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高句丽妾

    在小黑校尉看来,这个高句丽女人显得有些畏畏缩缩,她拘束的站在桌案前,弓腰缩背,一双眼睛不时东张西望,似乎四周的隋人全都是吃人的老虎般,那双手更是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衣脚。

    不过这女人倒是很年轻,而且看模样,以前应当是个豪强之家的女儿,脸皮白净,眉清目秀的,眼里虽然有畏惧,但却并不是那种愚昩。

    “我且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一愣,抬头望了眼小黑,却又不敢说话。

    “赶紧翻译。”小黑对旁边一个高句丽人道,那个高句丽人以前是个商人,懂汉话,于是连忙把小黑的话转译给那个女人听。

    “我叫松泉。”女人低声道。

    “松泉,没姓吗?”

    “姓松名泉。”翻译在旁边解释。

    在高句丽,能够有姓氏的已经算是不错了,起码也是平民一族了。高句丽是由扶余族的王子**南下建立,已历七百年。最早的时候,高句丽许多人是没有姓只有名的。

    或者干脆就以部落名为姓。

    到后来,国王和贵族便大量给部下赐姓,于是渐渐的高句丽人也有了姓,不过高句丽早期是部落制,后来虽然学习中原的文化和制度,成了半耕半牧的国家,但依然有部落的许多习俗,比如拥有大量的奴隶。

    奴隶们便大多是没有姓的。

    高句丽人姓也较多,王室姓高,此外还有松、泉、仓、邹、络、于、克、渊等许多姓,也有许多复姓,如少室、大室、仲室等,此外也有许多如李、黄、周、孙等汉家的姓,这些姓氏则多数是以前的汉裔。

    这个女人姓松,名泉,算是地道高句丽人。

    小黑又问了一些,女人都老实的回答了,这个女人家里以前也算是新城的一个地主,家里有几百亩地,还有十几个奴隶,另外也有几群牛羊,日子还算可以的。他家人口也不少,有五个兄弟,七个姐妹,父亲有妻妾六人。

    这个叫松泉的是家中的小女,今年十六岁,还未嫁人,原本跟新城一个地主之子订了亲,不过还没成婚结果新城被破,她们一家都成了奴隶。

    家里的牛羊、田地、奴隶都被隋军查抄没收,甚至他们一家也都成了俘虏奴隶,他有两个哥哥在协守新城时先后战死,其余人倒都还活着。

    如今她跟两个寡嫂都被从隋人提出来,说要让她们跟隋军相亲,要把她们嫁给隋军为妾。

    松泉并不愿意,可做为俘虏的奴隶,她们没的选择。

    小黑要求松泉抬起头来,还要她张开嘴,然后检查她的牙齿。

    发现她的牙齿不错,很整齐,也没缺少,并且很白。

    她个头也不错,虽然没做过什么体力活,不如他在齐郡章丘老家娶的媳妇结实,但确实有股乡下婆娘身上没有的那种气质。

    “你在俘虏营里,就没学会半句汉话吗?”小黑问。

    他对这点比较在意,如果真要纳这个女人为妾,那以后总不能一直鸡同鸭讲吧。

    “会一点。”那个女人忙道,在俘虏营地里,隋军有要求他们学习汉话,她们每天学一点,虽然学的慢,但多少会一点点,大部份话都听的懂,甚至还能说些简单的词。

    小黑让她说了几句,她说的结结巴巴,但好在确实会说一点。

    这让小黑非常满意,他对旁边的一个文书道,“这女人不错。”那文书便笑道,“那是自然,你可是校尉,好的肯定优先给你们相的,这女人以前在高句丽,相当于咱们中原的地主家千金呢。”

    “好,我就要她了。”

    于是文书笑着恭喜小黑,让他签署几份文书,又把那松泉叫来,让她也按手印,又叫来了她的父兄几人。

    “恭喜你们,松泉姑娘得我们刘黑夫校尉看中,现在起,松泉姑娘就是黑夫校尉的妾侍了,你们,也成为光荣的隋军家眷了。”

    做为驻军的家眷,好处也是有不少的,比如松泉一家子原本是在俘虏营里干活,每天干活,然后记工分,最后凭工分来给口粮。

    而现在,成为拥军的军属之后,他们就能够离开俘虏营了。

    小黑是校尉,先分了一百亩田,再加上勋田,还分了二百亩。这三百亩地,小黑自然是没空却耕种的,他家里也置办了一些田地,是由妻子和弟弟妹妹们在种。

    现在这里分的地,他便可以交给他新纳的妾侍的父兄们耕种,他们算是小黑的佃户。田地收成,一半归小黑所有,算是佃种,另一半归他们所有。但他们要拿出两成来交租,剩下的三成才算是他们的所有。

    虽然最后只得三成收获,但再怎么也比现在俘虏营要好的多,俘虏营里劳动仅能获得一点点口粮而已,根本不会有私产。

    当然,小黑娶了松泉后,也对松泉这一家子有了监督的义务和责任,若是他们逃跑或做乱,小黑可是负有责任的。

    小黑对着松泉的父亲,一个留着山羊胡的瘦老头拱手行礼,这老头原本是个胖男人,结果在俘虏营呆一年多,现在都成了个瘦巴老头,此时他身上找不到半点高句丽地主的那种状态,面对着隋军校尉女婿,无比的恭敬。

    “我们中原是礼仪之邦,纳你们女儿为妾,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这样,我送你们一匹马,再加十匹绢做为娉礼。”

    小黑对松泉很满意,所以特意很大方的给了娉礼。

    松泉的父亲松羽一听,眼睛放光。

    他转身回去,然后把两个二十多岁的高句丽妇人推过来,连说带比划的。

    原来他是说要把这两个死去儿子留下的寡妇也要嫁给小黑。

    “不不不。”小黑连连摇手。

    那边的文书却笑道,“刘校尉,你可是校尉,一人纳三个不过份。”

    “一个就够一个就够。”小黑连连道。

    “按罗帅的规定,普通府兵可纳一妾,队头可纳二妾,校尉可纳三妾,偏将可纳四妾,都将统领可纳五妾,你纳三妾不违规。”

    “还是算了吧,有一个就够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这一家子都跟着你,多齐整啊。”文书还是笑道。

    “这多不合适啊。”

    “有啥不合适的,纳高句丽妾又不要什么彩礼,娉礼也是随你给,多少都是随意。这多纳两妾,你不就多两个干活的人手嘛,何况,也还能在你休假时暖床叠被,做饭洗衣呢。这好事你还不要,这样两个年轻高句丽妇人在东莱人马市,一个起码得值十贯钱呢,要是在洛阳或大兴,起码能值十五到二十贯,这可是大便宜。”

    小黑听着也慢慢动了心。

    “我这里给你记下了,松家三个女人都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