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歃血为盟、义结兄弟

    程咬金的乡团联盟,让徐世绩等很有兴趣。他们有兴趣的不是剿匪立功,而是自保。他们都是地方豪强,以前都是仕魏仕齐的名门大族,可在北周灭齐后,魏继承的是北周西魏,对于关东的这些贵族士族自然是打压的。

    在政治上不得意,便只能在乡下当土豪了。

    可如今土豪也不好当,不说朝廷和地方上对这些土豪们动不动就派战争捐,各种杂费,这些他们无法反抗,只能认了。可是地方上毛贼多如雨后春笋,却严重的威胁着他们的根本。

    官府的苛捐杂税,好歹也只是拔拔毛。他们毛多,拔点也不会马上就秃了。但贼匪不同,贼匪可不会跟你讲客气,真要让贼匪得了手,那就是破家灭门的惨事。

    本来朝廷在各地都驻有军府,大隋天下有七百多个军府,边关之地还有戍卒镇兵。多达七十万之众的卫府军,数量极多。可是呢,卫府军重点驻扎的是在关中以及两京附近,其余的地方就相对驻扎的少。

    而且各地虽有军府,但军府调动却极其麻烦,地方官府根本无权调动一兵一卒。哪怕是要调动卫府十个兵以上,都必须得有兵部的兵符,还得有十二卫的调令,无兵符调令,擅调兵十个以上,就是谋反。

    正是有着这些条条框框,所以地方上除非是遇到了谋反这样的紧急情况,一般府兵根本不会管。你说出现了些盗匪毛贼,想请府兵清剿,做梦吧。

    所以这才有了郡兵系统,各郡有郡丞统领郡兵乡勇。但是呢,郡兵本就是群民兵,根本没什么战斗力。

    无奈之下,如徐世绩这等地方豪强为了自保,才会打点官府,给自己弄了个乡兵校尉或郡兵都尉的头衔,不是为了当官,毕竟这都尉校尉也一般不是职官没有品级,他们不过是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招募乡勇,组织民壮,保家守土罢了。

    别人都指望不上,只能指望自己。

    可乡团拉起来了,也不好弄,各地治安越来越差,贼匪越来越多,尤其是越来越多的贼匪属于那种流窜型的,今天这里干一票,明天又流窜到别处去了,对付这种贼匪,程咬金他们这种地方乡团就有些束手无策了。

    总不能跑到别的郡县去剿匪吧。

    罗成对这提议也有些兴趣,虽然暂时还不可能说真的就联合起来各处剿匪,但起码来个共享情报总可以吧。

    建立情报共享机制,定期分享匪情,若遇匪讯,及时通传,这样大家就不再是被贼匪们牵着鼻子走的情况了,起码能做把握到清晰的脉胳。

    罗成这么一说后,程咬金顿时拍着桌子道,“我就是这个意思,还是小五说的透彻,不愧是剿匪破贼的先锋,这方面比老程我强的多了。”

    “如果要建立这样一个情报共享机制,那么就需要有人从中主导,例如我们各家定期把情报传给这个主导者,然后由其负责汇总这些情报,最好是能再筛查核对,然后把情报汇总,抄写成册,再分发给各家。”罗成继续道。

    单雄信等人听的都觉得不错。

    “办法是罗兄弟你想出来的,那这事就由你来主导如何?一事不烦二主,我们每一旬上报一次情报,若是有紧急匪情则随时上报,由你来负责牵头汇总,再核对筛选,然后把情报再分发给我们?”单雄信道。

    “大家若是这么信任我,我愿意来做这个牵头汇总之人。”罗成没有拒绝,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加强与这些好汉猛人们的联系,提升友好度。

    当然,从长远来看,这个联盟若是真的成功了,那对他未来也是有帮助的。毕竟历史已经告诉他,马上天下就要大乱,到时河南道将成为反乱的中心,无数贼匪反民蜂起,光靠自己一地一人,已经很难自保了。

    “办事肯定也得费钱,这样我们各家筹钱。我愿意先出一百贯,以后不够再说。”徐世绩财大气粗,直接道。

    一百贯对这些土豪们来说,倒不算什么,为表诚意,各人都表示愿意出这个钱。

    罗成便道,“那我也出一百贯,这钱就算是我们联盟开销,到时会专款专用,设立专账,保证公开透明。”

    “五哥你说这话干嘛,兄弟哪有不信你之意。”徐世绩道。

    “一码归一码,账还是要清楚的。”

    “那以后罗五弟就是咱们四郡剿匪平贼乡盟总瓢把子。”单雄信道,“来,喝一杯。”

    大家一起举杯。

    罗成忽然道,“今日大家结盟,何不干脆结为兄弟?”

    “好啊!”程咬金赞成,其它人倒也没反对的。

    结拜兄弟,这倒没什么,既然投缘,那就结拜吧。

    当下,各报年龄。

    众人之中,翟让年纪最长,单雄信年纪其次,然后是秦琼、程咬金、黄君汉、徐世绩,最小的反而是罗成。

    “叫了半天的五哥,原来你比我还小点啊,亏大了。”徐世绩跟罗成同一年,都是十六岁,开皇十四年出生,只不过徐世绩是二月生的,而罗成是三月生的。

    罗成看起来黑点,相比面白的公子哥徐世绩自然显老点,但其实他反而还小一月。

    当下众人报完年龄,然后这排序自然也就出来了。

    “翟大哥!”

    “单二哥!”

    “秦三哥!”

    “程四哥!”

    “黄五哥!

    “徐六哥!”

    喊了一圈的哥后,众人都高兴的喊罗成为,“罗七弟!”

    秦琼让人拿来香烛。

    焚香烧纸。

    斩鸡头喝血酒。

    “黄天在上,厚土在下。

    我翟让(单雄信、秦琼、程咬金、黄君汉、徐世绩、罗成)在此歃血为盟,结为兄弟。不愿同日生、只愿同日死。吉凶相共、患难相扶。”

    “如有异心,天神共鉴!”

    “干!”

    一碗血酒,七人共饮。

    从此结为兄弟,肝胆相照,祸福相共!

    “哈哈哈!”

    酒喝干,嘴里还满是腥味,不过却有一种豪迈的感觉随着酒气在上涌。

    罗成看着这一众兄弟,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