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观音婢

    李秀宁帮丈夫揉捏着肩颈,力道刚好,她是学过武艺,骑射本领不让给男子的女中豪杰。

    “你什么时间回关外?”

    “大约过完正月吧。”

    “那我跟你一起去。”

    罗成扭头,见她不似说笑,“那边气候可不太好。”

    “我又不是没去过,你忘了,我还在我父亲麾下任过校尉,带兵参与过新城之战。”

    “还真是差点忘记,三娘你还是一员巾帼女将。不过孩子怎么办,哲威还小。”

    李秀宁道,“带着去就是了,你去关外,我一个人不愿意整天呆在洛阳。单娘子,不太喜欢我。”

    罗成苦笑,单彬彬还跟他说李秀宁高傲,瞧不起她呢。这些女人啊。

    “你要真想去,也行。”

    单彬彬是嫡妻,她和罗成的嫡子嘉文都得留在洛阳,这算是一个规矩,封疆大吏和边关统帅,得将妻儿留京,算是人质吧。但是可以在任上纳妾,或者直接带妾侍过去。

    李秀宁又道,“建成说他想回京,不太愿意呆在关外。”

    “随他。”罗成无所谓的道,李建成这人,他是比较了解的,或许是如今还太年轻,毕竟二十才刚出头,因此为人处事都还不够成熟,在辽东,罗成也是有意磨砺李家兄弟几个,可李建成却总让他失望,倒不是说没本事,而是这心思不对,总往歪处想。

    比如他上次遇刺案,李建成这个当大舅子的,不但没跟辽东军上下一条心,好像还兴灾乐祸。

    这样的人,留着也没什么用,愿意走就走吧。

    “世民也要走么?”

    “他没说,世民其实脾气挺执拗的,听说他在你那边,好像还不太愉快?你说你是他姐夫,怎么也不照顾下他?”

    罗成笑道,“正因我是他姐夫,所以我才特意磨砺他。毕竟,宝剑锋自磨砺出,如果想成才,总得好好锻造打磨才行,否则,怎么可能成才?若只是一味纵容,那不过将来又是一个宇文化及而已。”

    “说的倒也是,不过你虽好心好意,可有时也得跟他说清楚,否则,他还以为你故意惩罚他呢。”

    “其实二郎是有本事的,性格也坚毅,就是有时过于偏执了一点。他愿意留在辽东,我是欢迎的。不过,你也告诉他,要端正下态度,也就是我是他姐夫,否则换做是其它人做他上司,他老这副臭脾气,谁受的了他?”

    “他还年轻嘛,才十六岁。”三娘笑着又道,“世民年纪也不小了,我看咱们家五妹年纪倒也差不多婚配年纪,要不,让世民娶五妹如何?”

    李秀宁这话一出,还真是吓了罗成一跳,他还真的从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小妹比他小六岁,他过年完已经二十二,小妹也差不多十六了。

    若是还在章丘乡下,十六岁的乡下丫头肯定已经定亲甚至嫁人了,说不定娃都会满地爬了。

    可罗家这几年变化太快,倒是疏忽了小妹的婚事。

    又或者说是一时半会的高不成低不高吧。

    他倒没注意到,过去那个瘦瘦弱弱的小丫头片子,如今都已经出落成了大家闺秀了。

    李世民今年十八,小妹十六,两人年纪倒是合适。

    “我听说二郎不是要娶长孙家的姑娘吗?”

    “别提了,最初本来是说皇帝看中世民,想招他做出云公主的驸马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这事就没影了。再然后,我父亲便为他寻了长孙家的姑娘。”

    这长孙家的姑娘,是曾经一箭双雕的长孙晟女儿。这位长孙晟代表周、隋两朝,二十余年多次出使突厥,是一位出色的外交家,还是一位神射手。他也是北魏皇族,不过在大业五年就已经去世了。

    而宇文姑娘是长孙晟续弦妻子之女,他原配为他生了三儿四女,后来元配去世,娶了北齐乐安王高劢之女,又生了一男一女。

    长孙姑娘小名观音婢,八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然后长孙家的那几位兄长,就把他们娘三个赶出了家门。

    长孙一族是北魏宗室之长,所以在孝文帝改革时,赐姓长孙。做为皇族宗室,从北魏至隋,长孙家族可谓是门传钟鼎,家世山河。

    而高家则是北齐宗室,当年长孙晟娶高氏,那也是两大名门联姻。只是他一死,家里成年的元配之子,容不下这后母和异母弟妹,便赶回了高家。

    长孙姑娘的舅父高士廉原在鸿胪寺为官,也很有才名。

    可惜之前杨玄感叛乱,兵部侍郎斛斯政叛逃,而高士廉跟斛斯政是姻亲,往来还密切,因此受牵连,被贬到交趾郡下一个县当主簿去了。

    李渊这人吧,也有点攀高踩低。

    之前给李建成娶妻,选的是五姓七家之一的荥阳郑氏嫡女,然后给老二选妻,当然也想选名门之女,好联姻助力。一开始还想尚公主,后来不行,便看好这长孙家。

    等到高氏一贬,李渊又犹豫了。

    本来长孙姑娘就被长孙家族赶出来了,现在娘舅高士廉又远贬交趾,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中原。

    在李渊看来,这个亲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现在李渊又瞧上了罗成的妹妹,觉得罗家如日中天,虽然三娘嫁给罗成为妾了,但若是能够再让老二娶了罗家女儿,那就是亲上加亲。

    “观音婢今年十三岁了吧?”罗成问。

    “嗯,是的。”

    “二郎跟她没定亲吗?”

    “没呢,就是之前父亲有点意愿,但还没定下婚约呢。”

    “长孙姑娘也还未与其它人家定婚吗?”罗成又问。

    李秀宁转头打量着丈夫,“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个长孙姑娘,难不成你也听说了长孙姑娘长的漂亮?”

    “长孙姑娘长的漂亮吗?”

    “嗯,那丫头我见过,确实漂亮呢,尤其是小小年纪,十分的聪明温婉,将来定是个贤妻良母呢。”

    “那你们李家不娶?”

    “我父亲不同意。”

    李秀宁问丈夫,“怎么,你是不是看上这长孙姑娘了?你若真看上了,我倒是可以帮你去高家问问,我跟她们家女眷也都认识。”

    “你说什么呢?”

    “这有什么,看上就看上,反正你们男人就喜欢美妾,你现在屋里不光有我和崔氏,还有红线姑娘,还有那林家姐妹,另外听说在辽东,也有好几个高句丽妾。”

    “那只是暖脚的。”罗成呵呵笑道,独自在辽东的时候,肯定也会有需要的时候。

    “我知道,也懂,所以啊,如果你真看上长孙姑娘,那就纳进家门来就是,其实长孙姑娘也是可怜人,八岁就被赶出家门,一直寄居在舅家,日子也不好过的,真要到了咱们楚国公府,其实未必不是好事一桩。”

    “我倒没想到,你还有做媒婆的潜质。”

    “好了,这个事情交给我了,明天我就去高家走一趟。”

    罗成哈哈一笑没当真,但是对于李家想求娶五妹的事情,他却没答应,“小妹的事情,我得再跟我父亲考虑一下。”

    不过心里面,他还是反对这事的,不为什么,就是不太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