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阮绵怔怔,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个小魔术,下一秒,顾邺停拉过她的手将表放在她手心里。

    “帮我戴上?”他薄唇浅勾,笑问。

    这场景让阮绵思绪一下回到之前赢得情侣表的时候,不禁有些感慨,拿着表仔细为顾邺停戴好。

    同样是戴表,前后几个月光景,她追到心上人了呢!

    时间过的真快。

    就是……

    阮绵刚想到现如今唯一担心的事,顾邺停手又伸到她耳后,轻轻打了个响指。

    然后那手抽回,两指捻着朵香味馥郁玫瑰花,呈现在她面前。

    竟又是个小魔术!

    阮绵意外极了,接过顾邺停递来的花在鼻尖嗅了嗅,问,“学长还会魔术?”

    “临时学了点简单的雕虫小技。”顾邺停道,“扭扭不是觉得魔术有趣?”

    魔术再有趣,也比不过顾邺停的心意让她来得开心。

    阮绵发现自己喜欢什么,顾邺停都会投其所好。

    但其实她这辈子最喜欢的东西,是顾邺停。

    心里暖暖的,阮绵拿着花爱不释手,摆弄了一会儿后起身道,“我去把花插起来,找一个好看的花瓶!”

    “恩。”顾邺停点头,目送她欢快的一步一跳跑开。

    ……

    晚上七点,杀青宴已经快开始了,陆初人没来,电话也没一个。

    阮绵和顾邺停换好衣服,出发前给陆初打了个电话。

    第一遍陆初没接,第二遍快响到挂断时才接通。

    “陆初。”阮绵道,“你在哪儿呢?我和学长已经换好衣服了,你是来这儿找我们一起走,还是直接过去?”

    “我……”陆初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很疲惫,“我有些事,就不过去了。”

    “啊?”阮绵诧异,“昨天说的时候,你不还说要陪我一起参加的吗?你不是说你这几天都没有应酬,怎么……”

    “我有点事真去不了,这边很忙,先挂了啊。”不等她说完陆初就挂了电话。

    阮绵一脸莫明其妙,放下电话对顾邺停道,“陆初说他不来了学长……”

    “不来就不来,我们两个去也是一样。”顾邺停帮她整理了一下鬓角处的碎发,吩咐前头张从文,“开车。”

    ……

    杀青宴为了让大家吃的方便舒服,采用的是自助形式,包下酒店整个一楼,连带后面的绿化带和泳池。

    阮绵和顾邺停到的时候,众人已经都到得差不多,除了郑影后和梁影帝因故迟到,就只有陆初和莫渡没来。

    “莫先生也没有来?”阮绵听到王导说这个消息,总感觉哪里不对,“陆初没来是因为有事,莫先生是……”

    “莫天王也是临时有事。”王导道,“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我听他的意思也没打算细说,不好追问。”

    “恩。”阮绵点头,这种事不熟悉的人之间确实不好追问,就是熟悉的朋友,彼此也有界线。

    “今天我还邀请了几个朋友过来,我去那边招呼一下,阮阮和邺停你们好吃好玩,千万别客气。”王导道。

    “恩,王导你忙,不用管我们。”

    阮绵笑着目送他离去,转身问顾邺停,“学长,怎么这么巧的,陆初居然和莫先生一起失约,他们会不会是一起去做什么了?”

    比如忙工作。

    毕竟昨天陆初就有说过,要陪莫渡去录音室,今天也有可能是没录完,或者有什么新想法,两人一起工作。

    阮绵心里想的是这种一起,顾邺停理解的却是另外一种一起,意外阮绵竟也有洞察人心的时候。

    他道,“应该是在一起,陆初已经是成年人了,扭扭不用替他操心。”

    “恩,这倒是。”阮绵笑笑,挽上他手臂,“有学长陪我就行了,我们去那边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自助餐食材都是王导亲自挑选把关,即丰盛又新鲜,北极贝和金枪鱼等刺身都是当天空运过来,又鲜又嫩,口感不输日料店。

    天妇罗也甚合阮绵心意,香而不腻,焦而不干,那虾由其好吃。

    阮绵白天光顾着背台词,都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更好饿了,拿着托盘没一会就夹得满满。

    顾邺停一边帮她选东西,一边不忘时不时投喂一下小妻子。

    夹满托盘后,两人端着准备去绿植那边的餐桌吃,迎面遇到黎刚和邵闻过来。

    “哟,顾大影帝。”邵闻两手插兜,痞痞一笑,“要真是有妻子的人了,天天在家里,闲事约不出来,正事也约不出来,要不是今天来这儿见到,我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儿了。”

    “邵公子说的哪里话,顾影帝爱妻现在圈里哪个不知道?要是动不动就出去约酒,回家可是要跪榴莲的。”黎刚打趣。

    阮绵上次和他见面,还是在阮星远失踪后的酒局上,当时黎刚为了阮轩琪灌她酒,还在里面下药,串通一气。

    更别说这人和郑影后不清不楚,给梁影帝戴绿帽子。

    阮绵已经将黎刚列入讨厌人物名单第二名,印象极其不好,丝毫不想和他打交道。

    但她也不会拂了顾邺停和他朋友的面子,道,“学长,我先过去吃东西,你们聊。”

    “恩。”顾邺停松开她的手,“我忙完就去找你,别乱跑。”

    “好。”阮绵点头。

    她离开后,黎刚也借故离开。

    顾邺停问邵闻,“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碰上的。”邵闻无辜一摊手,“你也知道我和王导有些交情,他今天邀请我来晚宴,说你也会来,还有别的很多美女,我想走走桃花运,就来凑个热闹,谁知才来就在门口碰见黎刚的车了,一起进来的。”

    “他怎么会来?”顾邺停道,“我记得他和王导并没有什么交情。”

    “许是为了郑嘉一?”邵闻猜测。

    顾邺停想想,也有几分可能,冷笑,“那他还真是不把梁虞放在眼里。”

    “偷情嘛,都是这样的,在老公面前和情人偷偷摸摸,那才真刺激。”邵闻伸手去揽他肩膀,“走走走,我去带你认识一个人,保管对嫂子以后的星途大有帮助。”

    顾邺停不着痕迹避开,侧身让到一边,道,“带路。”

    邵闻带见人,他本不想去,但听说对阮绵星途有好处,就觉得见见也不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