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罗阀四镇

    “算算时间,薛家三兄弟带领的三千骑也应当渡海到了山东吧?”节度使府长史侯莫陈乂跟罗成坐着喝茶。

    “嗯,王君廓发消息回来,说万均他们已经在高密大劳山湾进港登陆了。”罗成现在把张亮和王君廓两个心腹安排在中原,张亮如今去西京大兴了,而王君廓留在河南。

    “大帅觉得朝廷新设这个山东道,是好是坏?”

    “当然是好事,尤其是对我们来说。”朝廷新开山东道的消息由张亮和王君廓传回,罗成听到这个消息可是非常高兴的。虽然节度使是来护儿,可副使却是他老师张须陀,更何况来护儿还在西京随驾,山东道实际是由张须陀代领。

    而他父亲原本只是东莱郡郡丞,这次也被授为山东道节度使府长史兼东莱郡太守。罗成觉得,这几个变动显得很微妙,可以视做是朝廷四位宰相对他罗家的拉拢,又或者是暂时安抚。

    “这么一来,现在朝廷是两京三府七节度使府七都督府再加十三道了,大帅你节镇安东统五万一忠武军,燕国公节镇安南统两万四镇海军,而襄阳侯节镇定襄统两万四宣武军,如今令师和令尊又统山东道威武军,七镇节度,已得四镇也。”

    天下七节度使府七都督府,这些紧要的边关之地,罗家已经差不多控制四镇,握十余万兵马。

    这个实力之强,确实够惊人的。

    想来或许正是因为忌惮罗家叔侄的实力,朝廷四相这次才让张须陀挂山东镇之帅。

    “镇海军远在天之南的交趾,而定襄道宣武军镇守代北塞外,可军力未复。至于山东道威武军,不说来护儿才是节帅,就是其威武军现在也基本上都只是些乡勇土团而已。”罗成却没有被这表面的四镇所迷惑。

    “也是,还不到时机。”侯莫陈乂点头,若是再加上罗成另一个老师,也就是他的老上司河北安抚使李景安抚的河北道,那罗成的实力更强,若再算上罗成妾侍父亲李渊的淮南镇,那就是独占六道。

    只是侯莫陈乂也是个人精,师出必须得有名。

    否则李渊李景等也未必就会支持罗成。

    两人相视一笑。

    “我觉得派薛家兄弟率三千轻骑南下山东,这步棋下的很好。既能试探下朝廷对我们忠武军的态度,又能借机向山东安插势力,一旦有需,到时我们忠武军可渡海南下,在山东登陆,有薛少将军他们接应。”

    “谈这个还为时过早了点。”罗成道。

    在派出了三人率三千轻骑南下山东后,罗成便没有再有其它动作。对于中原局势,他派张亮和王君廓密切关注。

    此时春暖花开,辽东之地也是一片生机。

    虽然北国的春天来的晚一点,可大家也终于可以不用整天猫在家里,靠火炕过日子了。趁着天气晴好,罗成也下了文牒,派出节度使衙门的游骑骑着快马于各郡各县通告,让他们准备春耕,不要误了农时。

    于是乎,在整个春季,辽东的六郡十八县,到处是一片春耕忙的季节。

    府兵五万一,郡兵四万九,合起来十万人马,现在不必入京番上宿卫,也无须去其它边镇打仗戍卫,只需守卫本镇就好。因此罗成把本镇的府兵、郡兵,都编了四番。

    三月一番,一年轮番一次。

    就是一个府兵,一年需要去当值一次,一次是三个月。这三个月就是承担兵役值守任务,五万一千余府兵,保持一万二千余兵力一直在军镇戍堡等驻守。

    不过罗成把这当番的一万二千余兵又分为两部,一部为驻守军镇当值,一部为训练屯田。

    而郡兵其实性质跟府兵一样,他们也是一样的授了田地,同样要自备些军械,区别就是一个是登记在朝廷兵部和十二卫,是正式府兵,有军册军籍。而郡兵则是属于地方武装,在中原郡兵是一种瑶役,但在辽东,罗成其实就是把郡兵当成府兵,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他们跟府兵可以说是毫无区别。

    同样是士兵一年一番,一番三个月,番值的时候,一样是分成两部,一部当值巡逻,一部训练屯田。

    其实在安东道,真正如中原一样的郡兵,其实是各郡的土团,每郡都有一支土团,数量还不少,同样是实行轮番制,点选的郡中青壮为土团,每年要在春冬之时集训两个月,平时会有少量土团负责协助城防、维持治安、道路巡逻这样的任务。

    而在各县,则还有乡兵系统,他们跟土团没区别,唯一区别就是乡兵不出县界,一年也要集训两个月。在乡下,则还有民兵。

    总之,在整个安东道,罗成推行的就是全民皆兵制度,每个年满十六岁的男人,都要加入到整个军事体系中,年轻老弱些的,加入民兵系统和乡兵系统,强壮者加入民兵,那些强壮又比较可靠清白的则能加入郡兵系统。

    哪怕是辽东的那些高句丽俘虏、突厥俘虏、流放罪民等,其中的青壮者,也一样要在农闲时接受一些队列、长矛的训练。若遇战,也可能会被征召去协助守城,或是运送辎重粮草。

    民兵们一般只练长矛,乡兵则还会练刀盾,至于郡兵,则是受到跟正常府兵一样的全部训练。

    春耕忙碌的时节,除了府兵依然维持四分之一的士兵当值驻守军镇戍堡外,其余的郡兵、土团、乡兵、民兵全都停止了集训,都在为春耕忙碌着。

    不但男人们驱赶着牛马在地里耕种,就是妇人孩子们,也一样在地里帮忙。

    秋天种的冬麦,要到五月夏收,但依然还是会有一些田地是要在春季耕种的,有些是因为轮耕休地,有些则是实行套种,在麦地里套种黄豆。

    在田地里,还有许许多多的奴隶们也夹在其中耕种,他们的身上都打着主人的烙印,在辽东奴隶也是逃不掉的,各个乡县都有关卡,通关都需要文件过所,甚至每个人身上都得随身携带自己的身份牌。

    奴隶出县不但得有文件,还得有主人携带着,否则就视为逃奴,下场很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