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杀胡口

    不到长城非好汉。

    登上长城,沿着一级级的阶梯,便站在了最高处。居高临下,南面是关内马邑,北面则是塞外漠南。

    “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

    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

    罗成站在长城之上,手抚着长城的城垛,不由的吟起一首诗来,这是一首乐府诗,名为饮马长城窟行,最早是写于汉代。

    不过本朝天子杨广才气纵横,也写了一首饮马长城窟行,便是罗成吟的这首,很霸气,时人都评价有魏武之风,能跟曹操相比。曹操不但统兵治国厉害,他的诗也一样了得,杨广的诗能跟曹操比,确实是牛。

    “大帅,你料定始毕会从此过吗?”长孙无忌问。

    这小子因为孤身潜入汗城劝说义成公主献城投降,因此被罗成破例授为校尉,还将他安排在了白马义从。

    “此口名为参合口,是参合道的必经之口,而参合道,则又是马邑自定襄三条道路都必经之处。先前始毕南下也是走这里,现在他要回去,自然还是走这里。所以我们只要守在这里,就能守株待兔了。”

    参合口,唐时又称白狼关,到了明朝称为西口,或杀胡口、杀虎口,极有名气,是大同往呼合浩特特必经之路。

    就算是到了后世,大同到呼合浩特的重要公路也是这个路线。

    这里有连绵的外长城,参合口便是这外长城是一个重要的天然关口。

    他东临塘子山,西侧大堡山,北依雷公山、庙头山,万里长城由东北向西南延伸而去,像个半圆形的围墙将杀虎口围在里边。

    东西两侧悬崖峭壁陡立,紫河由南向北贯穿其中,构成了一道宽不过二百余米,长达三千多米的天然关隘。

    两山之间开阔的紫河谷地,自古便是南北重要通道。

    参合口曾经是重要的长城关隘,只是隋立国之后,重点是防御雁门一线的内长城,那也是北魏的塞内畿围。

    对于外线长城,其实控制力不强,朝廷只是在雁门外设立马邑郡,在紧靠着内长城一侧,还有些城池村庄,而更往北的外长城一线,其实只有一些小堡,偶有边兵巡逻时进驻。

    在启民可汗归隋的这十几年后,漠南无战事,隋突安定,于是外长城一线,便更加武备松驰。

    始毕可汗南下,几乎是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就越过了这天险一般的参合口。

    “这外长城,都已经十分残破了。”

    罗成有些感叹着道,长城上都长了草,有些地方甚至都塌掉了。

    隋朝统一天下后,很快北方霸主突厥就被杨坚的离强合弱策略搞的内讧连连,几次都是隋朝联合一部打压一部,到后面,更是再难压隋朝。

    有这样的优势,隋朝的长城也就没有怎么大规模修过。

    也就是杨广继位后,大修过一次,那一次修的是西起榆林郡,东到马邑西北,刚好修到参合口附近就没修了。

    “此处距离漠南汗庭不过二百四十里,南距马邑城也不过二百二十里,东距云内也不过一百七十里,且可以通幽燕,也可以通河套,兵家要地啊。”

    参合口长城是土筑,没有包砖,看起来灰灰破破的,但依然可以看出,这座关城的险要。

    此时,参合口这段关口,正有无数人马在加固赶修。

    参合口关城正在迅速的变换新颜,这座城周二里,高四丈的关城上,已经进驻了忠武军。

    且在关城内外,罗成还各派人在抢修加固扩建几座堡垒,大小虽不如这关城,可几座堡垒之间又筑墙相连,成犄角互援之势。

    高在高高的关城上,其实可以把这里的地形一览无疑。

    这里南北左右都是一个个大小不同的代北盆地,而这就是连绵群山间的河谷谷道,是联通各盆地的一处最狭窄险要的十字路口。

    关城东北,便是凉城盆地,还有参合陂湖泊,那里,现在更是驻扎了六万突厥诸部兵马。

    只不过,这些突厥部落兵马,都是由阿史那思摩、义成公主所率,是听令于罗成的。

    罗成从没打算跑去雁门。

    他也没打算在汗城与始毕决战,毕竟汗城建立在漠南草原上,并无险可守。

    罗成已经知道,始毕可汗南下并没占到多少便宜。

    虽说攻破了马邑雁门四十余城,可却没能攻下雁门城,皇帝和百官他没劫到,自己还损失了十来万人马。

    虽说这趟南下,也抢了不少人口子民,但罗成以为,始毕是亏的。

    毕竟雁门和马邑,都是边郡,人口本身就不多,始毕破了四十余城,总共也没抢到二十万人口,至于钱帛又能有多少,而牲畜粮食,更是被他的大军食用了。

    折损十二万军,破隋四十余城,击杀隋军十万左右,抢掳人口不到二十万,这怎么算都是亏本买卖。

    更何况,罗成还抄了他的汗庭,在漠南又斩了咄万余兵马,还招降了他六万人。

    只是罗成没那么容易满足。

    始毕是从雁门撤了,但想回到草原,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刚收到的消息,陛下已经授封嗣业将军为定襄道节度使,并令马邑都督王仁恭与漠南道节度使出兵配合嗣业将军追击始毕。”

    “皇帝还下旨,由楚公你节制四镇兵马。”

    “皇帝呢?”罗成问。

    紫面天王赵贵面上的那道疤紫红紫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很不高兴的表现。

    “雁门一解围,皇帝就立即去太原晋阳宫了,还带走了百官与勤王诸军。嗣业将军请求追击,皇帝不肯,是嗣业将军抗旨率左一军余部八千人北上,皇帝这才下旨授封他为定襄道节度使的。”

    他有些恼的道,“我们驰奔两千里,深入敌后漠南汗庭,围魏救赵,勤王救驾,可皇帝解了围,却马上把我们忘了。若不是嗣业,咱们就被卖了,要独自面对始毕的二十万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