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也不是第一天不要脸了

    安倩刚进门便看到这一幕。

    阮绵被迫仰头,眸光澄澈,双颊绯红,一脸惹人犯罪的诱惑。

    顾邺停勾起的手指动作轻佻,低垂的眸中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包容。

    那是安倩跟了顾邺停五年,未见他对别人露出过的神色。

    一瞬间,嫉妒,危机感,怨恨,她看着阮绵的笑容觉得刺眼到无法忽视。

    “邺停……”轻咳一起声打断二人,她走上前去。

    被撞破这种事,顾邺停也不显尴尬,神色从容收回手,侧身问,“什么事?”

    “听说阮小姐落水,组里的人很担心,我来看看。”

    安倩笑意吟吟,比平时还热情三分,一脸关怀凑上去,“邺停,你的衣服都湿了,没事吧?”

    奈何,媚眼抛给瞎子看。

    顾邺停向来冷漠,不待安倩指尖触碰到他身体,就习惯性侧身避开,声音如往常淡淡。

    “没事,你来的刚好,阮绵之前没赶上晚饭,这会那边应该也快结束了,你直接让人把东西送过来,我们简单吃一点。”

    “……”安倩一怔,“这不好吧?正常五组嘉宾都是要一起吃饭的,把饭送来不方便录制不说,可能还会有人质疑你耍大牌,摆驾子,再然……”

    她话锋一转,目光在顾邺停和阮绵之间转了个来回,“你们两个在房间单独吃,很容易传出闲话,万一再被大家误会你们之间有什么,就不好了。”

    “……”阮绵脸上笑意渐凝。

    这表情让顾邺停想起之前那个落寞身影,感觉心又被扯了下,看着安倩的眸光锋锐起来,反问,“我们本来就是夫妻,何必怕人误会?”

    “可是……”安倩想说你们不过是协议结婚,却才说了两个字,就被顾邺停打断了。

    “你最近……似乎特别喜欢质疑我?”

    男人薄唇轻勾,微微含笑,直笑得狭长的凤睥也眯了起来,眼神忽明忽暗。

    他脾气向来不好,一般现出这副神情时,就说明已经动怒了。

    安倩跟他多年,最是清楚,不敢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出了屋子,安倩仍愤愤不平,阴着脸到隔壁嘱咐了场务送饭的事,出了院子去找顾邺停的随行助理。

    保姆车上,助理正在给顾邺停整理行李箱,见她来忙打招呼,“倩姐。”

    “恩。”安倩沉着脸上车,劈头就问,“我让你发的那些都发了吗?”

    “发了,我换了几个小号,发了好多次呢。”助理一脸邀功的得意,“都被顶上热门了。”

    安倩闻言,面色更沉,“阮绵那妖精最喜欢在微博上逛,怎么没见她被影响?”

    “她也不是没被影响吧……”助理瞧着她脸色不好,小心翼翼答,“我看她在微博回复了,有钱任性,没钱认命,还上热搜了,只是之后就没再回复了,估计是忙着录节目。”

    “白痴!”安倩咬牙切齿,“她就没想过,邺停是故意提前和她划清界线?这样还缠着邺停不放,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她也不是第一天不要脸了。”

    助理满脸不屑,瞧着车窗外行人路过,伸手把车门拉上,小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