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这顶多算有自知之明的自我认知

    “是有些事,想和阮阮聊一聊。”程千语友好的笑笑,边说边走过去,将屋里两个摄像都关了。

    然后不等别人质疑,她就在床边坐下,开门见山道,“我今天来,是因为阮阮的助理偷了我的珠宝……”

    “我没有!”小吴急匆匆打断她的话,脸和脖子都是红的,朝阮绵道,“阮阮你别听她的,我没有!”

    “没有你急什么?”程千语傲慢的看了她一眼,对阮绵笑了笑。

    “不瞒阮阮你说,这事我也有责任,今天中午录节目的时候,我助理不在,我急着拿东西,刚好看着小吴在旁边,就让她帮了个忙,谁知刚才我回房发现,我包里价值三十万的钻石项链不见了……”

    “我的休息间没有别人能进去,也只有她动过的我包,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是想想,这样手脚不干净的人在你身边实在不安全,她今天偷了我的,哪天就会偷你的……”

    “我根本就没有拿你的东西!”小吴急了,两步冲到程千语面前,“程小姐,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怎么能这样诬陷我?”

    “我诬陷你?”程千语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阮阮,我想你应该明白,以我的身份地位,没必要去诬蔑一个素不想识的小助理,还是用这种栽赃……”

    “我觉得你这话逻辑不对。”阮绵笑了笑,弯起眼角,“因为你红,有地位有钱,你没必要栽赃,你说的就肯定都是真的?”

    “……”程千语一窒。

    顾邺停颇为意外的看了阮绵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兴味,先前还兴致缺缺看戏的表情认真了两分。

    阮绵站起身,走到程千语面前,“逻辑确实不对吧?怎么底层人民就不该有话语权了,小吴没做过的也得认?”

    “你怎么知道她没做过?!”程千语扬高声音。

    “那你口口声声说她做了,你有什么证剧?你拍到了?还是谁看到了?”阮绵反问。

    “……”程千语又是一窒。

    “你唯一的理由就是你有地位,又红又有钱,那我比你红比你有钱……”阮绵调皮眨眨眼睛,“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认?”

    “……”程千语彻底噎住。

    她原听说过阮绵在圈中是出了名的伶牙俐齿,为人嚣张跋扈,本想铲除小吴这个障碍的同时顺便结交一下。

    却不料,这个传言中没什么脑子的富二代,会去护着一个小助理。

    程千语冷笑,“真看不出来,原来阮小姐是这么自恋的人。”

    “好说,我这顶多算有自知之明的自我认知。”

    阮绵一脸傲然的环抱双臂,“自恋是像你这样,觉得自己有点钱有点名气,就可以为所欲为把屎盆子全扣别人头上。”

    “阮绵!”程千语腾地站了起来。

    同时,顾邺停朝她看过来,淡淡开口,“程小姐。”

    男人声音不重,也不凶煞,甚至连表情都是平静无波的。

    可程千语就是从他平静的眸光中,看出一种警告的意味。

    她努力压了压火气,却压不住不甘心,嘲道,“早听说阮小姐嚣张跋扈,今天果然大开眼界。”

    “好说好说……”阮绵傲慢一笑,“我这不也是因为比你红比你有钱,才有嚣张跋扈的资本嘛!”

    “……”程千语。

    “……”顾邺停偏过头去,指尖压住额角,掌心遮住上扬的唇角。

    程千语瞪了阮绵一会儿,气得跺了跺脚,愤愤转身离去。

    院外,随行导演目送她出了大门,朝屋内张望两眼,踌躇之后,很识相的没有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