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顾邺停,追你怎么就这么难呢?

    嘴说着不是人干的,阮绵仍然卖力的不行。

    可惜手生加笨拙,一天时间下来,任五个手指尖快扎成了筛子,晚上五点结算的时候,她也才穿了六百串。

    而她也在这时候才算明白,六百串只能换六十块钱。

    晴天霹雳!

    她一狠心又和摄制组商量加了一个小时,多赚了十块钱。

    离开串店时已经六点,买礼物时间不够,她把钱交给小吴去置办,先随摄制组回去。

    回到村中,天彻底黑下来。

    时间紧凑,导演不等众人寒暄,就将人聚到一起,开始礼物展示环节。

    第一对是郑影后和梁影帝夫妻,两人心有灵犀,互送对方的礼物都是杯子。

    拆开来后,两人相视一笑,场面一下就变得温暖又甜蜜。

    众人开始起哄,在大家热情的催促下,两人顺势深情一吻。

    阮绵看着别人虐狗,心里又羡慕又期待,忍不住频频转头去看顾邺停。

    两手空空,没有礼物。

    再往后,男助理身上也没有。

    是在车里吗?

    东西很大不好拿?

    不知道他会送自己什么?

    期待感扫除了整天的郁闷,阮绵隐隐激动起来,连左手被扎成刺猬的指尖都感觉不到痛。

    终于介绍完了最后一组,轮到她们。

    主持人过来寻问顾邺停,“听说今天顾影帝是赚的是最多的,有二百块呢,你准备了什么浪漫的礼物给阮阮呢?”

    “顾影帝看那些孩子可怜,把钱都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买糖果和零食了……”没等顾邺停开口,他身边的随行导演就替他解释了一句。

    话里话外不无钦佩之意。

    顾邺停若有所思看了他一眼,淡淡应了一声,“恩。”

    “真是有爱心!”主持人满口称赞,看向阮绵,“顾影帝这么有爱心,阮阮一定也是非常自豪吧?”

    “是……是啊。”阮绵牵强的扯了扯唇角,难掩心中失落。

    主持人又夸了几句顾邺停的善心,道,“接下来让我们看看阮阮的礼物吧,是不是很浪漫呢?”

    也是巧,他话音刚落,姗姗来迟的小吴就回来了,提着黑色的塑料袋一路从院外小跑进来。

    阮绵见到她,重新振奋精神,接过袋子打开,“这是我送学长的……鞭炮!?”

    兴奋的尾音转变为惊讶,她猛的转头看向小吴。

    在她的血色注视下,小吴心虚的不敢站直,“就……不好意思啊阮阮……他们这边镇子太落后了,没有卖烟花的,我跑了全镇,才买到一挂鞭炮……”

    “……”全场寂静,片刻之后,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顾邺停微微侧脸,食指在眉心压了压。

    主持人跟着笑了半天,想起自己的主持任务,边笑边赞道,“真是个喜庆的礼物,阮阮的礼物也很是别出心裁啊!全场最佳。”

    “阮阮,要……要不我开车去市区买?”小吴战战兢兢看着阮绵。

    “不用了……”阮绵摆摆手,一整天的疲惫在此刻尽数涌上来,无力道,“你休息吧。”

    “抱歉啊阮阮……”小吴一脸愧疚。

    “没事……”阮绵叹了口气。

    她几乎可以想象今天这期节目播出之后,网上该是怎样一边倒的声讨。

    ——看,那个阮戏精又自讨没趣了。

    ——我就说吧,顾神从来就没喜欢过她,连逢场作戏的礼物都不肯送。

    ——活该,上赶着倒贴的贱人没有好下场。

    ——对,舔狗一无所有。

    这些从她和顾邺停结婚以来就存在的骂声,将会席卷重来一次。

    而她自认的铜墙铁壁,也终是出现裂痕。

    她从未收到过来自顾邺停的礼物,今天这期节目,可能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

    哪怕是个狗尾巴草戒指,她都会开心死。

    然而什么都没有。

    阮绵抬起头,看着对面神色平静的顾邺停,不禁产生一丝迷茫。

    顾邺停,追你怎么就这么难呢?

    什么时候,你能给我一点回应呢?

    一点点就好……