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我会一直宠着学长!

    “学长,我突然发现,梁影帝人很好的啊。”

    回去路上,阮绵挽着顾邺停胳膊,亲亲密密和他贴着。

    “我本来以为今晚的事他不会参与,没想到他不光参与,还那么积极帮咱们。”

    “恩,不错。”顾邺停不走心的应了一句,心里面从阮绵在林坡上夸梁虞时燃起的一点烟雾,有烧成火苗的趋势。

    可惜他隐藏情绪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表情丝毫看不出端倪。

    阮绵并未察觉空气中的醋味,叹道,“可惜他那么好的人,怎么就和郑影后在一起了呢?学长你说,梁影帝对郑影后和黎刚的事是知情的吗?他是不是一定被蒙在鼓里?被那两个人骗了?”

    “可惜?”顾邺停转头看她,唇角微微向上扬起,眸光却是别有深意的暗色,“扭扭看起来很替梁虞担心?”

    “学长,我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啊。”阮绵眨眨眼睛,“我们不是在说梁影帝知不知情吗?”

    “不知情。”顾邺停答。

    “学长怎么知道?”阮绵意外的看着他。

    “装出来的恩爱和真正的喜欢,一眼就能分辩出来,梁虞对郑嘉一是真的关心,和程千语他们不一样。”

    “唔……这个还能看出来的?学长从哪里看出来的?”

    “眼神。”顾邺停对上她的视线,薄唇一弯,“扭扭看我的眼神,和陆初看我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样。”

    他眼睛专注看人的时候深情满满,阮绵有些招架不住,不好意思的垂下头。

    她其实自己也知道,一旦对上顾邺停的视线,不,是一旦顾邺停出现在她可视范围内,她的视线就会随着顾邺停来去。

    还真是不太关注别人。

    这只能怪学长太好看了。

    “扭扭今天很奇怪……”顾邺停停住脚步,转过身,“你一直在提梁虞,怎么,很喜欢他?”

    “不能用喜欢来形容吧?”阮绵道,“我就是觉得他很可怜,如果他不知情,还被郑影后一直欺骗,总有一天会知道黎刚的存在,那时曾经付出的感情,不会变得很可笑吗?恐怕他自己都无法接受……”

    顿了顿,她表情严肃几分,问,“学长你说,我们要不要提醒他一下?”

    “提醒?”顾邺停似笑非笑,“扭扭恐怕不知道,有些欺骗,你拆穿了,当事人未必会感激,有时反而会埋怨,甚至仇视。”

    “可是……”

    阮绵还想说什么,被顾邺停打断,“好了,不说梁虞了,今晚的整盎,扭扭觉得有趣吗?”

    “挺有趣的。”阮绵想到王导被吓成那样子,有点好笑,又有点担心,“就是我没想到王导会吓晕过去,我们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无妨,礼上往来而已,是他先挑起的。”顾邺停往前一步,“既然扭扭觉得有趣,那答应我的事……”

    “我会做到的。”阮绵严肃认真点头,一本正经承诺,“我会一直宠着学长!永远不和你生气!”

    “乖。”顾邺停将她揽进怀里抱住。

    ……

    天光微亮,照耀了整片山林村庄,“漫长”的一夜总算过去。

    但对剧组众人来说,这才是休息的开始。

    阮绵和顾邺停用小吴打来的井水简单洗漱一番后,回到房间睡觉。

    她又做了梦。

    梦中人都是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

    阮绵只是觉得一睁眼,就在村中那间四合院外面。

    而不同于她们之前所见的破败荒凉,她眼前的四合院红砖碧瓦,十分气派。

    两边的朱漆木门敞开着,在那院中,不下百个身着布衣的男男女女,将一对男女围在中间。

    他们每个手上都拿着石头,木棍,往抱在一起的男女身上击打敲砸。

    那对男女紧紧抱着对方,都在试图帮对方挡住袭击,阮绵看不清二人的脸,只能看清衣着。

    男人的衣着破旧,女人的衣着却很贵气,一看布料和着色就价值不菲。

    “别再打了,别再打了!”男人抱着女人大声吼道,双目赤红,流出的眼泪几乎变成血色。

    女人奄奄一息在他怀里,挣扎越来越弱。

    但纵使这般,周围村民也都没有丝毫心软,大如鸡蛋的石头全朝二人招呼上去。

    “居然敢拐跑圣女,你们该死!”

    “淫荡的女人,不做圣女却要和野男人私奔,你该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所有人都对那对男女诅咒污辱,乱石不停往二人身上砸,直到二人软倒在地都不动了,众人才收了手。

    但仍不解气的模样,离开前,不忘朝地上呸了一口。

    阮绵亲眼目睹了被吐沫星子淹子是什么场面,十分动气!

    这群村民真是太过份了!

    她已经从这些人的对话中渐渐听明白,女人和男人是一对情意相投的恋人,因为村中人不准他们在一起,才想起私奔的主意,没想到却被抓了回来。

    那女人似乎是村中的什么圣女,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是不可以和男人在一起,不然就是**,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愚昧的事?

    真是……

    阮绵气极了,待众人离开后想上前救助那二人,却才迈进门口,面前景像忽然又变了。

    天气一下变成黑暗的晚上,大雨滂沱中,男人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去查看女人的伤势。

    不幸的是,虽然他缓过来捡回一条命,女人却已经没了气息,男人一边哭一边试了很多方法,都没能救回女人。

    他一瘸一拐安葬了女人,阮绵看着他跪在坟前,有心想上前安慰,却才迈开步子,周围画面又变了。

    这回是更多的村民聚在一起,足有三两千人。

    一群人将四合院前前后后围的水泄不通,吵着什么打起来了,军队会扫荡村庄,大家都会有危险,进地下前要屯积足够的粮食,这回可能要躲很久。

    于是众人开始往地下室搬运粮食,粮食足够后,村民们也排着队入了了下室,用几层木板封住了入口。

    阮绵这才明白,原来之前他们发现的地下室,竟是用来躲避战乱的。

    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村民们会在一夜间消失了,因为他们躲到了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