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能打过阮轩琪的!

    阮绵一直被顾邺停拉着,没能揍到他,气得呼呼喘,“学长,你干嘛不放开我,我能打过阮轩琪的!”

    “我知道。”顾邺停松开她,慢慢拉起她的手置于唇边,“但我不想脏了你的手。”

    “……”阮绵怔了怔,觉得他情绪似乎太淡定了。

    阮轩琪说话那么难听,顾邺停却好像一点都不在乎。

    可说是不在乎,他眼神似乎又和平时不太一样,眸光又暗又沉,仿佛所有星火倾倒进去,都化不开那片浓墨重彩的黑暗。

    阮绵不知为什么觉得这样并不好,欲开口说点什么,顾邺停却先一步转过身,对围观的人道,“大家都去忙吧,这里没什么事。”

    顾影帝都这么说了,众人识相的各自散去。

    郑嘉一穿着高跟鞋,行动不方便,刚才没跟着阮轩琪狼狈逃离,这会儿也没打算跟着人群散开,转过身,缓步朝宴会厅的方向走过去。

    “站住。”顾邺停叫住她。

    “顾影帝有何指教?”郑嘉一缓缓转身,脸上挂着矜持的笑容。

    她以为顾邺停会指责,会质问,甚至说不定失去理智辱骂。

    然而设想的这些都没出现,顾邺停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眸色深深看着她。

    而后,他轻轻一扯唇角,像是笑了笑,转身带阮绵离开。

    他明明没做什么,却让郑嘉感觉比被骂了还不舒服。

    总觉得顾邺停那目光,像是毒蛇怨毒,充满恨意。

    ……

    “学长……”回去路上,阮绵小心翼翼窥探着顾邺停的脸色,终于,在车开出二十分钟后忍不住开口,“你没事吧?”

    顾邺停从上车后就一直抱着他,手在她散开的长发间轻轻梳理,这会儿低下头,“怎么了?”

    “对不起……”阮绵道,“我没想到阮轩琪会突然出现,他从小就是这样口无遮拦,嘴巴特别臭,狗改不了吃屎的,没一句真话,他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信过,你也别生气了好不好?”

    “扭扭为什么要替他道歉?”顾邺停挑起她下巴,道,“今天的事你没做错什么,你也不会有错,错的是别人。”

    “恩,错的是他们,可是我觉得学长你心情不太好。”

    阮绵伸出手,指尖在他眼角轻轻按了按,“学长要是不开心,和我说说好不好?很多事说出来都比闷在心里要好一点的!”

    “或者我们干脆去找阮轩琪?我知道他家住哪里,咱们去堵他,狠狠揍他一顿?”

    “这个提议似乎不错……”顾邺停笑了笑,道,“不过我没有生气,他们还气不到我。也没有不开心,扭扭这么护着我,我很开心。”

    “可是……”阮绵想说可是你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是这样的,想想还是没说。

    她觉得自己其实没必要这么纠结这个问题,阮轩琪既然那么气人,顾邺停生气了,情绪不对不是挺正常的?

    他平时也不像别人那么易怒易躁,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就不会是破口大骂或者大打出手。

    以顾邺停的修养,生闷气,压抑愤怒,才是正常的。

    等过了气头也就该好了。

    反而,阮轩琪今天说的疗养院,更让她在意。

    她并不相信阮轩琪诋毁顾邺停的一切。

    然而很多事无风不起浪,阮轩琪若非有什么原因,应该也不会突然来找自己。

    而且若是编造,他大可只编造顾邺停靠背后有大人物上位,实在没必要多此一举加个疗养院。

    或许他是查到了什么……

    疗养院——阮绵印象中,那都是关着精神方面有问题的人。

    这种地方,这三个字,无论如何她也无法和顾邺停挂钩。

    阮轩琪一定是想让自己胡思乱,才信口开河。

    阮绵在心里又狠狠骂了那人一顿,不再去想。

    ……

    回到家,阮绵和顾邺停一起上楼,到书房对《冥欢》的台词。

    一直到十点,阮绵去浴室洗澡,顾邺停下楼倒水,张从文才总算有机会和他单独说话。

    “顾少,今天的事……”

    他上前,才说了几个字,就被顾邺停洞悉意图。

    “告诉曲宁远,不准动阮轩琪。”顾邺停喝了口水,杯子放在吧台上,“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

    可是——这是顾邺停不喜欢的词,也不适合用来和他讨价还价。

    张从文乖乖闭了嘴,不再扰他烦心。

    ……

    王导宴会上忙于应酬,晚宴快结束的时候,才听朋友说了阮轩琪闹场的事。

    时间已经很晚,他虽然想解释,却也怕大晚上的打扰到顾邺停。

    于是隔天早上,他赶着九点钟这个不早不晚的时间给顾邺停打去电话,解释他并没有邀请阮轩琪,更没默许过郑嘉一可以把人带来。

    顾邺停在阳台接电话,阮绵在客厅给陆初倒上自己煮的茶,愤愤叨叨起昨晚发生的事来。

    “阮轩琪居然骂学长是变态,还说什么疗养院,我当时听了都想把他拆了!太气人了!”

    “郑嘉一更过份!她居然把阮轩琪带进来,昨晚学长都生气了!也不知道阮轩琪许了她什么好处,她居然心甘情愿当狗腿子!”

    陆初喝着茶,指尖慢慢摩挲杯壁,垂眸盯着上面飘着的茶梗。

    阮绵说了半天,喝了口茶润喉,问,“你觉得呢?”

    “什么?”陆初有些迷茫的抬起眸子。

    “……”阮绵。

    她无语的表情让陆初觉得不好意思,但他就只记得阮绵一直在说郑嘉一,没听进去具体内容。

    要是别人他可能就敷衍几句,但对阮绵不会,遂认真道,“抱歉,我刚刚走神了……”

    “没事,没听见就没听见吧,我就是觉得梁影帝配郑嘉一那种人实在太委屈太不值了。”

    阮绵摆摆手,不再提郑嘉一,话锋一转换了个话题。

    “你怎么回事?昨晚没睡觉吗?怎么恍恍惚惚的?我都忘了问,你昨晚到底有什么事?”

    提起昨晚,陆初眼前一时浮现n多画面,莫明其妙的心虚起来。

    他眸光闪烁的躲开阮绵视线,清咳一声,“就是应酬……”

    “可你不是说最近都没应酬了吗?”阮绵疑惑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