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顾邺停只感觉心都碎了

    五官粗犷的男人看起来有点凶,穿着一身粗麻衣裳站在那里,笑声爽朗张开手,“孩子,过来让爸爸抱抱!”

    阮绵害怕的缩在园长后面,不敢上前。

    男人身边,面容慈相的女人微笑着走过来,在她脸上摸了摸,“绵绵别怕,和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以后爸爸妈妈会照顾你的。”

    妈妈和爸爸会照顾你,绵绵,从今往后,你就是他们的女儿了。

    阮绵还记得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园长对她说。

    这些年,爸爸妈妈也确实将她照顾的很好。

    只是……往后却再也无人照顾她了。

    阮绵想着,突然生出一丝委屈,鼻子一酸,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溢出,然后顺著脸颊滑下来。

    但是滑到一半感觉被人用手指抹去,接著额前的头发被捋开,一只温热的手掌拨抚上自己的额头,掌心温温的,动作很温柔,停留了片刻,似乎在试探温度。

    阮绵一惊,猛地睁开眼睛,但一时未能适应房间里的光线,不适地眯起眼睛。

    朦胧视野里,就见床边坐了一个人,身影修长挺拔。

    “醒了?”听出来对方的声音,阮绵又惊喜又不敢置信,猛地坐起身来,“学长?!”

    “慢点……”顾邺停轻轻拦了她一下,声音一如既往温柔,“你起这么急会头晕。”

    阮绵却心酸起来。

    她看着顾邺停,就像看着失而复得的宝物。

    一别四日,漫长的仿佛过了四年,好在,顾邺停还是原来的顾邺停。

    不见憔悴,也没有受伤,一如那天在岛上分开时的模样。

    “学长你没事就好……”阮绵扑过去抱住他。

    她哽咽着,偷偷将眼睛往顾邺停肩上衬衫蹭了蹭,眼泪浸湿一片衣料。

    顾邺停只感觉心都碎了。

    顾邺笙一刀扎进他腹部,将他推入湍急河流中,他都没什么感觉。

    可现在,心好似被人握在手心随意拉扯。

    没想到自己不过离开四天,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从飞机上下来,接到莫渡电话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真该奔赴火葬场。

    阮绵亲葬那种。

    然而阮绵没想葬他,还担心他的安全。

    顾邺笙从前常说说的无地自容,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顾邺停紧紧抱着阮绵,轻吻她鬓角,“别担心,阮总的事我已经在查了,明早一定给你答复……”

    “至于陆初,已经被莫渡保释出去了,估计现在在他家,你担心他的话,可以打电话过去问一问。”

    “陆初出来了?”阮绵松开他,擦了擦眼泪。

    她两眼红得像只兔子,楚楚可怜惹顾邺停心疼的不得了,声音温柔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出来了,我给莫渡打个电话?”

    “恩。”阮绵点头。

    顾邺停叫张从文把电话拿过来,给莫渡拨了过去。

    莫渡估计在玩手机,才响一声就接了,不待顾邺停开口便冷冷问,“你还没入葬呢?”

    “还早。”顾邺停将电话放了免提,给阮绵听着,问,“陆初呢?”

    “在洗澡。”莫渡语气嫌弃,“拘留所特别脏,一身味儿我受不了。”

    “……”阮绵。

    顾邺停见怪不怪,道,“没事了,你让他来我这儿吧。”

    话落欲挂电话。

    莫渡道,“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