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跟踪

    这家餐厅她之前和唐霁来过,记得招牌推荐菜品味道不错,便点了一份。

    之后,听着身旁顾邺停声音清冷从前菜点到正餐,阮绵菜单遮面,只露一双眼睛偷偷打量着对面的邵闻。

    男人一双桃花眼生得顾盼生辉,总是笑吟吟的样子眉目风流,看起来就是那种很浪荡的公子哥。

    她之前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看过这人,当时邵闻以八百万的价格,拍了一个紫檀木雕送给现场一位女星。

    恩,那女星就是陈宣仪来着。

    阮绵至今仍记得陈宣仪当时趾高气扬的得瑟样,结果没过几天,就被媒体曝出街头痛哭挽留邵公子,被甩了……

    想到此,阮绵忍不住笑了一声。

    活该!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邵闻眨眨眼,将菜单还给服务生,手背支着下巴看她,“嫂子你可盯着我瞧了半天了,难道是因为我太帅了?”

    “……”阮绵一怔,忙摇头否认。

    随即手被顾邺停拉住,顾邺停冷冷道,“收起你的劲,留着去哄那些小明星,我今天来找你是谈选角的事。”

    “还真是够公事公办的……”邵闻无奈一笑,道,“我已经定了旗下三个小明星,都是出道不久的新人,另外,许默风最近要复出,不知从哪看了剧本,特别喜欢,也想参演一下。”

    许默风是曾经红极一时的硬汉派男星,演技极好,人气最顶峰时不压于顾邺停,后来因伤病隐退。

    以他的资历,就算是复出,那也一准该是电影男主角,一般不会选电视剧,更遑论配角。

    “你没告诉他男女主已经定了?”顾邺停道。

    “当然,不过他说无所谓,他就是喜欢剧本。”邵闻无奈耸肩,“他虽说复出,其实也就是玩票性质,要拿男一动辄几个月的拍摄他撑不下来,他说愿意做配。”

    “那就随他。”顾邺停有可无不可。

    “不过虽然愿意做配,但他也不是什么角色都演,他已经看好了剧本一个角色,为了这角色来的,我已经答应他了。”

    邵闻道,“女主的前男友,男二号。”

    “……”阮绵。

    她记得这个男二号,是女主到二层塔时才出现的角色,足智多谋又风趣,一直陪女主到七层,为救女主而死。

    是个挺出彩的角色,她本来还想介绍唐霁来演,昨晚和顾邺停提了一句,后来被陆初进来岔了过去。

    顾邺停自然也记得这件事,在唐霁和许默风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那就定许默风。”

    “……”邵闻没想到他能答应得这么痛快,倒是怔了怔,“顾影帝大方,既然男二是我定的,女二就随你定吧。”

    “严蹊。”顾邺停道。

    “哦……”邵闻若有所思点点头,一哂道,“我记得那丫头,特别乖巧可人,可惜就是心气高了些,看不上圈内这些人呢。”

    顾邺停没就这个话题聊下去,叫服务生过来开酒。

    不多时,前菜和牛扒都陆续上来。

    邵闻带来的干红味道不错,阮绵虽不懂红酒但也觉得好喝,不知不觉喝的多了些。

    到最后甜点上来,一瓶红酒在顾邺停一口未动的情况下,被她和邵闻喝得所剩无几。

    邵闻喝了大半瓶,却丝毫不见醉意,面色如常起身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顾邺停没理他,将身边正在拍脸的阮绵揽进怀里,随手喂了两口冰淇淋给小东西降温。

    阮绵已经醉了,缓缓张开嘴,被入口的冰淇淋冰得皱了皱眉,抿抿咽下去后一抬手臂,道,“甜!”

    顾邺停无奈,后悔之前没拦着她一些。

    主要是他也没想到阮绵酒量会这么差,加上阮绵之前抿酒的模样实在可爱又招惹人,让人不舍得叫停。

    正想着,邵闻置于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铃声是系统默认,和阮绵用的一样,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阮绵坐起身来,四下寻找。

    “手机……我手机呢?”

    她因为醉酒动作迟钝缓慢,迷糊的样子却更可爱,好一会儿才发现声源在对面,伸手将桌子上的黑色手机拿了起来。

    屏幕上跳动着语音电话,头像和名字都万分熟悉,阮绵眨眨眼睛努力确认了下,疑惑的抓了抓脑后头发,“唐霁?他发语音给我干嘛?”

    “……”顾邺停一顿。

    “我得告诉他男二定了别人……”阮绵说着就要按下接听。

    顾邺停伸手拦住她,将人拉回怀里,余光瞟见邵闻回来,将手机放了回去。

    语音电话久久得不到主人回应,在邵闻走到桌边时,自动断开了。

    邵闻扫一眼屏幕,笑着拿起手机,道,“我先接个电话,你们……”

    “我和阮绵先回去了。”顾邺停不等他说完便抱起阮绵,离开餐厅。

    ……

    平时不怎么喝酒的人,喝醉都差不多一个模样,阮绵也不例外。

    被顾邺停抱回车里,她团了团身体,乖顺的楼着顾邺停,没一会儿便睡去。

    顾邺停从张从文手里接过毛毯为她盖上,温热的掌心在她额头上缓缓抚过,至脑后发丝慢梳理过去,让她睡得舒服。

    车开上道,在公路上行驶了一会,张从文忽皱眉,往后视镜瞄了一眼,“顾少,后面那辆黑车一直在跟着我们。”

    顾邺停闻言回头,看到一辆黑色商务车缀在车尾后十多米的地方。

    因为阮绵睡着的关系,张从文将车开的很稳,后面不少车都超车而过,只有那辆车,稳扎稳打,似乎比他们还不着急。

    顾邺停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从餐厅上道后,一直跟到现在。”张从文道。

    “记下车牌,让人查查车主是什么来头。”顾邺停收回视线,“先让它跟,不要打草惊蛇。”

    “是。”

    “我让你找人跟踪阮光成……”顾邺停说着不由低头看一眼阮绵,见小东西睡得呼呼,才放心继续,“跟的怎么样了?”

    “阮光成刚接手公司不久,许多事不熟悉,近几天都在忙,没见过什么可疑的人。”张从文道。

    “继续跟,我就不信他永远不见。”顾邺停道。

    如果阮星远的死真是阮光成设计,以他那种猪脑子,该不会把计划定的那么周密又完善。

    背后一定还有别人。

    有些关系,攀上故然不容易,攀上后若想再摆脱,也同样不会容易。

    顾邺停相信,阮光成一定还会再见那个和他联手,甚至是支使他的人。

    早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