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天生反王

    经过一座座城市、军镇、戍堡、屯庄。

    罗成一路向东。

    他那支庞大的队伍也越来越小,一个个府兵重归于乡。离开时,他们也带走了属于他们的奴隶和马匹等战利品。

    府兵们告别罗成的时候,都充满着喜悦和感激。虽然征战辛苦,可收获也是喜人。突厥战马、牛羊、奴隶、衣甲等,这些东西既可以留着自己用,也可以拿去卖了换钱。不过府兵们多数都不会卖掉奴隶的,突厥奴隶可以帮着牧马放羊或是种地,这可是不错的劳动力。

    府兵们不缺田地,但缺牛马牲畜以及种地的奴隶。

    当然,府兵们离开的时候,除了这些实打实的战利品和赏赐,也还有一个不错的赏赐,那就是凭功授勋升职。

    按表现,不少府兵都得到了授勋。

    勋官虽说被皇帝弄的不比从前值钱,可毕竟也是个勋号。得了勋官哪怕并不是跟以前一样有了官身,可以做为晋身之资,但也能开始享受一些特权待遇。

    比如拥有勋官后,可以纳妾。

    再比如,拥有勋官后,还可以按勋品增加占田额。没有勋官和官职,普通平民百姓能拥有的田地是有限定的,但有了勋官后,能拥有的田额就大大提升,勋官越高,拥有的田额越多,最高的上柱国勋,甚至能够让一个无官职的府兵,拥有三千亩田额。

    更别说,节度使衙门还会根据府兵的勋品,给他们再赏一份勋田,从二十亩到几百亩不等,这也是很实打实的好处。

    当然,那些立功不小的府兵,不仅仅是授勋,还可能得到升职的奖赏。

    身为节度使,罗成拥有对麾下忠武军将士五品以下直接提授的权力,五品以上也可以奏报举荐。

    不少府兵这次都得到了授职。

    他们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府兵,而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九品八品军官,成为了官。

    魏征跟着罗成一路东行,能感受到这些府兵们比起此前,对罗成更加的信任和尊崇,他们对罗成私人的忠心也更强了。

    “这样打几仗下来,只怕在关外,所有府兵眼里就只认你这个罗帅,而不知有朝廷了。”

    罗成很不客气的道,“在关外,我罗成便是朝廷的代表,是汉家的代表!”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魏征望着罗成,“你上次出征在外,把段达给杀了,这事办的不够老练,我估计朝廷那边,皇帝和宰相对此事都有不满,现在屈突通升为副帅,这人向来对朝廷忠心耿耿,而且为人比较死板,以后只怕更加掣肘,你还不如留着段达,那人更好控制。”

    “当时情况,不杀段达,这家伙只会越加乱来,动摇我军心。况且杀了他也不是没好处,起码封彝和李百药就老实多了。”

    “可我估计他们暗里早不知道上奏多少你的弹章了。”

    罗成不以为意,这种事情是必然的。皇帝安排了段达封伦李百药三人过来,本就是要制约他的,但现在不是情况特殊吗。

    皇帝都逃离东都了,这安东天高皇帝远,罗成完全掌握局面,任凭他们几个打打小报告也改变不了什么。

    真要是朝廷那边胡来,那罗成大不了抗旨不遵守,或者搞点小动静,朝廷完全控制不住局面。

    说到底,还是天下乱了。

    朝廷的威信已经不行了。

    “大帅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魏征问。

    罗成摇摇头。

    “中原虽乱,可现在局面还没完全崩溃,我们没有插手的余地,所以暂时可以不用去管。能做的,也就是趁着现在中原混乱之机,派些人过去招募些流民百姓过来,另外就是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一些工匠人才网罗过来,安东要发展,我们也得建立一些自己的作坊,尤其是如军械铠甲、战船打造、筑造城池这块,更加需要人才。”

    现在大隋虽乱,可好歹表现上还是统一的,安东道所需的军械也能从朝廷那弄过来。可一旦真正崩溃后,到时各自为政,大家割据一方,到时谁还会给你关外忠武军供应军械?

    你有钱都买不到。

    所以,现在想办法,能挖些工匠过来,就赶紧挖。

    买终究不如造。

    “其实我们关外地大物博,也有不少的矿产,甚至我们这里也有海,可以制盐,所以我们要想办法多从中原挖些这种专业的工匠过来,帮着开矿冶铁、晒盐等。”

    “造船这块很重要,我们辽东沿海,造船业发展起来,不仅以后有助于与东南沿海的商业贸易,也可以助我们对朝鲜的控制。另外,若是以后大战,我们也可以从海上发兵,而不再受限于临渝关这道天险入关。”

    在历史上,好像临渝关或说山海关,从没有被从外面攻破过,几次破关,都是被从内部或后面攻破。

    山海关之险,可不是一般的。

    罗成现在关外发展,以后要入关,万一被人封锁也是比较麻烦的,可如果有海上力量,到时直接从海上发兵,可就要简单多了。

    若当年满清有海军,只怕明朝早就亡了。

    “我们现在跟奚契等蕃人放开了边市贸易,所以我们接下来要想办法跟关内加强交易,多吸引商人贩货过来。”

    罗成没想着全都靠自己去采购,这不现实。

    这样做,还不如做好边市这个平台,负责招商就行了,至于组织商货,就交给中原和部落们自己就行。

    罗成只做平台。

    当然,如果做大做强了,也可以做点自营或精选这样的业务。

    “我觉得你好像很淡定。”魏征道,中原都乱成这个样子了,罗成还能有条不紊的去规划着这些。

    “不淡定又如何,还是那句话,时机未到,我们做什么都不对,倒不如安心的发展。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魏征惊讶的瞪着罗成,想不到他居然能说出这样九个字来。

    “惊讶什么,我们现在才五万兵马,一百来万人口,这点实力,放在中原,不过一郡的人口而已,这么点实力,真要强行出头,只怕会死的很惨,毕竟百足之虫死而不疆,这临死反扑的能力依然是惊人的,况且,那样做师出无名,只会让我们处于极不利的局面,甚至让我们内部分裂。”

    “所以我们只能等。”

    魏征竖起大拇指,“你这么年轻,却还能有如此平稳的心态,真是少见。若是当年杨玄感李密刘元进等有你这等心态,又岂会败的这么惨?感觉你生下来就是准备造反的,天生反者。”

    “别拿我跟他们比,他们不配!”罗成道。

    “确实,只是这样一来,这个冬天或许就会有些太漫长和太无聊了。”

    “并不会,不是还有渊氏朝鲜和蛮子嘛。”罗成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