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驸马

    罗成看着嗣业陷入沉默之中。

    “我们身为隋将,难道不应当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吗?”嗣业问。

    “如果可以,确实应当,但如果势不可为,那就没有必要非要逆势而行,毕竟,这天下又不是一家一姓之天下。”

    当他说出这天下非一家一姓之天下时,嗣业震惊的瞪大眼睛。在他的思想里,这种话太大逆不道了。

    可罗成却说的很淡然,似乎这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

    “三哥,我今天跟你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让你有点心理准备吧。其实你想想关陇贵族们吧,他们一起缔造了西魏,然后北周、隋,也是他们一手拥立的。王朝变了三个,皇帝换了三姓,可那些家族,不一直还高居庙堂之上吗?反是如一心保周的尉迟迥被灭了,而曾经代魏的宇文氏又被杨家灭族。所以说啊,所谓改朝换代,从来不是什么民心向背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权利的游戏而已。”

    “当你有足够高的地位,那么你便在这场游戏中有了足够多的筹码,可以让你参与更核心的游戏,否则,你只能在外围投投注。”

    罗成认为嗣业现在的位置很重要。

    旅顺太守,镇守着辽东半岛南端,拥有着旅顺、大连二港,与罗成控制的东莱郡,隔海相望。

    “乱世来临,我们要做的不是想着保哪一个,而应当是如何拿到尽量多的筹码,这样,不管这天下最后谁来坐,他都需要拉拢我们,而不是我们去投靠谁。明天我就率军渡海回东莱,你安心镇守旅顺,守好这里。这是个不错的地方,拥有良港,不管这次东征是否失败,将来我们早晚还会回来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如今二次东征虽败了,但与历史上不同的地方在于,历史上二次东征失败后,隋朝是又退回了辽河以西,在辽河以东根本没有地盘。

    但如今,朝廷在辽东,拥有新城郡、辽东郡、建安郡和旅顺郡四郡之地,辽河到海一线,除了最北的扶余,以及河口的安市这两座要塞群,隋朝已经差不多把辽河平原拿到手了。

    就算这次撤军,皇帝也绝不可能再把这夺到口的肥肉让出去的。

    旅顺做为辽东的水路港口,以后肯定会越来越重要,到时会有无数的物资从这里转运,这里也会成为优良的渔港,甚至可能会成为一个极佳的边市。

    控制这里,对罗家来说很重要。

    乱世嘛,就得有地盘有兵马。没有地盘,兵马就是无根浮萍,没地盘就不可能有钱粮,不可能聚兵养军。

    “其实我更愿意去打仗冲杀,做这太守挺无趣的。”

    “为了长远考虑,你还是安心呆在这吧。”

    罗艺如今调任辽东太守,与嗣业相距还是有点远的,中间隔了安市与建安。

    “等这次平定内乱之后,估计还得三征高句丽。就算不再是御驾亲征,肯定也还会打一场的,安市卡在这辽河口,就是个眼中钉,不除不快。你也做好准备,估计高句丽人也会趁这次内乱之机,发起反攻,以期夺回辽河一线诸城。”

    “放心吧,有我镇守旅顺,坐镇这大黑山上,高句丽人休想夺走辽南。”

    “士诚,你这次回中原,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参与平乱,借机捞点功绩罢了。”

    罗成认定杨玄感是必败的,所以回师平乱,不过是打个boss刷点声望功勋,爆点装备罢了。

    “有个事,我要告诉你。”老三有些扭捏的道。

    “你说。”

    “之前来了个皇帝的内侍,过来问了许多东西,还给我画像。”

    “皇帝派内侍来给你画像?那这是好事啊,说明皇帝已经很重视你了,这可不是一般将军能得到的待遇。”

    “那内侍跟我透露了一点东西,说是皇帝有意要招我为驸马。”

    “驸马?”这下倒真让罗成有些意外了,他打量着嗣业,见他似乎有些扭捏,这是很难见到的情况。“知道是哪位公主吗?”

    “好像是皇帝最喜爱的出云公主。”

    一般的公主封号,那都是以地名命名的,比如说南阳公主、琅琊公主、永嘉公主、长沙公主等等,偏偏这个公主却是封号出云。

    罗成不记得有这么一个郡县之名,这般特殊,只能说明这个公主确实独得皇帝宠爱。

    “好事啊,皇帝肯把最疼爱的出云公主许给你,那是真正看上你了。”

    老三笑笑,“其实我知道,皇帝现在也只是有点这个意思,而且选我也多是因为我是你的兄弟,是罗艺的侄子,皇帝要拉拢你们俩,要拉拢我们罗家,否则哪轮的到我呢。你本来才是皇帝驸马人选,只是因你已娶妻,所以才轮到我。”

    “别这么说。”罗成拍着兄弟肩膀。

    “其实我说的是实话,也没别的意思,咱们兄弟之间,不存在我妒忌你的意思,我是沾了你的光了。”嗣业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还是有点落寞的,毕竟,皇帝选他,并不是真正因为他的能力名声等,而只因为他是罗成兄长,罗艺的侄子。

    “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你放心吧,就算我真成了皇帝驸马,可我更永远是罗家的儿子,是你的兄弟。”

    “哈哈哈,谢了三哥。”

    “哈哈,我也没料到,我这光棍打的居然还有这么多好处,上次李渊说要把女儿嫁给我,结果没成,如今倒因祸得福,还有机会娶公主了。哈哈哈!”

    “你别这么说,要不四哥听了还不知道要如何的羡慕妒忌恨呢。”罗成也笑道。

    “老四再羡慕妒忌恨也没有用,谁要当初他要死要活的非要娶刘家三娘呢。”

    “估计现在他经常后悔吧,毕竟听说老四被三娘镇的死死的。”

    兄弟俩一起哈哈大笑。

    “三哥,我明天走时给你多留点老兄弟,你在这旅顺,记得做好一件事情,多发展一些嫡系,把这旅顺郡牢牢的控制在手里。”

    “放心吧,这个我懂。”说完,老三咋咋舌,“我总感觉我现在,有几分乱臣贼子的感觉了,哎,本来我是想做一个忠义无双的将军的,都是你带坏了我。”

    “哈哈,放心吧,不会把你带坑里去的,再告诉你一个残酷的真相吧,所谓历史评价,其实不过是胜利者写在史书上的谎言而已,并不会有几句真的,所以忠或奸,不过是看你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而已!”

    “草,别说了,再说下去,我真的会懵的,你的那些歪话,不能听太多。”老三摆手。

    “好吧,那喝茶,这可是好茶,你瞧这味道多回味悠长。”

    老三喝了两口,无奈的道,“屁的回味悠长,我只觉得寡淡无味还苦,还是加葱加盐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