向定襄、马邑、山东、安南、江南等诸道盟友们送去这个好消息。

    告诉他们皇帝登基的消息同时,罗成也以皇帝的名义,给这些盟友们加官晋爵。

    罗成授封宣武军节度使罗嗣业为晋国公、太子太师,加兵部尚书。

    授李思摩为安国公,漠南节度使,兵部侍郎。

    授张须陀为司徒、鲁国公,调入京为左神策大将军,礼部尚书。

    授罗贵为齐国公、山东节度使。

    授杜伏威为吴国公、江南节度使。

    授燕国公罗艺为太傅、镇海军节度使。

    授刘武周为代国公,代北道节度使。

    加封义成公主为襄国大长公主。

    一连多道封赏任命诏令颁下,给盟友们坚定信心。

    另一方面,他也没忘记给北平的独孤篡、范阳的薛世雄、河北的李景、太原的杨义仆、洛阳的王世充、河南的裴仁基、彭城的来护儿、陈棱等各路大将要员发出封赏的诏书。

    这些人全都封国公,授以中枢或地方要职。

    总之一句话,现在齐王继位,要结束动乱,恢复天下太平,大家都来拥立新皇,好处大大的有。

    北平都督拿着这封诏书,看着上面落款的至德元年几个字,不由的冷笑。

    “至德?这不是陈后主用过的年号吗?”独孤篡问手下。

    那个属下倒也是有些墨水的,当下道,“至德来自道德经开宗明义的第一章,意为最高道德就是孝。齐王篡位造反,伪年号却用至德二字,估计是想诏告天下他称帝是为了尽快平定天下叛乱,然后好尽快将皇帝迎回京都,代父平乱,保续江山,这或许就是他认为的大孝吧。”

    “齐王想的到这些?估计又是那个罗成鼓捣出来的。”

    “都督,那这诏令咱们接还是不接呢?”属下问独孤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