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可顾邺停不是别人,是她老公呢

    难以想象,阮绵接到自己被替换的消息后,有多难过。

    她一次次期待,一次次落空,每一桩,如今都是凿在心间的疼。

    顾邺停都不知该对阮绵多好,才能弥补从前的错过。

    只庆幸他在阮绵彻底放弃之前知道这些,更庆幸阮绵直到现在还没放弃,愿意给他机会。

    “你有什么喜欢的剧情?可以加进去……”顾邺停指着剧本上的标注,“有什么想法,也可以找编剧过来一起讨论。”

    “可以可以,我妻子是全职主妇,平时除了写写剧本,就在家里侍弄花草。”刘制片忙接话。

    阮绵翻过两页剧本,偷偷舔了下唇角,心里确实有些想法,可是不好意思当着顾邺停的面说。

    刚巧,顾邺停电话在这时响了起来,阮绵忙道,“学长你去接电话吧,我和刘制片研究剧本。”

    “好。”顾邺停在她头上揉了揉,起身去院外接电话。

    陆初之前接了个电话也出去了,客厅一时只剩下阮绵和刘制片。

    阮绵信手翻过两页,余光瞟了刘制片一会儿,清咳一声道,“我有点想法。”

    刘制片忙拿起笔,“阮阮你说……”

    “之前的亲一热戏……”阮绵不好意思抿了抿唇,煞有介事道,“你怎么给删了?我觉得那几场加的甚是时候,情绪就应该是那样的,非常好,非常到位。”

    “……”刘制片怔了怔,抬头看着她,有点茫然。

    阮绵硬着头皮给自己谋福利,道,“你想啊,男主和女主出生入死,好不容易过了八层塔,又出了女主舍命救他的事,那肯定特别激动的,我看这儿至少也得有个拥吻!”

    “呃……”刘制片脑中全是当初阮绵看到加了八场亲热戏的不屑和拒绝,恍惚道,“我以为阮阮你不肯演亲一热戏。”

    那得分跟谁演啊!

    跟别人演自然不行,可顾邺停不是别人,是……是她老公呢……

    和老公一起演,阮绵想想就激动,装模作样道,“也不是的,我吧,其实也不是想演亲热戏,我主要就是觉得,那几场床一戏加回来正好,剧情什么的会更完善,恩,更完善。”

    “而且,学长他演技那么好,必须要多给他一点感情戏的发挥空间,对不对?”

    刘制片叹为观止的看着她,点头,“对。”

    “那你直接加上就好,不用和学长说了,他每天很忙的,没空理这些。”阮绵嘱咐。

    刘制片下意识点头,“好。”

    阮绵窃喜,装模作样继续翻看剧本,心里其实早乐翻天。

    这部剧当初吸引她参演,剧本故然很重要,但也有男主成份。

    男人一身黑衣,身形修长,因为身高的关系,看人总是半垂着眼,一双清透的浅灰色眸子,给人一种居高临下冷漠的距离感,仿佛他是这座塔中的主宰。

    ——阮绵看到这两句话时,眼前便浮现顾邺停的模样。

    因为这一抹惊艳,她决定接下《冥欢》。

    当然,剧本本身也是极为不错的。

    和当下玛丽苏当道的偶像剧不同,冥欢主打悬疑冒险的无限流,所有故事都发生在一座塔中。

    塔有九层,名叫永生塔,也有人称为续命塔。

    之所以会被这么叫,是因为这座塔有神奇的魔力,传说将死之人进去,所有病痛残疾都会不见,变得和正常人一模一样。

    但凡事有利也有弊,无论何人,一旦进塔,门便会封死,再也出不去。

    塔中每一层都有守关人,危机重重,一不留神就会丧命。

    只有成功打塔到九层的人,才能够出塔,并从此获得永生。

    虽是如此传说,但没人见过甚至听过有人成功出塔,所以永生塔一直只是个传说,那黑沉沉的门封着,除了将死之人,没人惦记。

    直到有一天,女主在塔中醒来……

    接下来便是艰险丛生的打搭环节,男主的身份是个神秘大佬,故事环环相扣极有趣味。

    阮绵当时本来只是匆匆扫过开头,被迷住了直接拿剧本当小说看,最后看到女主成功到第九层,打塔成功,面前出现一扇门,她和男主一起推开,然后发现门外面是……

    剧本到这里结束,没写门外面是什么,永生又是什么样的。

    阮绵当时正看得兴起,特地打电话去问编剧,结果被告之为了不泄密,要到播出时才会解开真相。

    为了那个结局,阮绵当时猜了好一阵子。

    如今能和顾邺停一起参演,多年心愿达成,且电视剧比电影集数多拍摄周期也长……

    阮绵越想越开心,抱着抱枕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

    虽然答应了阮绵不和顾邺停说剧情改动的事,可事后刘制片想想,顾影帝作为第一投资人,不知会一声实在不好,便没忍住说了。

    在听说这是阮绵的意思,并且因为自己很忙无需知会自己,顾邺停眸色暗了暗。

    他告诉制片可以先按阮绵说的加,至于具体拍摄尺度,等拍摄的时候再说。

    总之,吻戏可以,亲热戏他也不排斥,但小东西意乱情迷的模样他不会给任何人看,所以即便要拍,也是相当点到即止。

    回房间,看阮绵抱着剧本在床上一脸兴奋的模样,顾邺停心情也跟着变好,走过去问,“剧本看了这么久,有没有想改动的地方?有什么想法的话,下次可以约编剧过来。”

    “唔……”阮绵从床上坐起来,摇摇头,“没有,现在的剧情就很好。”

    “好吗?”顾邺停在床边坐下,“可我怎么觉得,像是少点什么?”

    “少什么?”阮绵摊平剧本翻了翻,指着上面一处,“学长是不是觉得这里太虐了,这角色这么好,死了真是有些可惜。”

    她如此认真,顾邺停倒更觉得有趣,将人揽进怀里,贴着耳朵道,“我觉得……少了点亲一热戏。”

    “……”阮绵一怔,耳尖一点点红了起来。

    顾邺停由后搂着她,信手翻过几页剧本,装模作样道,“像这里,男主舍命救女主出塔,是不是该加场吻戏?”

    “……”阮绵沉默片刻,“是该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