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跪下唱征服

    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老四开口笑道,“老五,这个不会是个替身吧?”

    日暮西山。

    夕阳西下。

    老四战甲染血,手中的利挝上还插着个突厥特勤的脑袋。

    在他的身后,一队队长挝兵也几乎就是小一号的罗存孝,个个彪悍猛壮,且人人的利挝上都刺着个突厥兵的脑袋。

    不过这并不是他们残暴嗜杀,而是他们认为完全就是正义的表现。因为击败突厥军,进入了突厥人的大营后,解救了无数百姓后,才知道,这些突厥人十分凶残。

    他们攻破马邑雁门两郡四十余城之后,把城池洗劫一空,掳掠走所有的人口,各部把这些抢来的人口全都当成战利品发下去。

    一路上,因为嫌老人和婴儿无用,于是突厥人直接就把老人婴儿原地处死。有些家伙,甚至喜欢把才几个月大的婴儿刺在枪尖之上举着玩。

    更不用说,那些少妇人们绝大多数都没逃过被侮辱的结果。

    两郡四十余城,破城后原本不下三十万百姓,如今营中只剩下二十万左右,那些不会走的婴孩,和已经走不动的老人,都被他们杀了。就是一些稍做反抗者,也被他们杀了。

    存孝是个无赖,但他也痛恨突厥人的野蛮凶残。

    罗成也很愤怒,他对老四的报复之举也没怪罪。

    “这就是始毕可汗阿史那咄吉,并非替身。”

    一身银甲的义成公主策马过来,她仔细的打量了始毕的首级几眼。公主在草原上生活了十四年,有八年是始毕的后母,有六年是始毕的妻子,对于始毕自然不会认错。

    这具尸身上穿着始毕很少离身的金狼标记的铠甲,佩的刀柄上也有一个金狼头,看起来十分威武。

    此时的始毕可汗尸身上已经丧去了威严,他的金狼盔打落后,露出里面带着点银色的黑发,与中原发式不同,他留着草原上很寻常的索头,两侧还留了几个小发辫。他那浓密的胡须泛着点淡褐色。

    甚至他的脸看起来也稍稍有一点不太对称,嘴唇左边似乎比右边高一些。

    那双眼睛依然瞪的很大,可已经了无生机,更无杀气,只显得茫然和空洞。

    谁能想到,统领着万里草原的突厥始毕可汗就这样躺在地上呢,他的胸口位置,更是一个大洞,衣甲上是早已经干涸的黑色血渍。

    公主瞧着这具尸体,却并没有半点悲伤。

    哪怕是同床共枕几年,其实她们也没有丝毫的感情。看到他永远的睡在那,她只有解脱。

    “楚国公,你杀了咄吉,也结束了这场大战,你赢了。”

    罗成也有些心情复杂。

    “是啊,赢了,大隋赢了,中原汉家赢了。”

    这场战赢的还算比较轻松顺利,不过也着实打了许久。

    从八月下旬他进入漠南,再到九月时他兵驻杀虎关,再到十月时南下云内武周山与始毕僵持,一直到现在彻底击败始毕军,都马上十一月了。

    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

    三个月前,始毕气势汹汹率三十万骑南下,而如今却成为一具尸体躺在地上,他的三十万骑也全军覆没。

    “我们伤亡如何?”罗成问。

    李靖眉头轻轻的皱了下,但很轻微。

    “伤亡不小,尤其是负责引战的三藩,四万人马出战,结束后只余两万余,折损近两万。另外我们之后杀出的两万骑,也伤亡不下三成。”

    六万对十二万,结果损失了两万五千左右。

    这个伤亡很大,但若是与战果相比,似乎又不算多。

    阵斩始毕可汗及其麾下突厥军三万余,俘虏五万余,另外倒戈的铁勒人三万余。

    罗成的忠武军八千骑,折损了约两千,李靖、嗣业和李世民他们三部折损了四千余。

    罗成伸手抹了把脸,忠武军折损两千,其中重骑损了约三百,弓骑折了五百,枪骑折了一千二百余。

    这些是忠武军最为精锐的骑兵,一战折损两千,罗成也是心痛不已。

    自勤王出兵以来,他率轻重骑一万二出关,经历了金河之战和现在的平虏之战,已经折损了四千余,损兵三分之一。

    好在还是打赢了。

    嗣业的宣武军,要惨的多,原本两万五,到北上时还有八千,经此一战后,只余三千余。

    老四忍不住骂道,“这些该死的突厥人,老五,我以为,可以把这些突厥人都杀了,一个不留。”

    罗成瞪了他一眼,老四立即闭嘴。

    “全杀了?这可是足足十万俘虏,另外还有三万倒戈归附者。简单的杀戮并不能解决问题,这次我大隋被突厥袭击,也是元气大伤。不说骁果军几乎打没,就是我们几军,也一样损失不小。我率一万二忠武军精锐骑兵出关,现在折了四千。嗣业的宣武军,现在只剩下三千多了。”

    比起屠杀这些降兵俘虏,罗成更希望能够把这些突厥兵为自己所用,起码也得补充下折损的兵马。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老四提醒。

    罗成对他无语,你说这话的时候,好歹私下再说,现在不说统领着突厥人的义成公主在,就是李思摩也还在啊,更别说还有为他们拼杀的可度者、咄罗等酋长,另外你把人家率部倒戈的铁勒薛延陀乙失钵等人当空气吗?

    罗成看向这些人。

    果然他们都脸色难看,尤其是乙失钵十分不安。

    身子甚至在微微颤抖着。

    虽是阵前倒戈,可毕竟也是随始毕一起南下,还在雁门围过皇帝,罗成要是一声令下,他和他的部下就难逃一死。

    罗成对乙失钵笑了笑。

    这笑容却只让乙失钵更是头皮发麻。

    “楚国公,乙失钵与薛延陀对天明誓,从此对大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若有违此誓,叫万箭穿心而死!”

    罗成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把跪地表忠的乙失钵拉了起来。

    “俟斤勿忧,大隋奖罚分明,忠者赏,叛者惩,你率部倒戈,反正归附,这是有功的。”

    乙失钵颤颤抖抖。

    “不过呢。”

    听到这三个字,乙失钵又跪了。

    “之前你们铁勒诸部随始毕可汗南下攻夺,掳掠得来的所有钱帛子女,皆要归还。”

    “我还,我们通通还,全都还。”乙失钵忙不迭的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