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现在有了新欢,就忘记旧爱啊?

    陆初从不知道一个人可以狠绝到这种地步,面对柔弱祈求的女生,丝毫不动容。

    在那之后,他对上顾邺停,除了不喜欢,还有些打从心底难以控制的微弱恐惧。

    “说实话我是不懂你喜欢他什么,他那人可怕的很。”陆初将洗好的胡萝卜放到菜案上。

    阮绵拿起一根就啃,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可怕的?你被下药不生气?要我我肯定很生气。”

    “那也不用那么狠啊,那不过是个女生,又那么可怜的求他,给她一次改过自新,不行吗?”

    “要是真毁了校花的脸,校花后半生就完了,校花的家人也不会放过他,有必要吗?”

    “况且他对别人都那么狠,将来对你也会,只爱自己的人,你觉得适合谈恋爱?”陆初一连三问。

    阮绵怔了怔,气得在他后背狂戳,“谁说不适合的,我们特别适合!不准你说我们不适合!”

    陆初拿她没办法,“行了行了,我不管你,去把芝士拿来。”

    “哼!阮绵奶凶奶凶的一吡牙,叼着胡萝卜去了餐厅。

    陆初看着她无忧无虑的模样,深感担忧。

    他从知道阮绵喜欢顾邺停,就不赞同。

    怕顾邺停冷血,一直不动心,阮绵求而不得。

    也怕顾邺停万一哪天动了心,阮绵要被他欺负一辈子。

    更怕,若是阮绵哪天不喜欢了,想分手……

    想到那夜在酒吧男人阴暗又冷漠的眼神,陆初至今仍不寒而栗。

    以顾邺停的心性,怕是把阮绵肢解了都有可能吧?

    ……

    隔天,《白首不相离》第四期节目开录,选址叮铛岛。

    叮铛岛是沿海一座小岛,因形似铃铛而闻名,天蓝海阔,空气清新,除了一些富豪偶尔上岛游玩,少有游客。

    节目组此番大手笔包下海岛三天,四、五两期节目连录,还请来一位飞行嘉宾客串。

    听说又有嘉宾,阮绵路上还在和陆初讨论会请谁过来,到叮铛岛见到嘉宾本人后,脸整个垮了下来。

    “这是我们的飞行嘉宾阮轩琪,大家多多关照。”王导拉着一脸痞相的男人,给众人介绍。

    除了顾邺停因航班延误而晚点,大家都已经到齐,知道这是星光副总的爱子,纷纷上前和阮轩琪打招呼。

    阮绵才不想看阮轩琪那张脸,躲到旁边一脸烦闷,“他怎么来了?”

    陆初知道她烦阮轩琪,道,“王导事先没和我说,也不知道你和他不合,就算知道请嘉宾这种事我们也不能干涉太多,当初签合同的时候只说不请绯闻嘉宾,阮轩琪和绯闻嘉宾沾不着边儿。”

    “可我就是烦他。”阮绵气呼呼往阮轩琪那边看了眼,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你说他会不会故意和学长说我坏话什么的?”

    “不会。”陆初道,“且不说他和顾邺停说不上话,就是说上了,顾邺停是那么轻信别人的人吗?我刚问导演,他只和你们拍一期,后天就走了。”

    陆初知道阮绵烦什么,说实话,他比阮绵还要讨厌阮轩琪。

    圈里人都知道,星光是兄弟二人合开的公司,老总阮星远,副总阮光成,公司名字便取自二人名字,一星,一光。

    阮轩琪做为阮光成独子,从小飞扬跋扈,嚣张又好色,因为知道阮绵是阮星远收养的女儿,没少骚扰她。

    阮绵人刚儿,当初为了收拾他还特意学了跆拳道,自从拳脚功夫了得后,阮轩琪近前便只能讨打。

    但也不妨碍他嘴上撩骚。

    只要看到阮绵,就出言调戏,见阮绵进娱乐圈,便也嚷嚷着当明星。

    他相貌放在普通人中不算丑,但放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就不够看,脸型也不够上镜,因此公司重金砸了两部剧当主角,也没火起来。

    不过阮光成就这么一个儿子,肯砸钱砸资源,所以《白首》这种人气综艺,也硬是挤了进来。

    “他一定是知道你参加节目,又来给你添堵,不过这是夫妻节目,你和他也交集不上什么,一会顾邺停来了……”

    陆初说话间,远处快艇风一阵的开了过来,在岸边停下。

    顾邺停从艇上下来,发型被风吹得有些蓬乱,却更显慵懒,白色衬衫领口开了两颗扣子,若隐若显露出一点腹肌,宽松的沙滩裤掩盖不住一双长腿,像个来拍外景的男模。

    阮绵一看到他眼神都变了,风一阵的跑了过去。

    王导和其他嘉宾也都围过去打招呼。

    顾邺停摘掉墨镜,将阮绵揽到身边,朝众人点头示意,“航班晚点,久等了。”

    “没事,我们也才刚到没一会儿。”王导笑呵呵拉过阮轩琪,给他引荐,“这是新用来的嘉宾,阮轩琪,顾影帝想必听过。”

    “嗨,顾影帝。”阮轩琪两手懒懒的插兜,挑衅的一扬眉。

    顾邺停只淡淡扫他一眼,就无视过去,问王导,“今天流程怎样?”

    “大家熟悉一下海岛,先去湖心港钓鱼,然后一起敲椰子找食材,晚上生火做饭……”

    王导简单说了一下流程,总体来讲,和荒野求生差不多。

    明星们从找食材到做饭,观众乐于看从中制造的乐趣,和夫妻之间甜蜜互助的情趣。

    “大家可以先去把行李放好,然后到湖心港集合。”王导道。

    “好!”众人答应。

    顾邺停牵起阮绵的手,问,“去看看房间?”

    “好。”阮绵点头,笑眯眯的跟着。

    两人往前没几步,阮轩琪在后面慢悠悠跟了上来,拖长声音叫,“宝贝绵绵,怎么见到我连声招呼不打就走,你让表哥好伤心啊。”

    阮绵一听他阴阳怪气的腔调就炸了火,猛得转过身,“你才宝贝,少用那么恶心的称呼叫我!”

    “宝贝恶心?可我看你直播的时候,被这么叫挺开心的呀。”阮轩琪眨眨眼睛。

    阮绵烦极了他这样子,碍于顾邺停在跟前,不好发作,只能压着脾气道,“你离我远点,别来烦我。”

    “烦你?我这是喜欢你呢。”阮轩琪贱兮兮的一笑,“你以前不是也很喜欢我,小时候还叫我好哥哥呢,现在有了新欢,就忘记旧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