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妒忌

    第四更送上,求点月票!

    苍岩城主乌羽的求援信送到盖牟城中。

    城主杨万春看了半天,最后目光落到送信人脸上,盯了许久,最后却突然拔剑,一剑把这信使给刺死了。

    “城主?”众人惊呼。

    杨万春拔出剑,扔到一边,冷冷的道,“苍岩城已经丢了,看这封信便知,那乌羽狗贼已经和玄菟城主温山一样,都降隋了。”

    一众高句丽文武不由的感觉天雷滚滚而过。

    “这罗成带着隋军才刚从盖牟城下过了不到半天,就夺了苍岩城?”

    还有人道,“罗成不是应当去打新城了吗,怎么跑去打苍岩城?”

    相比起新城那座周围十余里的重镇,苍岩不过是座小山城,而且位置较偏,既无重兵把守,也没有大量积储粮草军械,罗成虚晃一枪,跑去夺了苍岩城,也没什么意义啊。

    还有人觉得杨万春判断错了。

    罗成就厉害,哪有这样的本事,说夺苍岩城就夺?以他的行军速度,顶多刚到苍岩城下吧,那乌羽就算再没骨气,难道片刻都守不得,又不是就巴巴的等着罗成去好投降了。

    “城主,万一苍岩城未降呢?”

    杨万春冷笑几声,“乌羽此人胆小怯懦,谁人不知?本就只是一介文官,根本不知兵。现在苍岩城中仅只千把老弱,他如何能守?再一个,他跟玄菟城主温山本就是好友,还师出同门,温山能降,乌羽肯定也能降。”

    “再有一个,如果乌羽真的未降,你们以为,罗成真要带着一万大军去围苍岩城,他乌羽还有机会有够让人送来求援信?”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乌羽已经降隋,这信求援是假,其实是想引诱我们出城去援,然后好半路埋伏我们。我绝不会上这个当,传令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城去救。”

    一众官员面面相觑。

    尤其是几个苍岩城的军官,更是觉得这个决定太草率了些。

    “要不,派支人马过去打探一下。”

    不过也有人提出了另外的担忧。

    “城主,苍岩城虽城小兵少,也无积存大量粮草军械,可是这座山城本是扼守玄菟城通往新城的一条偏路。如今盖牟城虽然坚固,但苍岩一下,那么罗成便不再是被我们堵住归路。从苍岩到玄菟,不过六十里路,而且不经我盖牟城下,罗成占据苍岩城,便就可以绕过我们盖牟城,直攻新城,其粮道、后路也都通畅。”

    这确实是个问题。

    苍岩城存在的作用,本就是扼守住这条偏道,可以说盖牟城如果是新城的西大门,那么苍岩城就是一座西北侧门。

    现在大门虽还在,可侧门却是已经被打开了。

    罗成现在既有玄菟城的大量粮草、军械,又有了苍岩城的山城险要,还夺得了一条重要的通道。

    “必须夺回苍岩城!”一名军官喊道。

    杨万春却白了他一眼。

    “拿什么夺?如今季节,并非攻城的好季节,更何况罗成现在兵强马壮,再依仗山城坚险,要夺下苍岩城,除非有几万人马,然后切断苍岩城与玄菟城的联系,围他一年半载的,否则,休谈夺回苍岩城。”

    但是这几个条件,现在他们都不具备,所以说夺回苍岩城其实就是扯淡。

    说到底,本来罗成想夺苍岩也难,可问题就出在之前渊建土几次抽调苍岩城的守军,到现在,苍岩城不但兵弱不能守,而且新城、盖牟等城也无法支援,这才给了罗成可乘之机。

    思虑了许久,杨万春最后不得不道,“现在盖牟城已经失去屏障新城的重要作用了,我打算留下五千人马继续驻守盖牟城,我带七千人马回新城驻防。不论如何,新城都不容有失。若新城一失,那我高句丽辽东北部,就彻底守不住了。”

    苍岩城中。

    罗成跟魏征等人正对着地图研究。

    “杨万春收到信后,大概只有三个选择。一,真的带兵来援苍岩城,二,他识破不来,三,他率兵增援加固新城。”

    “你们说说看,我们要如何应对?”

    嗣业依然是直来直往的相法,“乌羽说现在新城之中,只余三千守军,我觉得咱们可以冒险一试,直攻新城。”

    “太冒险了,新城兵虽少,可城坚粮足械利,城中百姓也多,随时都能召起成千上万的青壮守城,咱们杀过去,缺少攻城器械,对这样的坚城,未必有什么好办法。万一盖牟城的杨万春杀过来,咱们到时还得吃亏。”

    罗成不喜欢吃亏。

    孙子兵法是本很好的兵书,可在这本兵书里,其实讲的并不是各种什么奇谋怪策,不是什么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相反,孙子兵法一开篇就是讲计算而不是计谋。

    孙子提倡打仗就得打正战,就是打之前就要多算,先算好有多少胜率,如何提高胜率,当胜率能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打,如果胜率太低,那就干脆别打。

    老想着剑走偏锋,虽然偶尔也有成功的时候,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会失败。现在又不是万不得已的时候,带着上万人马的罗成,可不会轻易的把自己置于那种险地之中。

    “新城、辽东、扶余这样的重镇要城,还是等各路大军到达之后再说吧,咱们只是先锋,又不是来攻坚的,没必要冒这险。”

    魏征出声道,“盖牟城既有可能来援苍岩,也有可能去守新城,所以很大机率会出城,我们或许可以在路上拦截埋伏下。”

    不过苍岩城在盖牟之北,新城在盖牟之东,这埋伏也只能二选一。

    “你们说盖牟城若出兵,会选哪边?”

    “不好说,不出,出苍岩,出新城,都有可能。”

    “可我们埋伏的话,只能三选一,不可能三路埋伏。”

    ······

    天黑。

    三叉河营地。

    宇文承都满身风霜的回来了。

    “义父。”

    “承都回来了,罗贼那边什么情况了?可是无功而返?”

    “回义父,罗成率军进抵盖牟城下,结果盖牟城早有防备,罗成派兵攻城,死伤百余,无功收兵。”

    宇文化及一听,哈哈大笑,“老子早就知道,这个罗贼还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这下总吃亏了吧,哈哈哈。”

    宇文承都等他笑够了,才道,“义父,罗成在盖牟城下无功后,便率军绕过盖牟深入。然后,他挥兵折转向北,突袭苍岩城,苍岩城主开城而降,罗成兵不血刃夺下了苍岩城,现在全军驻于苍岩城中。”

    笑声戛然而止。

    宇文化及脸青紫的可怕,一双眼睛瞪的老大。

    下一刻,宇文化及疯了似的开始打砸帐中的东西,歇斯底里。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义父!”

    宇文承都等他发泄的差不多了,才过去抱住他。

    “老子在大东沟损兵折将,他罗成过来捡漏抢功也就算了,现在他凭什么又夺一城,凭什么?”

    。

    /txt/89/89317/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百度搜索【】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