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莫董你怎么每次生气都爱扔东西?这点还挺像阮小绵的

    显然,不会。

    如果郑嘉一是套用了某个病人的档案,将顾邺停的照片贴上去,再随便找个过去的员工接受采访,事先套词……

    那么,背景首先是真的,其次疗养院也是真的,很可能连她说的事件,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那就涉及到一点,想要证明,先把这些推翻。

    怎么推翻?

    十几年前的陈年旧事,很多员工别说找不到,就算找到,他们真能记住十几年前自己在疗养院照顾过的某个病人?

    依照陆初说的说法,病人从来都不曾被他们放在眼里,那谁会记得是不是有顾邺停这个人?

    找旧员工出来澄清这招目前是行不通了,要想反击……

    阮绵举一反三,突然灵机一动,“不然我们干脆也弄个假的来?”

    她往前凑了凑,“咱们找个口才好一点的,就说是十几年前的员工,让他也录一段视频,说那时候没有顾邺停这个人,档案资料都是假的!”

    “可别!”陆初忙摆手,一脸你就是在给我添乱表情,“我说你也太小看广大网民的战斗力和郑嘉一的心机了!”

    “你说是员工,他们不会查吗?那些人厉害得很,人肉分分钟的事,到时候扒出来都是假的,不更坐实了欲盖弥章四个字?到时候就真的不用解释了,连不信的那些粉丝都得信了。”

    “……”阮绵没想到这一层,顿时挫败了,肩膀塌了下去。

    陆初看她这样有点可怜,伸手摸摸她的头,“你以为事情发生了这么多天,那些网友是听了就信的吗?”

    “别的不说,顾影帝可是号称有一亿粉丝的人,虽然是夸张了点,但他粉丝确实比你多好几倍,里面干什么职业的没有?小姑娘小伙子战斗力那么强,能容忍郑嘉一无中生有诬蔑偶像?不能的。”

    “他们早就查得天翻地覆了,我私下联系过一个粉头,他说至少他们是没查出漏洞,当年确实有个据说是杀了母亲的孩子进疗养院,还在当地挺轰动,不少老人都知道,说现场可血腥了,我这次去的时候有意打听了一下,就在疗东县那座山上。”

    “至于郑嘉一找的员工,也确实在疗养院工作过很多年,这点也查不出漏洞。”

    “剩下的就是档案,现在推测是郑嘉一换了照片,可咱们没有证剧,毕竟谁也不知道当年杀了母亲的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子,疗养院解散的时候积灰档案都卖给收破烂的了,这种关于病人的存档不是民生档案,警局什么的也查不到……”

    “咱们找不到真的档案,很难说她手上那张就是假的。想来郑嘉一和阮轩琪也是下了血本,这种陈年旧事都翻得出来,为了对付你和顾邺停,她们也真是用心良苦。”

    陆初说着不由叹了口气,道,“眼下我看热度也不比一周前了,不行就算了吧,再过一两个月,估计也没多少人讨论了。”

    “不能算了!”阮绵一听便摇头,满脸不甘,“不能算了,咱们继续查,就算最后都查不到也没关系,但我不想放弃。”

    “好好好。”陆初无奈,“我听粉头说院长好像去国外了,我广撒网,有新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恩。”阮绵点点头,脸上总算有了点笑容。

    陆初在她手感颇好的脸蛋上捏了一把,“好了,我先下去找点吃的,莫董应该也饿了,我一会儿直接回房间,有什么事到房间找我。”

    ……

    陆初这些天奔波在小县城,没有一天吃好,对食物挑衅的莫渡就更不用说。

    在别人家里坐客,陆初不好意思吩咐阮家的佣人,下楼后出了院子,打算开车出去打包一堆好吃的,拿上去和莫渡一起吃。

    结果还没走到大门,就撞见阮恬从花园那边过来,陆初停下脚步和她打招呼,“小恬。”

    “陆初哥哥。”阮恬笑着走过来,“你这么快就洗完澡了?不是说要休息,怎么出来了?”

    “……”陆初哪好意思说自己根本没洗澡,一笑含糊过去,道,“有点饿了,想出去转转,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买回来点。”

    “哪用得着你出去买。”阮恬道,“陆初哥哥想吃什么?我让佣人去做,家里没有的,也以可让他们去买。”

    “这多不好意思,开车也不累,我自己转转没事。”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阮恬笑盈盈道,“听绵绵姐说你出门好几天,在外面本来就是很累的,还是上楼休息吧,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让佣人去准备。”

    陆初以前都没发现,阮恬笑起的时候,颊边会浮现两个小梨涡,大概是因为她从前都没在人前笑过。

    被家里那对直男癌父子打压欺负了这么多年,如今阮轩琪死了,少了一个欺负阮恬的,阮光成因为丧子之痛一蹶不振,对阮恬倒是重视起来。

    想想也是可笑。

    不知道该不该说阮恬是因祸得福。

    陆初心里明白阮恬对阮轩琪的死应该没什么伤感,但葬礼流程该走还是要走,他道,“小恬,明天的葬礼都准备好了吗?我因为工作的原因交友还算广,有什么需要我可以帮你联系。

    “准备的差不多了。”阮恬不好意思抿了下唇,“可能有些地方会仓促些,好在也就只有家里这几个人,不至于太忙乱。”

    陆初颇有些意外,“阮副总没请公司的人或者朋友吗?”

    “没有,爸爸想由他自己安静的送哥哥最后一程,不想有太多人打扰。”阮恬道。

    “……”陆初没想到阮光成也有这么低调的时候,可见阮轩琪的死对他打击多大。

    “陆初哥哥……”阮恬往前走了一步,“明天葬礼之后,你就回去了吧?”

    “恩。”陆初点头。

    “那我以后要是有什么我不知道该如何决定的事,可以问你吗?”阮恬问。

    “当然可以。”陆初笑了,“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尽管给我打电话,我懂的都会帮你。”

    “谢谢你。”阮恬看着他,漂亮的眸中渐渐水汽氤氲,大眼睛水汪汪的眨了眨。

    “哥哥突然走了,爸爸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很多从前我没接触过的事突然落在我肩上,我很多时候都无所适从,只能硬着头皮装作游刃有余,其实我心里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害怕……”

    她说着,抬手在眼角抹了一下,擦去一点眼泪。

    陆初最怕女孩儿哭了,要是阮绵,他搂怀里揉搓一顿就能哄好,但阮恬与他男女有别,他也不太知道怎么安慰。

    想了想,他上前两步,手在阮恬肩膀上安慰的拍了拍,“没事的,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能帮我的都帮。”

    “陆初哥哥……”阮恬突然往前扑进他怀里,双手搂住他。

    陆初吓了一跳,但这种时候也不好强硬把人推开,只能摊开双臂以示清白,嘴里哄道,“好了好了,没事,习惯了以后就会好的。”

    他哄着哄着,不知怎么觉得如芒在背,下意识转头看了眼身后。

    莫渡站在别墅门外的台阶上,一双凤眸寒冰带刺的注视着他。

    他眼中似带冰碴,唇角一边却缓缓勾起,露出个讽刺意味浓厚的笑容,而后转身进了别墅。

    陆初顾不上小姑娘会不会伤心了,一把推开阮恬,转身追了上去,“莫董!”

    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色狼!

    后面的话在陆初嘴边拐了一圈,没说出来,他总觉得这种解释有点欲盖弥章的味道。

    清者自清,他只要解释一下他是因为阮恬哭了,才没好意思把人推开就行。

    这样想着,陆初一路追至楼上房间,在莫渡砰的一声摔上门后,紧接着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莫董,阮恬刚才哭了,我只是想安慰她一下……”

    “你不用和我解释!”

    陆初解释刚到一半就被坐在床上的莫渡打断,莫渡冷冷看着他,唇角仍挂着嘲讽,“你只是想安慰她一下,陆经纪人人好心善,我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你尽可以安慰你的,不用怕我传出去!”

    “……”陆初一脸无语。

    他什么时候人好心善了?又什么时候怕被传出去了?

    和莫渡这种人不能讲理,莫天王心高气傲阴晴不定只是平常,陆初已经习惯动不动就要解释一下,哄一下,做起来完全没难度。

    “人好心善不敢当,只是小姑娘哭的可怜在我面前我也没法装看不到,我没想过占小姑娘便宜,但她突然扑上来,我也不能一下把人推开,弄得人家以为我嫌弃,不是哭得更凶了?”

    陆初做了个鬼脸,朝莫渡眨眨眼睛,“到时候莫董看到,恐怕就不是我抱着阮恬安慰一下这么简单了,还不得以为我非礼,报警抓我?”

    莫渡并没有被他这个笑话逗笑,冷着脸回身拿起床上一只枕头,砰的朝他丢过去。

    陆初眼疾手快抬手一接,杂耍似的接住了,不由被自己练出的条件反射给逗笑,拿着抱枕边往前走边嘿嘿,“瞧瞧,瞧瞧,我都快练就一身空手接白刃技能了,莫董你怎么每次生气都爱扔东西?这点还挺像阮小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