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不了化被动为主动

    “是吗?”郑嘉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挑衅的一扬眉,“手痒你尽可以动手,只是你今天可别想像上次一样讨到便宜,我这两个助理都不是吃素的。”

    “我特么……”阮绵看出这货就是找茬来的,当时脾气就上来了,撸起袖子准备开战。

    她不是会为两个助理就吓退的人,郑嘉一也自认有人保护不会吃亏,往后退了两步,吩咐两人,“上。”

    “上什么上?”陆初从远处走过来,打断两人剑拔弩张的对峙,将阮绵拉到身后。

    “郑影后,这是片场,虽然没有媒体,但不代表没有工作人员会用手机,你还当上次在马场那时候,一个人都没有?”

    “我从来没想过要惹事。”郑嘉一冷笑,看着他身后怒目而视的阮绵,“是阮绵咄咄逼人,她先动手,我总不能等着挨着打不是?”

    “你少睁眼说瞎话,没想惹事你带两个男助理干什么?搬砖啊?”阮绵嚷道。

    “闭嘴!”陆初回头吼了她一声,厉声厉色,“说什么搬砖,你凭什么认为郑影后带男助理来是找茬打架的?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就知道打架啊?”

    “……”阮绵被吼得怔住了。

    郑嘉一也没想到陆初会帮着自己说话,想想阮星远出事那么久,陆初估计也受不了阮绵,得意洋洋收下了这份示好。

    “陆经纪人说的有理,我确实没想过打架,这种事只有粗俗野人才会去做的事,我又怎么会做?”

    “对呗!”陆初赞同的点点头,继续数落阮绵,“你说你!看到男助理就想着打架!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就不能是郑影后有什么别需求吗?人家毕竟才离婚,这种事圈里圈外都不少见,你少见多怪才置喙连连!以后不准再说了!”

    “……”阮绵。

    “……”郑嘉一。

    “……”两个看起来就有很力气的中年男助理。

    “郑影后。”陆初转回身,又对郑嘉一道,“虽然你没有打架的意思,也最好不要再做惹人误会的事,顾邺停就在前面的冰雕城堡拍摄,要是让她知道你伤了阮绵,以他的脾气,你恐怕不会容易走得出这里。”

    “陆经纪人是在威胁我?”郑嘉一叹为观止。

    “哪里,我是在保护你,也是在保护我们家阮阮。”陆初道,“在片场发生冲突被拍下这种事然后上热搜这种事,我想谁都不希望发生。”

    确实不希望发生。

    郑嘉一此番来有示威之意,也有些事要和郑婉言谈,就是没想过和阮绵打架。

    虽然她咽不那口气,但不痛不痒的报复没有意义,所以她没打算再和阮绵起冲突。

    郑嘉一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她直接问了片场的工作人员,去了郑婉言的化妆间。

    半小时后,郑婉言才拍摄结束回来。

    郑嘉一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回去了。”

    “抱歉啊表姐,那个王导太吹毛求疵了,一直不给我过,ng到现在才拍完。”

    郑婉言外套脱下扔给助理,在她对面坐下,“我刚回来的路上,听一个工作人员说,表姐你和阮绵又起冲突了?”

    “小事。”郑嘉一满不在乎的一笑,道,“时间不早,我还要赶飞机,有些事和你交待一下。”

    “表姐你说。”郑婉言接过助理递来的矿泉水喝。

    “你不是一直问我怎么和顾邺停炒cp最合适?”郑嘉一摸出根烟来,叼在嘴里,旁边助理立刻很有眼力拿着火机过来帮她点燃。

    她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以我对顾邺停的了解,让他主动上钩是不太可能,他那个人性情古怪的很,和圈里面其他人不一样。”

    “不过你想炒,也不是没有办法,大不了化被动为主动。”

    “怎么化被动为主动?”郑婉言追问。

    “主动曝光。”郑嘉一道,“现在不是住酒店么,半夜敲门对个戏什么的,或者盯着他独自一个晚上出去的时候,装偶遇,拍些情景模糊的照片放出去,让媒体们配些合理的暧昧文字,大家信了,就是绯闻。”

    “另外……”她指尖压着弹了烟灰在地毯上,道,“路透照也是可以利用的一点,趁剧还没播出,可以放些暧昧的剧照出去,有了先兆,往后再放的时候,大家才容易相信。”

    郑婉言受教的点点头,心想这些办法,怕都是郑嘉一从前勾引梁虞时用过,黎刚身上可能也用了不少。

    不过这些方法对她来说很实用,她也就照单全收了。

    ……

    郑嘉一短暂的到来并没有影响阮绵心情。

    晚上,拍摄早早结束,吃过晚饭后,顾邺停带她去小镇上唯一一个公园玩。

    他们出发的时候天色就很暗了,等到了公园,天已经完全黑下来,雪落了薄薄一层。

    公园空高地阔的,遮挡不多,寒气逼人,阮绵下车没走多远,就感觉冷嗖嗖的。

    “冷了?”顾邺停见她环抱双臂,停下脚步。

    “还好……”阮绵出门的时候陆初和顾邺停都提醒过她要多穿,是她自己觉得不方便穿的少,冷也要撑着。

    可惜她不怎么会遮掩,很容易看得出来,顾邺停无奈一笑,一手开始解大衣的扣子,直接面对面将她搂进怀里。

    两人姿势类似于一个拥抱,交叠在一起。

    虽然天是黑的,但四周都有散步和放烟火的人,阮绵心里有点甜,还有点不好意思。

    “也不是很冷。”她推了推顾邺停,“学长。”

    顾邺停知道她在人多的地方脸皮薄,点点头,“车里还有件外套,我去拿来给你穿。”

    阮绵看着他回车上取了件卡其色毛昵外套回来,披在自己身上。

    外套上还有种淡淡的香味,是顾邺停最近新换的香水,味道很淡,但清冽好闻。

    “要放烟火吗?”顾邺停余光瞟见不远处有个小摊子,是卖烟火和小花灯的。

    阮绵转头朝四周望了眼,星光乱闪,很多大人在放,多数是情侣。

    见她没反对的意思,顾邺停过去摊前。

    阮绵远远看着男人和卖东西的老板说些什么,没一会儿,便拎着一大袋子烟花回来。

    “怎么买了这么多?”她有些惊讶。

    “多比较漂亮。”顾邺停把袋子放在雪地上,把里面大大小小的烟花拿出来,摆在空地上,“其实也不是很多,只是有两个比较大的,比较占地方。”

    “是要先放这些大的吗?”阮绵走过去。

    “随扭扭高兴,怎么放都可以。”顾邺停将线香交给她,微微后退两步,等她将烟火点燃。

    阮绵其实有点怕这个东西,主要是她小时候放的时候,走火了差点崩到身上,那之后就有些阴影,看到这些东西在身边冒着火光就觉得肝颤。

    但也不是不敢碰。

    阮绵战战兢兢用线香点着了引信,然后就捂住耳朵拼命往后跑。

    跑了几步便听到烟火破空的声音,忙转头去看,天宽野阔,华丽的各色烟火在空中飞散开来的样子奇异地炫目。

    阮绵想到被阮星远领养的第一个新年夜,她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看到烟花,很喜欢。

    那时候烟火不便宜,又不实用,阮星远全都是为了讨她开心才买回来的。

    她原本也是喜欢的,以前在孤儿院见义工放烟花很羡慕,高高兴兴拿着一个插了长棍子的烟花插在雪地上。

    结果,那东西是蹿天猴,放起来本就特别响,加上那个烟花制作有瑕疵,没能蹿上天,反倒蹿到阮绵脚面上,在她鞋子旁边砰的一声炸了。

    她小小年纪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当时被吓得哭个不停,阮星远夫妇全都跑了出来,慌慌张张的查看。

    好在,有棉鞋厚厚护着,她没伤到,但留下阴影,那之后都不敢再放烟花。

    后来长大,知道这东西只要点的方式没有错,就不会伤着,但也仍然心有惧意,只看不放。

    “学长喜欢烟花吗?”阮绵想起小时候的趣事有些怀念,突然也想知道顾邺停小时候的事。

    顾邺停却因为她的话想到一些往事,眸光幽深,“还好……”

    他说完这句话,亮丽的星光在高空裂开,各种各样的花色,然后缤纷地落下来,闪烁着在雪地里消失了。

    是旁边的人点了一枚大的。

    “真漂亮啊……”阮绵望着渐渐和星空交融在一起的星火,直到那点点星光隐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他转过身,给了顾邺停一盒火柴,“学长,我们把剩下的都放了吧。”

    “好。”顾邺停答应。

    剩下的都是细长的烟火,顾邺停买了一大堆这个,点着以后火光就像金鱼的尾巴,细细碎碎地开着岔。

    两人捏着它们发呆,一根灭了又换一根,再换一根,将新的烟火凑在对方绽放着的烟火上点燃,完全不需要线香,就可以这样绵延不断下去。

    手上的烟火又烧到尽头,阮绵换了一根,凑到顾邺停手上去点燃。

    火光里顾邺停的侧脸线条很柔和,那双黑眼睛里映着的是缤纷落下的火屑,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学长……”阮绵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