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她生怕这些只是离婚前的回光返照

    门外,广播中接连响过三次严蹊唐霁被淘汰的声音。

    随行导演看了看表,估摸着洗手间里听不到,走过去,推开原本就留有一道缝隙的门。

    他本意是想提醒下,却意外看到两人拥抱的画面。

    镜子前,顾邺停背对着门的方向,高大的身影几乎将怀里的阮绵完全笼罩,随行导演只能看到阮绵一个侧影,和抓着顾邺停衣服的手。

    两人都穿着古装,画面唯美,很适合拍摄……

    随行导演犹豫了下,怕不经同意拍这些顾影帝会怪罪,还是忍住了,轻轻把门带上退了出来,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继续调整他的心爱镜头。

    又过了十分钟,阮绵才被顾邺停着牵出来。

    她连脚步都是飘的。

    第一次被顾邺停抱这么久,久到她都不记得时间,直到她最后承认身上沾了顾邺停香水的味道,才被放开。

    紧接着顾邺停又屈膝蹲在她面前,帮她绑了鞋带。

    看着往日高冷又不食人间烟火的男神这么温柔的做着充满烟火味的事,阮绵差点死过去。

    是过速的心跳把她拉回来。

    阮绵偷偷抿嘴唇回味,心里甜的有点慌。

    有些事情来得太好太快,总让人不敢相信。

    顾邺停刚才对她好,到底是真想对她好,还是为了节目效果的离婚补偿?

    她生怕这些只是离婚前的回光返照,接下来的时间都一惊一乍的。

    上了八层,一惊一乍就变成了心惊肉跳。

    “这……”阮绵傻眼的看着这层布置,“满清十大酷刑?”

    整个八楼,像古早些的刑房,摆满各种刑具,一间间监牢似的小房间,门还是铁栅栏的。

    走在其中,让人不由紧张。

    三人往前走了段路,不见严蹊和唐霁。

    阮绵停住脚步,正想问问顾邺停怎么办,隐约听见前面传来声音。

    那声音很弱,像是闷在什么东西里面发出来的。

    “学长你听见没有?”她竖起耳朵仔细辩认,“好像有人在叫……好像是女生,难道是严蹊?”

    随行导演也听见了,他是知道严蹊被淘汰的事的,正想告诉阮绵一声,顾邺停那厢拉起阮绵的手,“去看看。”

    看着阮绵抿唇偷笑的样子,随行导演觉得这时候开口不太合适,把话咽了回去,没有破坏气氛。

    三人越往前,呼喊声越清楚,阮绵辩认出这声音是程千语的。

    他们寻着声音来到一间牢房前,看到被关在牢中的卢威一行三人。

    这间牢房很宽敞,有三个卧室那么大,里面挂了不少刑具,还有一张铁床。

    卢程二人的随行导演摄像器材就放在那张铁床上,生无可恋站着。

    卢威和程千语则贴着牢门的栅栏呼喊。

    见到阮绵和顾邺停,程千语表情微僵,略有些不自在的偏过头。

    倒是卢威和他们没有龃龉,欣喜的胳膊都从铁栅栏伸出来,“可算来人了,顾影帝阮阮,你们快帮帮忙,看能不能把这牢门打开,我们被锁住了……”

    “你们怎么被关在这里面了?”阮绵上前检查牢门上的锁,满肚子疑问,“谁关的你们?是杀手吗?不对啊,杀手不是在下层么,这么快就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