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章 代海寺

    河南道。

    洛阳之东,荥阳,汜水河边虎牢关城。

    数名轻骑飞驰而来。

    关城上,魏公李密手抚关城垛,目光眺望西面,那里是洛阳,是东都。此刻,昏君杨广就在那城中。

    “老师,张须陀已经奉旨率兵而来。”

    王伯当一身铁甲大步登上关城,声音里带着几分担忧和急迫。

    “伯当,静气,每遇大事,更要静气,为大将者当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

    李密缓缓转过身来,伸手在学生的肩膀上拍了拍。“张须陀带了多少人来?”

    “一万河南府兵。”

    “就一万人?洛阳没给他增派点人手?”李密问。

    “就一万人,都是张须陀带去河东的勤王军。”

    李密听到这,哈哈笑出声来。

    “一万人,一万人也敢来攻我?”李密越笑越大声,笑到最后忍不住眼泪都留了下来。

    “老师,姓张的镇守河南多年,心狠手辣,十分凶悍。”

    “再凶悍又如何,他不过一万之兵,而我们却有四十万众。”

    王伯当心想,我们四十万众,那是各路拼凑的,甚至好多来会盟的英雄好汉们自称的三五万人马,其实是连着他们的家眷妇孺等在内的啊。

    “张须陀勇则勇矣,但勇而无谋,其在河南屡战屡胜,其麾下府兵对于我等义军,向来是轻敌不屑,现在他们只带着一万人马就敢来攻,这正是上天给予我们灭他们的机会。况且此人还有几分妇人之仁。”

    李密一脸的微笑,“跟他的学生罗成比起来,张须陀空长了一把年纪,差太远了。若来的是罗成,我还得避一避,可既然张须陀来送死,那我成全他,正好借他的人头,扬我军士气。”

    当下,李密召来一众魏军将领,做下布置安排。

    “记住,许败不许胜。”

    接到任务的那位拍着胸脯道,“打胜仗我不敢说,可让我打败仗,这个我太拿手了!”

    “魏公,洛口仓怎么办,那里还有许多粮食,咱们这一撤,岂不是要让官军乘机占了去?”有人道。

    “无妨,洛口仓的粮食又不会跑,几百万石粮,给张须陀搬,他那万把人得搬多久?留在那里,等我杀了张须陀,那粮食自然还是我们的。”

    在座的一众将军、公侯们,基本上都是中原的贼匪们,大家哪个不惧张须陀。听到他的名字,骨头都是酸的。

    不过看魏公李密如此自信满满的样子,大家也就将信将疑。

    洛口仓。

    又名兴洛仓,能够储粮两千四百万石的天下第一大粮仓,就位于巩县的洛河边上,距离洛阳一百里,而距离黄河和运河都很近。

    拥有转运和储粮的巨大便利优势。

    河南招抚使张须陀率领一万河南府兵出洛阳后,便一路杀来。

    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收复兴洛仓。

    此时,张须陀麾下的河南兵,一个个肚子里都带着气呢。千里勤王,北上太原,结果白跑一趟,什么赏也没拿到,还得急急忙忙又赶回来。

    结果家里还被李密等贼匪给趁虚打了,甚至不少士兵的家还是荥阳、淮阳等郡的,就更加的恼怒了。

    兴洛仓城,眼看河南兵杀到,城中的叛军慌忙出城来战。

    叛军数量不少,约有万人,打的旗号却是个吴字。

    一名斥候告诉张须陀。

    对面的贼子号为可达寒贼,贼头自称迦楼罗王,部份三万。

    “什么来历?”张须陀问。

    “贼首朱粲,原本只是淮西城父县的佐吏,之前他随军征讨李密,结果兵败,他便聚众逃亡作乱,号称可达寒贼,自号迦楼罗王。后来干脆就去投了李密,被封吴国公。

    此贼最是嗜杀,所过之处,劫掠一空,而且他还吃人,好吃婴孩,据说最喜剜婴孩的心肝煎了下酒,毫无人性!”

    张须陀听了双目怒瞪。

    “此等泯灭人性的畜生,杀,不便手软!”

    官军发起进攻。

    朱粲率军迎战,结果战不到片刻,他的可达寒贼便被冲溃,朱粲立即带头逃跑。

    河南军在后一路追杀,杀贼无数。

    朱粲一路只顾着逃跑,根本不管后面人的死活,他一口气就逃到了虎牢关。

    等到了关下,才发现虎牢关上已经没人,李密居然带兵跑了。

    朱粲破口大骂李密,然后继续跑。

    张须陀率部一路追击而来,斩首数千,当看到关门大开的虎牢关时,也是万分惊讶。

    “李密狗贼,号称四十万,结果却畏惧大帅威名如此,闻风而逃,懦弱无能。”

    贾务本笑骂李密。

    经过一番检查,发现叛军逃的匆忙,关城中还遗留许多来不及带走的东西。

    “继续追!他们跑不远!”

    虽只有万人,可张须陀和贾务本等都没把李密的所谓四十万人放在眼里。在过去这几年,他们率领的河南兵马,不知道击败过多少支几万,十万,十几万的贼军了。

    贼军越是喊的数量多,却往往越是乌合没用,一击即溃。

    一天之内,连续收复了兴洛仓和虎牢关这两大重要目标,河南兵也是精神大振。

    他们乘胜追击,一路又杀向荥阳城。

    在荥阳城下,张须陀军追上了还没来的及撤走的叛军,一支约五万人的叛军。

    依然只是一个冲击,这支五万人的叛军就大溃,四散而逃。

    张须陀率军追击,沿着索河一直追到了运河边上。

    这时,已经能看到前面更多的叛军,他们携带着各种抢来的钱帛粮食,正仓惶而走。

    甚至有斥候发现了王伯当和李密的旗号。

    “看来贼首就在前面,追!”

    担任前锋的贾务本听说看到李密的旗号,当下顾不得一天来的追击疲惫,当即下令继续追击。

    李密的旗号引着贾务本一直追击不止,直到追到一处寺庙边才发现旗帜不见了。

    “代海寺?”

    贾务本抬头,发现不知不觉居然追到了荥阳运河边的代海寺来,这是荥阳有名的观音寺,修建于北魏之时,名气很大。贾务本也曾经来过这里,“这贼子倒是跑的快,可你就算逃进代海寺,观世音也保佑不了你!”

    民间传说观世音北行渡人,移居荥阳,从此荥阳护城河开始随海水潮汐起落,于是后来修建观世音道场,便取名代海寺,意为代替南海,成为观世音菩萨的第二故乡。

    “佛门清静之地做战场,真是罪过,待我擒了李密灭了叛军,到时定给菩萨烧香陪罪。”贾务本念诵,然后带兵追了下去。

    突然一声声号角鼓响,然后四面漫天喊杀声起,王伯当等一众魏军四面杀出,将贾务本和其部下团团围住。

    “哎哟,不好,中了狗贼埋伏!”贾务本暗叫一声不好,想要突围,可却发现四面重围,已经深陷其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